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皇仙逝,继承大统的事情成了核心焦点。以齐贤为首的贤王党最为突出,也最为活跃,犹如睡醒的老虎,只要一个扑身就能把猎物吃入口中。

  作为爪牙的乐国涛,在把女儿嫁给凌郁霄后,就想过他今日进退两难的境地。不过真正经历的时候,也显得极为吃力。

  一早便称病,派人进宫传信,不想在家里也同样不得安心。

  “老爷,您别想那么多啦,管家说你早餐都没有吃,我特意让人给熬了开胃的粥,你吃一点吧。”

  乐国涛推开妻子递过来的粥,摇摇头叹气连连。

  。R酷匠P网Hk首H(发

  “如今依旧没有收到老大和老二的平安信,我心里越来越害怕呀。如果真是齐贤王做的,那乐家恐怕难以避开此劫,很可能……”

  “不会的老爷。”乐母赶紧否定。“乐家不会有事,乐家的人也不会有事的。”

  “你别着急,我猜测而已。”乐国涛又是重重叹气,端起粥喝了一口却怎么也咽不下去。放下碗神情颓废。

  “老爷,那你打算怎么办?”

  “很难办呀。”乐国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背着手走来走去,许久才叹道:“想我堂堂东临的丞相,如今却有如此遭遇。到底是自己的糊涂,还是遇主不贤呢?”

  “人生起起落落,这都是命中注定的。老爷,你要以身体为主,可千万不能怠慢了自己的身体。不论乐家发生什么事,都有我们家人陪着你。”

  对于上了年纪的夫妻,这种不离不弃的陪伴就是对彼此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乐国涛心中甚慰。

  接下来,乐国涛动用关系,秘密派人找到手下门生以前关系过硬的同僚,与大家达成一致,不明显拥护齐贤王登陆基。就在他这一决策下,在众臣与太子和喻妃的商讨中,齐贤王的势力寸寸下落,并失去了登陆基的时机。

  太子登基的呼声直线上升,并在是快最短的时间内宣布了登基时间,且事后束束发文张榜,通告全国。

  因此,齐贤王败得一踏糊,回到家里就病了,谁也不见。

  这件事情火速处理得最符合凌郁霄的心意,他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出宫以后,他骑马去皇临,给先皇上香告慰。

  这一晚,乐思凝没有等待在厅中,早早的上床休息。凌郁霄回到家中,看不到那抹安详的人影,心中的喜悦掉了一半。

  房间的灯已经黑了,他怔怔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脱衣上床,习惯性的抱住乐思凝的身子,他才沉沉的吐出一口气。

  暖暖的身子,捂暖了他的心。

  乐思凝并没有醒着,便并没有睁开眼睛,就那样一直睡到天亮。

  早早起了床,好梳妆打扮一翻,安排早饭去了。影儿成了她的贴身丫环,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凌郁霄之所有突然把影儿安排到自己身边,另一个原因是想让影儿看住她,她心中明了,却不想点破。

  夫妻间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她也知道要做到真正的绝对信任,她们还是需要经历更多的风雨挫折。

  那么就从今日开始,她希望通过他们相处的时间,来得到更多的信赖。

  凌郁霄醒的时候,她亲自过来侍候,虽然不是很娴熟,但财很周到。连凌郁霄都有点不适应。

  “凝儿,以后这些事交给下人吧?你堂堂王妃,把这些活都干了,会抢了下人的饭碗的。”

  乐思凝白了他一眼,“我自己的丈夫为什么要交给别人呢?平白便宜了他们吃你豆腐。”

  见到平日里爱笑爱闹的乐思凝又回来了,凌郁霄的心情总算都好回来了。一把将好抱在怀里说着贴心的话,舍不得松开。

  用过早饭,凌郁霄原本打算进宫,乐思凝将他拉住,说他这段时间太忙,必须休息一天。便拉着他出门,逛街去了。

  她还特意让影儿和浅江远远的跟着,不要打扰他们夫妻。

  浅江猜了老半天,看向影儿,“影儿姑娘,你说王妃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

  影儿轻笑,白了一眼浅江,“我又不是王妃肚子里的蛔虫,我哪能知道。或许王妃只是看到王爷最近太过操劳,特意带王爷出来散心也一定。”

  街上果真是热闹得紧,从不逛街的凌郁霄越来越觉得稀奇,看见什么都觉得好玩有意思。

  两人的速度不快,逛逛店铺,吃点小食品,边走边聊,既能拉近感情,又能了解民情。这就是乐思凝的本意。

  不知不觉走到张皇榜的地方,那里仍旧聚集很多人,纷纷议论。

  “郁霄,怎么不走了?”发觉到凌郁霄不走了,乐思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听那些人在不断的议论着太子登基的事。

  年长的紫衣男人道:“听说太子此前不顾朝政,贪恋美色,万一当了皇上以后,还是这样,那我们老百姓迟早是要吃苦头的。”

  “是呀是呀,这种荒淫无度的人怎么能当皇帝呢?这些拥护太子的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将来只会是我们老百姓受苦吗?看来东临要衰落啦。”

  “说起这太子,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中年妇女脸带怒色。“我三姐的女儿,在宫里当差,十七岁多好的一个姑娘,意被太了给玷污了,毁了清白,整日以泪洗面,寻死觅活。这以后出了宫,哪里还有生路可言。”

  ……

  “郁霄,我们走吧。”乐思凝看到凌郁霄黑了一张脸,赶紧催他快走。可是凌郁霄却没有移动。

  “不到民间,还真不知民间的声音。”

  他继续听着,看着那些人的脸色,是悲愤,是失望,也有失落。

  他们要的是什么?凌郁霄第一次觉得,他一直觉得百姓必须遵守规矩,却没相想百姓心中最真实的声音是什么?

  若不是乐思凝带他出来,他还一直觉得自己拥护太子登基,着实是为百姓安定的生活做了一件大好事。

  回到家的凌郁霄进了书房,一个人想心事。乐思凝并没有打扰他,也吩咐下人不要去书房,她倒心安理得的安排午餐,心情也不错。

  午饭前,他主动找到乐思凝,牵着她的手在院子里赏花。

  她知道他有心事,不过她希望他主动说出来。所以一直没有说话,安静的陪在他身边。

  “凝儿,今日怎么这么安静?”

  乐思凝笑笑,“我说过,嫁人夫为大,你不说话,也没有吩咐,我不是闭着嘴巴的好。”

  他皱眉,假装不悦,“你这是想告诉我,你还在生我的气?好啦,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你这样安静,这样温训,我一点也习惯,总感觉不是我想聚的那个乐思凝。”

  她的心中终于有了安慰,此时此刻,她能体会到,他是爱她,在乎她的。

  “人是会变的,从你决定娶我的那一刻开始,就要做好我会改变的风险,并且承担。”

  “还在逗我?”凌郁霄狠狠的吻了一下乐思凝的额头,像是惩罚她故意逗他。笑闹一阵,他再次长长的叹息。

  “怎么老是听到你叹气,怎么了?”

  “还不是上午逛街,听到百姓的声音,我就觉得我到底做对了没有?”

  “不要想太多。”乐思凝安慰他,“顺着自己的心走。你只是一个凡人,你还能管得了老百的每一件事情么?”

  在心里,她能猜透凌郁霄这样的反应,这就说明,他是真正的在为百姓考虑。只是在太子登基这件事情上,因为世态紧急,他忽略了一些事。

  “可是……?”凌郁霄有些激动,但就要出口的话,愣是咔在喉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