筹备了七天的登基大典,终于迎来。一大早,皇宫里奏起了喜乐,处处披红挂绿,喜气洋洋。几百位大小官员安静的候在大殿内外,只等新皇登高一呼。

  在众人的期盼中,凌召龙袍加身,金冠显赫,独自登上宝座。殿内所有大臣齐齐跪下,三呼万岁。再到殿外,以及皇宫各处。声音连绵不绝。

  凌召宣布平升,并封母妃喻妃为皇太后,掌管后宫。

  封凌郁霄为护国候,封乐思凝为护国夫人。乐国涛依旧是丞相,向天逸晋一级。又在宫里设宴,邀请百官同饮。

  晚宴上,皇上亲自走到台上敬酒,一圈下来已经带上了几分醉意。末了不经意看见女着中闷闷不乐,目光一直放在向天逸身上的乐思莹,当即就动不了了。

  乐思凝看到这一幕,杯子掉到地上,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

  不想第二日,她的预感成真了。

  “王妃,乐府那些派人过来,说让您赶紧回去一趟。”

  “发生了什么事?”

  “没说什么事,就说让你赶紧回去。”

  乐思凝料想一定是出了大事,带上影儿直奔乐府。

  一进房门,看到脸色苍白的乐思莹躺在床上,父亲哀声叹息,母亲不断抽泣,一颗心悬了起来。

  “姐,姐你醒醒。”叫不醒乐思莹,她回头看父母,再次追问。乐父如实道来。

  乐思凝惊叫一声,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人。

  “皇上要娶姐姐,还要封为皇后?”

  在大多数人的眼睛,这是一件天大的恩宠,但在乐思凝的心里,这是一件会毁掉姐姐的事。谁都知道乐思莹的心里一直爱着向天逸,谁都知道皇上下贪恋美色,喜新厌旧,乐思莹怎么可能会从了圣旨。所以,才会割腕自杀,打算一死了之。

  听乐母说,这是在宣旨的人前脚走后不到一刻钟的事。

  得知姐姐没有生命危险,乐思凝松了一口气。问起父母对进宫为后的意思,乐母是一百个不愿意。乐父也知道皇上的性子,心中也是不愿。但也表态,万万不能违背圣意。

  “我绝不同意三姐进宫。”乐思凝含泪发下了话。亲自照顾姐姐,她曾经承诺过,一定会让姐姐和喜爱的人在一起,这才过去多少天啊,她就被皇上看中了。

  若不是昨晚那一眼,又何来今日的劫难?

  试想这样一个只凭一眼就要封人为皇后的男人,凭的不就是那一眼之中的美丽吗?根本毫无感情可谈。

  她绝不会让三姐嫁进那个冷漠,又没有自由的皇宫。

  静养了数日的齐贤王,整个从的精神恢复了不少,但眼中的锐气确实收敛了几分。整日在家逗逗鸟,赏赏花,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的生活。但雄霸天下的心也丝毫没有减弱。只是更加沉敛,更加的学会耐心等待时机。

  过去的,他不计较了,谁忠心谁不忠心,他已经心中有烽。那些个对他不忠心的,他迟早会一一除掉。比如,乐国涛。

  “王爷,您交待的事都办妥了,保准三日后,皇上就能得到消息。”

  齐贤王听进耳里,露出一丝淡笑,继续给笼子里的鸟喂食。

  “办得好。本王再跟你说一件事。皇上要娶乐国涛的三女儿,还要封为皇后,你说,我该怎么办?”

  吴成昌惊了惊,想了想道:“这事一定要阻止,乐家四小姐已经在敢皇家的人,要是再让她的女儿当皇后,那以后这皇宫可就越来越没咱们的事了。依属下之见,王爷,属下这就去挑几个美人献给皇上,把这事先缓过去再说。”

  “晚啦。”齐贤王打开笼子,吃饱了食物的金丝鸟扑腾几下飞走了。“这鸟儿吃饱了就得放它出去飞一飞,会再回来的代表了忠心,不回来的就是不会觅食的蠢货,死有余辜。”

  “王爷?您的意思是?”

  “圣旨已经下了,也就是说这个皇后,小皇帝要定了。”

  吴成昌失望之色浮起,也从齐贤王淡定的目光中,洞察到齐贤王早已有了打算,“那么惊讶干嘛?放心吧,小美人我会给你弄到手的。不过这件事要你亲自去办,还要冒点风险,你愿意吗?”

  能得到乐思莹,是吴成昌最大的心愿,就算要冒点风险,他也心甘情愿。

  “不过阿昌啊,有句话我得提醒你,做了乐家的乘龙快婿,可千万别忘你的娘家——贤王府?”

  “属下誓死效忠王爷。”

  盛夏的天热得紧,躲在树上叫唤的知了也不免有些情绪暴躁了,发出刺耳的叫声。

  凌郁霄回到府中,听下人说起乐思莹自杀的事,得知乐思凝还未回,来不及歇一歇,带上浅江匆匆去了乐府。

  好在乐思莹已经醒了,并且在家人的劝解下斩时情绪稳定,也因此乐思凝答应她,一定会想办法帮她退掉这婚事。

  见凌郁霄赶了过来,乐思凝带他离开房间,问起圣旨的事。

  “我入朝的时候圣旨已经出宫,而且,我当时不知道你会反对,所以我也没往心里去。如今宫中没有皇后,你三姐就算入宫,也不会受委屈的。”

  “打住。”乐思凝沉着一张脸,但又不愿因这事跟凌郁霄发生口角,毕竟这件事情跟他无关。“我们现在不要再为了圣旨的事争执。我现在只想表明我的立场,郁霄,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三姐入宫,就算为后又如何,在那个没有自由,没有人情的皇宫,人前威风,人后抹泪,孤独到老。那种活法其实就是慢性自杀。没有任何人生意义。”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凌郁霄定定的看着她,看她泪光闪闪,目露忧伤,竟也跟着她难过。同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乐思凝摇摇头,擦掉眼泪。“现在不是研究我的时候,我只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凌郁霄头一次遇到这么难以选择的事件,一边是忠义,一边是家庭。他试图开解她,“凝儿,你先听我说,皇宫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你看看喻妃,她不就生活得很好吗,她现在已经成了皇太后。以后你三姐入宫,有她罩着不会有事的。而且你三姐贵为皇后,加上乐家的势力,我相信不会有人给她脸色看,更不会有人敢找她麻烦。”

  “你知道什么呀。我三姐喜欢的是向天逸,她宁死都不愿意进宫,还在乎那个皇后的位置吗?”她吐出一口气,对凌郁霄多了几分失望。“换个立场,假如你是我三姐,你不能嫁给心爱的人,又要去跟很多人分享一个男人,还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抢那份微簿的爱,你愿意吗?”

  凌郁霄再一次说不出话,无奈的看着乐思凝。看到她心里的心痛和愤怒,他不由得感觉到愧疚。

  他好像从新认识了一次乐思凝,知道了她心里的很多想法,原来,她那以了解并且讨厌皇宫,原来她能地么清晰的剖析一个人。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他曾问过自己,娶一个漂亮又聪明过人的女人为妻,当自己驾奴不了的时候该怎么办?

  ~a酷匠网首发UP

  是的,他现在就在问这个问题,该怎么办?

  “凝儿,为什么我觉得我越来越不懂你了。你太清楚皇家的冷酷和无情,你也曾说过皇家的男人不可靠,可是为什么,你要千方百计的嫁给我?”

  “你在怀疑什么?怀疑我嫁给你是有目的吗?”

  “我不得不怀疑,你那日在书房的话,很明显不想让太子登基,只是被我阻止以后你没有再往深了说。凝儿,你现在告诉我,我的这种感情是假的对不对?”

  乐思凝怔在那儿,竟不知如何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