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A}正!版.章(n节'上酷匠网E

  三公主的怪病,让乐思凝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她起先以为是中毒,可又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毒也能够让人像得了失心疯一样?

  她把三公主发病以来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终于发现了端倪。

  外头阳光和和煦,她对着天,皱着的眉头慢慢的松开。

  “王妃,王爷回来了。”影儿来到乐思凝身边。

  见到影儿有些欲言又止,乐思凝轻轻拧了一下眉。“王爷怎么了?”

  “脸色不好,估计今天的事有些不顺利。”

  “知道了。”

  乐思凝去厨房端了参汤,亲自端去书房。敲门时就听到凌郁霄语气不对,顾不了他反对,她直接推门而入。

  “你怎么来啦?”凌郁霄坐在那儿抬起眼皮,显得惊讶。

  “怕你想不开,我只好亲自过来了。”乐思凝把参汤端过去,为他弄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齐贤王和大臣们跟你做对了?”

  “这都是预料之中的事。”

  “那预料之外的事是什么?”

  凌郁霄才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居然已经学不会掩饰。可又不想说出口。看了看乐思凝,决定先喝汤。

  “喝了这一碗老婆汤,我的气会一下了消光光的。”

  乐思凝柔柔的笑笑,帮他整理桌上的卷子和书册。她享受这样的生活,与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有他在,她不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而显得孤单,也会把自己是穿越女这个身份忘掉。

  她已想好了,在这个世界,她只做两个选择,一是与他在这一次的对决中争个高低,二便是将来有一天离开官场,找个有山有水有美景的地方,好好的享受这一辈子。

  “你在想什么?那么专注。”

  “哦,没什么。”乐思凝心中自有小算盘,假装若无其事道:“郁霄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太子登基,还是像以前一样不顾朝政,只顾哀乐,你该怎么办?”

  “这个……说实在,我一直在想着如何能让他顺利继位,然后我会尽我最在的能力帮助他,还真没有想过你的问题。”见她没有回话,他看了看她,轻笑道:“你那小脑瓜到底在想什么呢?太子继位天经地义。你……”

  “可并没有顺应民意。如果让一个庸人称帝,那岂不是祸害百姓?你作为拥护者不是更应该想想这个问题吗?”

  拿勺子的手一抖,凌郁霄看向乐思凝的目光变得凌厉。

  乐思凝轻轻一笑,继续手中的动作,日光却不看他。“我知道你对太子的期望有多高,也知道你对东临的忠心,加上你和先皇的手足关系,是万万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是,我真的要提醒你,如果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为什么要去做?东临折腾不起,东临的百姓更加折腾不起。”

  当——勺子掉到碗中,发出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乐思凝的思绪。

  “以后这种话再也不要说第二次,这次就当我没有听到。”他带着些许怒意,拿起勺子继续喝汤,却再无先前的平静和那种幸福感。

  乐思凝第一次的验证,已然清楚了凌郁霄的想法。她也不急于继续说什么,有些事情只有在他自己经历过,才会切身体会到百姓是如何迫切的需要一个明君。

  气氛一下子僵了,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

  门外听到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挺着急的,乐思凝刚想出门查看,不料人已经来到了书房。

  “王爷,浅江……”转而看到一旁气氛端庄,美丽温柔的乐思凝,浅江恍然醒来。赶紧行礼,“给王爷,王妃请安,祝王爷,王妃新婚吉祥。”

  乐思凝看了一眼凌郁霄,却没有收那道有默契的目光,心中有些微小的失望。

  “起来吧。家里的事怎么样了?”凌郁霄放下碗,剩下的半碗汤似乎并不打算喝了,拿了手帕擦嘴。

  浅江垂下眼帘,站在那显得有些悲凉。“属下回到家的时候,老母亲已经病重,聚了半个月就撒手而去。出了头七,属下就赶紧回来了。”

  唉——凌郁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浅江的肩膀,安慰了几句,便让人去把影儿叫来。影儿一见浅江就认识,不过浅江倒不认识影儿。

  “浅江,这位是影儿,她跟你一样都是王府的人,你们两个认识一下。”

  “浅大哥,小妹影儿,初入王府,还请浅大哥多多指教。”

  “客气了,浅江笨拙,幸得王爷留用,影儿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好啦,还真客气上啦。”凌郁霄回到桌前,却依旧没有动那碗汤。“以后影儿跟着夫人,保护夫人安全。浅江留在我身边,上下替我打点。平日里,王府里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相处。”

  影儿和浅江领了命,双双离开书房。书房的气氛一下子又回到浅江进门之前,继续僵着。

  凌郁霄看着那碗半冷的汤,心情已经变得复杂。而乐思凝,她的目光渐渐回到凌郁霄的身上,直到此刻,他的目光依旧没有给过她。

  再笨的人也知道他的意思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她低着头,上前端走那半碗冷汤,转身就走。

  “等等。”

  “王爷还有什么事,请吩咐。”

  僵硬的脸化开,凌郁霄试着笑笑,却带着微微苦涩,走到这个背着他的女人面前,握住她的肩膀。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乐思凝皮笑肉不笑,“在王爷的心里,不就是希望我变成这样吗?乖乖的,温柔的,听话的,不多事,不吵闹,不参政。而且,王爷也已经用行动证实了,我定会铭记于心。”

  “说什么呢?字字句句如刀子,你就不怕我伤心?”

  “王爷过奖了,说起这刀子,可是王爷在先。你故意冷落我,在浅江面前不说明我正式的身份,后面又在影儿和浅江面前故意冷落我,事事一幅‘我作主’的样了,这不正是在摆明你和我的地位高低吗?你可千万别否认,因为我乐思凝不是傻子。”

  “你看看你,还真上纲上线啦。好啦,别生气啦,以后在这个府里你最大行了吧?”

  “不用了。”乐思凝拿掉他的手,依旧含笑好脾气的样子,“一切依规矩,嫁人夫为大,我还是知道的。更何况,这是帝王家,规矩大过情理,这一点我心中有数。”

  她又要走,却被凌郁霄拉住,“你还说我故意冷落你,你看你,你这话不是故意在说我们皇家人情冷漠吗?好啦,我错了行吗,我不该给你脸色看,我不该这样对你。”情急之下,他将她拥在怀里。

  乐思凝没有反抗,脸色变得异常平静,似乎想要分辩出他这样做是真情还是为了笼络她的心而已。

  她终于体会到,原来爱一个人要承受这么多。

  “你别生气了,跟我说句话吧。”

  汤虽然冷了,但营养还在。可如果信任没有了,那么爱还真实吗?

  乐思凝抓不住,也没办法,她现在是王妃的身份,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被人看在眼里,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毫无忌弹的吃喝玩乐,不能再带着玉米和三姐一起斗鸡疯玩。自从嫁进这王府,她就成了公众人物,府里成堆的丫环,出门面对的又是所有的百姓,她现在代表的是皇家,所以,规矩大于情理。

  是的,规矩大过情理。

  她为什么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我想回家一趟。我想玉米了,想我姐了,也想我爹娘了。”

  凌郁霄怪怪的目光看她,猜不透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乐思凝收回目光,与他擦身而过,渐行渐远。

  凌郁霄回过头,只看那个人影消失在大门,心脏莫明其妙的往下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