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y新j最。1快#上~{酷◇匠}/网

  乐思凝的问题,乐国涛不得不好好的想一想。乐思凝也不急,安心的泡茶慢饮。

  父母俩平静异常,各自有着不同心境。

  “凝儿呀,你真是让父亲刮目相看呀。”乐国涛叹了一口气,“你这个问题为父实在难以回答。”

  “爹,不急。女儿知道您很为难,需要时间好好的想想。大哥和二哥那边我和郁霄会想办法处理好。这次女儿大婚,他们没能回来,做妹妹的心中实在不安。”

  提到两个儿子,乐国涛愣了一下。他知道乐思凝是在提醒他,他一心帮助的人还扣着他的两个儿子,那可是乐家的传宗接代的血脉呀。

  乐思凝不动声色。“谅齐贤王也不敢对大哥和二哥下手,我和郁霄已经商量好了。等太子登基便进言让太子把大哥和二哥调回来。咱们一家人团聚,生活在一起,这样爹和娘就不用操心啦。”

  “可你不是不想让太子登基吗?”

  “世事难料。”乐思凝低叹一口气,无可奈何。“郁霄势力低微,能用的人实在太少,没有拥护者何来施展的进机。只能尽心辅佐太子。太子一向也信任他,他只愿能为东临做点的事罢了。”

  在官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乐国涛怎么会不知道乐思凝的想法呢。但他并没有点明。

  远见乐思莹端着糕点而来,身后还跟着凌郁霄和乐母亲,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多日的沉闷终于回暖。

  吃过晚饭,乐思凝和凌郁霄才离开乐府,两人没有坐马车,而是在乐思凝的提议下步行。

  穿过大街小巷,夜市着实热闹,一时起了玩心,东逛西逛,买了点小玩意,吃了几串烧烤,两人才心满意足的回府。

  第一次,凌郁霄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他从小锦衣玉食,从来没有吃过路边滩,更别提那油腻腻的烧烤。今天还是第一次,他觉得这些东西吃起来有不一样的味道,是一种放纵和轻松的感觉。感觉心里一下子空了好多,不再沉重和烦闷。

  再笨的人,恐怕都已经知道了乐思凝这么做的意思。如同婚后的每一个晚上,她点亮烛光等候他归来。这一份温情早已让他感动,而铭记于心。

  回到府中,乐思凝直接倒到床上。

  “撑死我了,好久没吃这么饱了。”

  凌郁霄同样倒下去,握住她的手,说了声谢谢。

  “啊——”她惊讶的侧头看他,刚好看到他温柔的目光像是在等候她。她心暖得要化开一样。“为什么说谢谢!”

  凌郁霄索性侧过身,凝视着她。“没有你,我到现在恐怕都走不出大哥离开的阴影。你可知道,大哥和我的感情有多深?我记事的,他已经娶妻生子,可是他仍旧对我很照顾,每次有好东西都会一分为二,一份给太子,一份给我。我跟他之间,没有隐瞒和猜忌,我信任他,而他也绝对信任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哪一天他离开了我,我会怎么橛。直到他真的离开了,我才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个可以谈心的人,我心里根本就接受不了。”

  他顿了顿,吐出一口气,又道:“你可知道,那天我回到家,第一次看到府里的灯亮着,不再孤寂,看到你坐在厅中焦急的等我,那种感觉让我觉得一瞬间,我就飞到了云端。我才意思到,从今天以后,我将不再是一个人。虽然大哥走了。至少我还有你。”

  他眼角的泪水慢慢的流到被子上,浸温的面积渐渐变宽。

  这是特殊的方式特殊的告白吗?乐思凝被感动也跟着哭了。

  “那什么,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本来就应该这样呀。你这么说,我反面会觉得,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了。总之呢,如果我做得不好,你一定跟我说,不可以生气。不可以……唔”

  后面的话,全被他堵进嘴里。他只想好好的吻她,熟悉她的味道。

  夜风从窗子吹进来,将床头的床缦吹落。

  又是一夜春风吹来,暖了枝头花,开得更加红艳。

  清晨的皇宫,笼罩在一片簿雾中,依旧安静沉醒。

  砰——却是听到三公主的住处,传来一声脆响,紧接着数声摔东西的声音传来,便看到宫女抱着头从屋内惊尖着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大叫三公主又疯了。

  三公主又疯了!

  跟上次的的情况一模一样,疯狂的摔东西,啊啊啊的大叫,不出半刻钟,惨叫声传遍整个皇宫。

  后宫以喻妃为首,丫环很快将消息传到她耳中,她匆匆起床,披了件衣服就离开寝室宫,吩咐宫人又是请御医,又是请太子。

  三公主房间的门关得死死的,她则拼命的砸东西,不管外人的怎么叫都没有反应。

  喻妃焦急得不得了。又让侍卫立刻去请安宁王和齐贤王。最后让人时刻看好,不让三公主出事。

  宫里因为三公主突患疯病,又一次陷和悲沉。

  乐思凝和凌郁霄得到消息后,立刻进宫。当从窗外看到曾经娇滴滴又美艳的三公主,变得满目狰狞,凶神恶煞时,乐思凝真的不敢相信。

  “怎么样,你还好吧?”

  凌郁霄扶着她,把她带到喻妃和太子身边站好,问了喻妃三公主为一开始时的情况。如果说上次的病发是因为被向天逸拒婚,那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呢?

  齐贤王匆匆赶来,听了情况后忧心忡忡,他走到窗前去看,却见三公主突然向他看来,一双眼睛像被红了一样恐惧。

  “啊——”三公主一声惨叫,冲到窗子前伸手就要抓齐贤王,嘴里大声的喊着魔鬼两个字。

  齐贤王躲得快,却吓得不轻。

  “魔鬼,你买通官员,你想篡位,你买通官员,你想篡位……”

  一旁的人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姝璃,你说什么呢?”齐贤王面无表情。

  “你,魔鬼,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你和向天逸,和乐国涛,你们在晓风院,你们商量篡位,你们要篡位。”

  其实齐贤王要篡位,在凌郁霄的面前已经不是秘密,倒是喻妃颇为惊讶,而太子,已经怒火上升。

  “果然是皇叔图谋不轨。”

  “住口。”喻妃喝了一声。“不可听信疯言,三公主的胡言乱语,切不可传出去。”

  乐思凝看了一眼太子,低叹一声,别过目光。

  凌郁霄握住她的手,“凝儿,你怎么看?”

  乐思凝深吸一口气,声音哽咽。“三公主太可怜了。”

  御医一下来了好几个,可是三公主此刻情绪过于激动,实在没法检查。不得已,凌郁霄如同上次一样,把三公主打昏。

  本来他想问乐思凝看看,可看到乐思凝悄悄向他摇头,他会意过来,把三公主交给了御医。

  诊断结果一样是查无所因。喻妃担心所致,将特医狠狠骂了一通,坐到床边,亲自照顾三公主。

  “喻妃娘娘,姝璃的病来得突然,去得也快,相信醒过来就没事了。”

  喻妃看向齐贤王,抱歉的低下头。“多谢王爷关心。先前三公主疯病至满口胡言,本宫已经告戒宫人不可宣传,王爷大哥放心。也希望王爷不要跟姝璃计较,这孩子已经够命苦了。”

  齐贤王得了台阶,顺着也便下了。

  随后,喻妃让他们都先回去,临走时,喻妃来到乐思凝和凌郁霄身边。

  “王爷和王妃还在新婚当中。叫你们过来也实在是迫不得已。如今太子仍未登基,宫中无人作主,我一个女人,仅任着妃子的权位已经越矩。所以实在无法,才请各位进宫,也省得日后有人说我闲话,说太子的闲话。

  “喻妃娘娘大可不必担心。如今宫里无人作主,您与太子共同处理,理所当然,相信不会有人无是生非。”

  凌郁霄替喻妃说话,喻妃松了一口气,让他们放心的离开,说三公主醒后会派人通知。

  一路出宫,凌郁霄和乐思凝都闷闷不乐,一句话不说。直到回到府中,凌郁霄关上房门,问道:“你一直不说话,是不是有了发现?”

  “不好说。”

  “对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乐思凝苦笑一声,“我在想喻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