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早,凌郁霄要进宫,说是与大臣商量太子登基一事。

  乐思凝借着去看三公主也一齐进宫。凌郁霄将她送到三公主寝宫前才去朝堂,留下影儿随她进去。

  三公主的院落真真是够清冷的,宫女没见着人,残花一地,枯叶遍地,约摸十天半个月没人清理了。

  乐思凝叹了一口气,不由得心里冒了些火苗子。同进也感叹这多变的皇宫,人有世故清冷无常。

  影儿见着她皱眉,小声的开口。“王妃,也就您见着这些凄冷会心疼,且不知这宫里就是这副模样,失宠的女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乐思凝惊了惊,侧头看了一眼影儿,低叹一声道:“我不是不知道这宫里的规律,我只是可怜三公主,好端端的一个孩子,平白遭受这等罪,真是老天爷不开眼。

  “莫非王妃知道三公主这疯病背后的隐情?”

  只是摇摇头,乐思凝并没有说太多。已进到了厅中。终于见着一个正在收拾的丫环。那丫环一见有人进来,却不认识是哪个府的主子,但也不敢大意,慌忙上前请安。

  “给夫人请安。奴婢令雪无知,不识得您是哪家的主子,还请夫人恕罪。”

  乐思凝见她一个丫环居然留在这里打扫,有些意外。

  “我家主子是安宁王府的主人,还不快见过。”影儿接过了话。

  那丫环抬头看了一眼,赶紧又低下,这次大礼到位,倒是让乐思凝心中欢喜,觉得这个丫环还是挺机灵,胆量也够。

  “你叫令雪?”见那丫环点头后,乐思凝又道:“这寝宫为何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呢?还有那院子,可是好些时候没人打扫了?原来这宫里的丫环们都调走了不成?”

  令雪一听,委屈的跪到地上。

  “王妃有所不知,大丧期间不宜打扫院落,故而院子里才会乱成那样。大丧过去,又不巧三公主病发,其他的宫人害怕极了,若无吩咐都是远远的躲着,不敢踏进寝宫半步。奴婢拦不住,也无权发话,所以才会变成这样清冷。”

  “为什么不去请喻妃做主?”

  令雪哭花了脸,摇摇头道:“三公主这病闹得宫里人心惶惶,奴婢连喻妃娘娘寝宫的大门都进不去,何来做主一说。”

  乐思凝一听,心都凉了。

  “对了,那你为什么不走?”

  “奴婢是三公主的陪侍,无论如何不会离开三公主。”

  乐思凝侧头看影儿,小声的问她什么叫陪侍。影儿赶紧解释:“回王妃话,陪侍就是三公主小时候,皇上给她找的玩伴,平日里陪她玩,照顾她。想来这令雪和三公主一起成长,感情较深,才不忍离去。”

  “那也算是个忠心的人。影儿,扶她起来。我们去看看三公主。”

  偌大的寝宫里,果然再无其他的宫人。乐思凝这一路走来心里寒了个彻底。

  来到房间的时候,三公主还在睡,令雪动作轻柔,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乐思凝看出她是真心实意的对三公主好,心下总算是有了些安慰。想着三公主着实是个可怜人,她暗自发誓,一定要查出下毒的人。

  床上的三公主,连睡觉都是那么不安,紧皱的眉头,阴沉的脸色,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乐思凝看到她露出被子外的手,打算给她肥个脉,小心翼翼的上前,刚接触到她的手时,她突然醒了,一睛子睁大眼睛,瞪着乐思凝。

  啊——乐思凝惊退两步,影儿上前扶住她的身子,就见三公主会了起来。

  “令雪,这两个人是谁,干嘛要放她们进来?”三公主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冷冷的定在两人身上。

  令雪赶紧上前,说出乐思凝的身份和来意,可三公主并没有好脸色,只是让令雪送他们出去,说她不想见人。

  医者问闻观切,乐思凝从三公主的面相上就能断定,三公主此刻暴躁不安,不用问,她能断定这种毒是以激发人体的不安情绪为主,拢乱人的主智,让人神智不清,如同发疯。

  “公主好生歇着,奴婢这就送王妃出去。”

  乐思凝也不想再刺激她,带着影儿离开房间。令雪一直送到门口,乐思凝在她返回前叫住了她。

  “令雪,三公主从小到大脾气都是这样的吗?”

  令雪想了想摇头,“三公主这脾气是从三年前开始改变的,三公主十二岁以前,虽也有几分公主脾气,但不会对人……奴婢不敢说。”

  “说实话,王妃要听真实的情况。”

  令雪这才敢大胆开口。“三公主十二岁以前,虽也有些公主脾气,但性格还是很好的,也很乐观,喜与人交往也。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奴婢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雨夜,三公主一个人回到宫里,淋了一身,夜里就发起高烧,那一病就病了半个月,半个月里糊里糊涂,时不时的发脾气,摔东西,病好以后这脾气也一直跟着她,直到现在。”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雨夜,她去了哪里?”

  令雪又是摇头,“那天傍晚的时候皇上宣她前去陪膳,后来去了喻妃那儿,喻妃给三公主做了几件新衣服,说让她试试,试衣服的时候让奴婢回宫取一条项链,奴婢再回到喻妃那儿的时候,喻妃却说三公主等不及先一步走。奴婢又马上回到这宫里,可是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三公主,便带了人去找,一直到半夜,喻妃才在后花园的大树上找到睡着的三公主。当时下着大雨,有人说三公主是中了邪才睡着在树上,也有人说三公主被鬼附身,总之从那以后,三公主的脾气就几天一大发,一天两小发的,人也变得冷漠了很多。”

  “怎么这么邪乎呢?”乐思凝只觉得心里凉凉的,有点毛骨悚然。

  “可不是吗,三公主出生没多久,皇后便过逝了,从小就没什么母爱,实在是可怜。”

  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乐思凝的眉头皱得更深。

  '酷匠;网e!正s版|首r发@

  “奴婢斗胆,请问王妃先前抓三公主的手,可是会把脉?”

  “你怎么知道?”乐思凝和影儿都愣了。

  令雪沉了一口气,“奴婢只是猜测而已。因为先前见过喻妃娘娘替三公主把过脉,那是奴婢无意中撞见的。”

  此时此刻,乐思凝心里竟有些说不出话的滋味,像是有什么东西咔在了喉咙。

  影儿发觉她的不对劲,让令雪回去照顾三公主。扶着主子离开。

  “王妃,您这是怎么了?”

  乐思凝终于吐出一口气,看向影儿,“不知道,一听到喻妃,我就觉得不是滋味,我有一种感觉,这是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说得清楚。”

  “王妃,您先平静一下。前边有个花园,奴婢扶您过去坐坐。”

  果真有一个花园,人不多,偶见丫环走过,同样的有些清冷。

  “影儿,你对这皇宫倒是挺熟悉的?”

  影儿没有隐瞒。“先前受命于王爷,在宫里负责照顾皇上,一待就是三年,早把这皇宫的冷暖看了个透。”

  “你在皇宫待过?”乐思凝差点惊叫。“那你还敢随我进宫,你不怕别人认出来。”

  影儿嘿嘿一笑,道:“奴婢易了容,现在这才是奴婢的真在目,当然不怕有人认出来。”

  “害我担心一场。我就想嘛,凌郁霄怎么可能那么粗心,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咳咳——“王妃,您也太大方了吧,在奴婢面前秀恩爱,就不怕奴婢笑话您?”

  乐思凝这回是真的脸红了,别过头,看太阳升起的地方。

  这一趟宫中之行,她隐约有了预感,先前她预测的第三股黑暗势力,似乎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