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里的娘娘公主宫女侍卫们,早已跪哭一片,赶到的朝臣也全跪在寝宫外,每个人干嚎,却无泪可抹。

  凌郁霄带着乐思凝进到寝宫内,皇上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面色泛白。

  齐贤王已经先一步来到,另外还有喻妃娘娘和太子凌召,乐国涛和向天逸也在场,还有三位也是朝中重臣,很明显,齐贤王占据优势。

  凌郁霄和乐思凝跪下瞌头,起身后显得平静异常。

  喻妃娘娘抹着眼泪道:“皇上走得突然,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她的意思是要告诉在座的每一位,皇上没有留下遗诏。

  齐贤王抹了一把眼泪,首先道:“还是先办好丧事,以后的事等皇兄安息后再做打算。”

  “还有什么可打算的。”凌郁霄接过话,“各位大臣大可放心的去准备太子登其一事,至于丧事由太子亲自来主持,我和二哥,还有乐丞相一旁协助。”

  一语惊动每个人的心。大家各怀心思的互看,只有齐贤王安然自得的模样。他没有接话,也不再发表言论。

  倒是边上几位大臣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把目光放到乐国涛身上。乐国涛看了一眼女儿,抱拳道:“老丞一定尽心尽力,协助太子办好丧事。”

  那几位大臣也不好说什么,个个领命下去了。

  可这时,在三位在臣出门以后,又立刻折了回来。慌张的说众大臣要求推举有能力的人为新皇帝,新皇帝登基的圣旨要在丧旨之后发出。

  乐思凝惊了一下,看向父亲。乐国涛则避开目光,低下了头。

  齐贤王簿怒,来到几位大臣面前,“相造反吗?皇上刚刚仙逝,你们就要闹,还有没有把王法放在眼里?”

  三位大臣跪下去,七嘴八舌的说众大臣推举齐贤王登基,并说太子荒淫无度,不适合交付天下大事。

  好戏开始了。太子凌召听到这些话后,气愤难平,居然傻呼呼的跑到外面去骂那些大臣,乐思凝和凌郁霄只能干着急。

  喻妃娘娘拦又拦不住,这关键时刻凌召等于是在告诉别人,他就是个无赖。

  齐贤王登基的呼声越来越高,乐国涛看准机会,向喻妃进言,也赞同能者为王的说法。这一下,大多数的官员都倒向了齐贤王。

  喻妃着急了,乐思凝和凌郁霄也没法儿应付。

  乐思凝左看右看,没看到影儿的身影,眼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又不知道怎么办。凌郁霄知道她着急,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抚。

  喻妃极力反对,一心要先安排丧事。可也只有她一人之力,毫无胜算。

  凌郁霄站了出来,对着那些个大臣怒道:“在过去,皇上对各位恩重如山,没想到皇上前脚一走,各位大人便受他人蛊惑,弃太子顺位不顾,拥护他人。这等作法,实在有违国章。自古以来,太子接位人人信服,这关系到国家安稳和民心所向,我不想再看到各位大臣再如此固执。”

  尔后,他又道:“太子凌召,平时虽有不得体之仪,但心地善良,以民为本,只要稍加提点,定会成为我东临的明君,为我东临子民造福。”

  尽管他说得慷慨激昂,但基本没有呼声。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向天逸站了出来,站在人前他的霸气威武的确令人折服。

  “各位,请听末将一言。如今皇上刚刚仙离,尔等就在此闹事,的确有失体统。我劝大家都先以丧事为重,尔后再择其一位能够让大家真正信服的人登基,做我东临的明君。”

  ●.看k正版)章节tp上h/酷U匠!b网3

  对比于先前凌郁霄的话,向天逸这翻话则出彩多了。在场的大臣纷纷恭维,愿听他的话。

  如此一来,这丧事办完以后,就会变成择一位能让大家信服的人为君,而不是太子登基。

  乐思凝担忧的看向凌郁霄,而凌郁霄则是更加担惊害怕。

  恰好在这时,她的脚边突然掉了一包东西,她转身之际,看到一个年轻的官员匆匆赶到,在最边上跪下去,至始至终没有看过她一眼。

  乐思凝聚悄悄捡起来,已经猜到里面装的是什么。她小心打开,我一个身体通润,浸红的玉琢戴到手腕上,又将那玫幽绿宝石的戒指戴到手上,另一个佛珠和发簪则是捏在手里。

  她对凌郁霄递了个眼神,便上前来到人前。

  “喻妃娘娘,齐贤王,乐丞相,向将军,以及各位大人们。”她把手置于胸前,手上的东西全都展现在大臣们的眼前,马上有人认了出来。

  她含泪叹息,声音哽咽道:“小女子姓乐名思凝,昨日刚刚和安宁王成亲,今日便是要进宫给皇上请安。可是没想到,皇上……”她抽了一口气,咧咽得说不出话来。半响后又道:“皇上仙逝,我深感痛心,作为弟媳的我,连一杯茶水都没来不及敬给兄长,我心中实在悲痛。在此,我只想请求各位,能让皇上入陵为安,太子登基一事,请容后再议。”

  凌郁霄走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磕头的乐思凝,看她哭得真切,心疼不已。

  那些个大臣不是傻子,看到乐思凝手上的东西,为了家人的安全,便相继同意。一时间,容后再议四个字声声回荡。

  齐贤王不得不站出来,做最后发言,把登基一事推到丧事以后。

  乐思凝松了一口气,紧紧握着凌郁霄的手。站在身后的向天逸,看到这一幕,又是悲从心来。

  暂时化解了一场危机,凌郁霄让乐思凝先回宫,他要留下来协助太子处理皇上的后事。乐思凝知道他走不开,而自己留下来已经意义不大,随出宫。

  离开那个哭声遍地的皇宫,乐思凝回头看了一眼皇宫,不由得再次掉泪。转过微看到影儿迎了上来。

  她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中救的人,竟是凌郁霄的人。

  “王妃,属下接您回府。”

  乐思凝擦掉眼泪,轻轻点头,往王府的方向走。路上怕人多眼杂,她什么也没有问,进了府才松一口气。

  “影儿,消息有没有放出去?”

  “回王妃话,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悄悄的放了出去,只要齐贤王有动作,这些消息就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做得好。”她进了正厅,想起凌郁霄还在宫里,不免有些担心。如果这个时候齐贤王对他下黑手,那该怎么办?

  “王妃可是担心王爷?”

  乐思凝抬头,有些惊讶。

  “王妃放心吧,宫里有我们的人,定会护王爷周全。”

  乐思凝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安排得挺好的。但愿这一次的危机能够早点过去。”

  “属下相信,有王妃帮助王爷,此次危机一定会安然度过。”

  乐思凝苦笑一声,“你不必夸我,我自己几斤几两重,心中有数。”

  “属下哪是夸王妃,属下说的都是事实。自从那日与王妃在大街上相遇,王妃就让属下刮目相看。加上这几日王妃对王爷的帮助,和今日的镇定,已令属下折服。”

  此刻心中烦恼,乐思凝也不多说,对影儿点头。

  “对了影儿,你托那人带东西给我,他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我觉得他是个靠得住的人,心思缜密。怕是来头也不小吧?”

  “果然,什么都逃不过王妃的双眼。他叫裴辛,现任兵部侍郎,他的父亲曾经是王爷的人。他与王爷在过去交情不错,只是这几年为了待在齐贤王身边,鲜少与王爷来往。”

  如此一来,乐思凝也更加放心了,她发现凌郁霄的网似乎越来越大。这种人不当皇帝,而去拥护一个无能的太子,真是浪费了人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