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怒拒美人

  啪——茶杯落地摔了个粉碎,把端茶的小婢女吓得半死。

  “滚。”齐贤王冷声低吼,坐到椅子上闭上眼睛,深深的吸气。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一直仰赖的大臣们,会有今天这样的表现。他万万没有想到,自以为足够成熟的时机,却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一个小丫头吹了一阵风而推向了另一边。

  吴成昌在一旁战战兢兢,好半响才敢上前说话。

  “王爷,请息怒。虽然眼前事态于我们不利,但我们还可以采取主动进攻。依属下之见,干脆一把火烧了太子宫,这样一来,安宁王没有对象扶持,自然就失去了扶持的意义。而皇宫此刻最适合登基的人选也不多,到时候只要谁的拥护者多,必然是胜的一方。”

  齐贤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看了看吴成昌,站起身思考了一会儿。这其中的利弊他不得不去权衡,竞争对手他也要考虑在内。

  “你的话是不错,但太子是大哥唯一的儿子,无论如何,我还是想留他一命。你也知道,凌家男人不多,这么赶心杀绝,会绝后的。”

  他已经恢复的平静面色,却依旧带着阴冷气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捉磨不透,深沉得可怕。

  吴成昌闭了嘴,跟了齐贤王那么多年,他早已摸清齐贤王的性情,在这节骨眼上,还是少说为妙。

  “罢了。”齐贤王松了一口气。“此事我们还是要时刻做好准备。你现在去请姓乐的和向将军今晚到老地方见面,再帮我挑个美女。”

  齐贤王始终是个冷静的人,纵然局面不利,也会极力扭转。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能为王者,除了他,便只有凌郁霄。

  乐国涛和向天逸如约去了经常出入的晓风院,这个晓风院是个神秘的地方,是齐贤王和乐国涛等人见面常聚的地方,外人不得入内。

  摆上好菜好酒,乐国涛和向天逸地耐心的等待,若是往日,二人定是兴奋高谈,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结不成亲,加上局势不利,每个人脸上都是阴云不散。

  齐贤王姗姗来迟,身旁跟着忠心的吴成昌。他轻笑几声,让两人坐好,吴成昌亲自给几人倒满酒。

  “第一杯。”齐贤王举杯相敬。“敬两位,能够在这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与本王共度难关。”

  乐国涛和向天逸相视一眼,乐国涛陪笑两声,道:“王爷德才兼备,理由有更高的位置。我等只是举贤罢了。”

  向天逸则不说话,看起来面色冷漠,目光淡然。

  “乐丞相嘴上这么说,可不知心里还是这么想?”齐贤王带着笑,亲自给乐国涛倒酒。见乐国涛不语,又道:“这一杯,本王敬丞相,以化解误会。”

  “误会?”

  “对。”齐贤王叹了一口气。“本王已得到密报,说有人以本王的名义将丞相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拘禁,此等恶少行径,忘恩负义之事,绝不是本王的行事作风。我已派人阿昌查清,这件事情是凌郁霄借了裴辛的手,以本王的名义犯下的罪孽,此事伤了咱们的和气,本王有责任。丞相,本王先干为净。”

  乐国涛心中虽有几分怀疑,但在齐贤王面前自然不会表露出来,打哈哈带了过去。

  齐贤王再次倒满酒,转向向天逸。“威远将军这几日的心情,本王可以感受得到。本王对这件事情深感遗憾,不过本王还是要劝一劝将军,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今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早拿下最有利的位置,将对手击败。只有强求才有权力去争,去抢。”

  “王爷,末将已经放下了,谈感情终究是要误国的。”

  酷Ih匠;e网k…永3久免h费=看D小_g说.L

  乐国涛不动声色,安然喝酒吃菜。

  “将军这话不对。人这一生,不能没有爱情,再强大的事业,也需要建立家庭为基础,坚固的家庭基础,才能让一个男人更加充满战斗力。”

  “末将明白,多谢将军宽慰。”

  一番客套下来,将三个人的关系捂暖。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齐贤王果真是老谋深算。

  三人接着商量接下来的准备,向天逸极少发言,只管点头摇头。而乐国涛虽然仍像从前那样积极,内心中却少了几分热情。如今凌郁霄已经变成了女婿,他好歹也是个岳父,再怎么样,女儿也是他养大的,尽管是个女儿,他还是有几分心疼的。

  再者,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凌郁霄如今的立场。他也像别人一样意外,女儿的变化日渐大,再不是从前深闺的绣女,从她半年又是学医治病,又是参政扶贤,更看得清楚宫中局势,他便觉得这个女儿不是等闲之辈。他把这一切归于那一次意外,让女儿忘掉了过去的自己,做了全新的另一个自己。

  一场谈话,提早结束,各有心思。

  吴成昌送走乐国涛和向天逸,回到屋内,见齐贤王神色阴淡,大胆进言。

  “王爷,属下觉得,乐丞相似乎因为女儿嫁给了安宁王爷,现在对王爷的大事已经少了几分心,而向将军,痛失致爱,虽对安宁王爷恨之入骨,可他最终也不可能下得手伤害自己的心爱的女人。这样一来,对咱们实在不利呀。”

  齐贤转动手中的杯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还有那个安宁王妃,别看他一介女流,在今晚众臣面前,竟然能做到不惊不乱,颇有几分气势,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她应该帮了凌郁霄不少哇。以后咱们的对手可是会发展得越来越壮大。”

  “王爷说得对极了。依属下之见,若是我们帮助向将军把乐小姐弄到手,想必向将军也会感激我们。到时……”

  “不可。”齐贤王摆摆手阻拦。“乐家四小姐能够在众臣面前镇定自若,又怎么会是个屈服的人。再者向天逸,他也不是那种占别人的妻子的人。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看来只能实行以退为守的计划了。”

  “王爷……”

  “不必说了。本王不会轻易走第二步计划的。好啦,回去吧,或许是时机未到而已。”

  要干大事,切忌心浮气躁。齐贤王清楚的知道,越是事态紧急,越是不能大意,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而行。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更清楚现在还不能得罪乐国涛,就算他有了倒戈的迹象,也不能全盘否定他的付出。至少他们还在一条船上。这条船是沉是行,他知道乐国涛比谁都清楚需要做出选择。

  向天逸回到将军府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色越来越沉,一开口就是让人拿酒来。

  下人们知道他心情不好,又怕他喝多伤身,每次拿的都是清淡些的酒,他却是怎么灌都难以醉倒。

  喝至深夜,月半时分,他才带着几分醉意回到卧心。

  打开门,一阵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

  他精神一震,双眼睁大,看到床上躺着一人,见他进来时,便侧过头看他,带着一个淡淡的笑容。

  “凝儿?”这一刻,他的心都软化了。

  他不敢相信的走近,床上的人坐了起来,他迫不及待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美人笑意盈盈,脸贴在他的脖子上,抱紧他的腰。

  突然,向天逸一把将她推开,愤怒的瞪着她。

  “你不是凝儿,凝儿已经……,你到底是谁?”

  美人一惊,有些惶恐的抿抿唇,细声回答:“妾身叫月儿。”

  月儿?

  向天逸冷眉一横,一把将美人拽下床,“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月儿吓得浑身发抖,委屈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流。“妾身虽不是凝儿,但好歹也是清白人家的女子,将军不喜,月儿离开便是。”

  月儿哭得梨花带雨,爬起来小跑离去。

  向天逸怒吼一声,将桌上的酒壶杯子全砸到地上,尽情的发泄心中的恨。

  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乐思凝嫁人了,就意味着他想见她一面都成了问题。

  憎恨又一次加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