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双眼,乐思凝揉揉眼睛,才感觉到全身都是痛的。还有,他居然窝在他的怀里,两个人都是光溜溜的。

  作怪的小手掀开被子。她倒要看看他战斗力超强的源头。

  咳咳——她真的只是好奇而已。谁想,被他发现了他的企图。索性帮她用力掀开被子。她毫无准备的目睹后惊叫一声,脸色的退后撞到他的胸膛。她正想着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就听到耳旁传来一丝轻笑。

  “王妃早安,色心是有了,就是没色胆,真差劲。”

  乐思凝心知完蛋了,果然让他发现了。再也无脸见人,扯过被了把自己捂了个严实,连头都不放过。

  凌郁霄笑笑,坏主意打起。钻进被窝偷袭,她越是心跳加快时,他越觉得趣味无边,怎能放过。

  他采取主动进攻方式,开启强行战斗模式,把乐思凝彻底打败。霸道的带起每一次登上云癫的快,感。尽情的释放爱。

  事后,乐思凝对他竖起大拇指,就是不肯服输,闭上眼睛补眠。

  他亲亲她的脸,下床穿衣,想着还有事情要做。

  早已候在门外的丫环见他起来,赶紧行礼。他点点头,吩咐丫环们不要吵醒王妃。

  用过早膳,他问了影儿宫里的情况,得知皇上一直未醒,不免担心。又问了齐贤王那边的情况,影儿告诉他,齐贤王出奇的安静。

  安静就意味着正在酝酿暴风雨。凌郁霄不傻,随即吩咐影儿给自己手底下人的传话,做好一切应对之准备。

  他独自在书房想心事,直到乐思凝端着茶进来。看她妆容精致,眉眼如丝,他柔柔笑着,来到她身边。

  “怎么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儿?”

  乐思凝将茶递给他,满脸的幸福样。“就我们现在的处境,我哪能让你一个人面对。什么是夫妻,那当然是患难与共。”

  他不乐意了。“瞧你说的,我们昨天才成亲,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乐思凝是个经较现实的人,她当然知道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所以,她是不可能让他一个人承担一切的。

  “宫里的情况怎么样了?还有齐贤王那边,你是否做好了准备?”

  凌郁霄摸摸鼻子,放下茶,“你这么问,是不是怀疑我的能力。”

  “我哪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想强势插入,无论如何,我嫁给你,不是只享福的,我说过,我会成为了你的左膀右臂,与你一起拼出我们的人生路。”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娶到这样的妻子,那是一辈子的福气。

  “我赚了。凝儿,我向你保证,等这件事情过去,我不会再让你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不。”她笑笑,整理他胸前的衣襟。“我没有担惊受怕,你要相信我,我的智慧不比你差。所以,你不能把我排除在外,我要参与此你的事,与你共度。”

  他拥着她,只说了两个字:谢谢!

  再平常不过的两个字,在他而言,却不简单。这是一种交付,也是一种信任,更是平等的象征。

  乐思凝沉了一口气,道:“皇上的身后事,你打算得怎么样了?”

  凌郁霄的手一抖,把目光从乐思凝身上移开,吐出一气。“我多希望会有奇迹。”

  “不要难过。”乐思凝安慰他几句。“现在是非常时期,容不得我们逃避。三公主被人下毒,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查出凶手。说明这个人隐藏得很深。我知道你拥护太子,可据我了解,太子不务正业,贪图美色,纵享后宫,到时候若要登基,免不了会有人不服。而后宫之中,喻妃威望最大,她虽然是太子的母妃,却也同样是向天逸的姨娘,向天逸的立场她比谁都清楚。如此一来,喻妃指不定帮谁?”

  “你说的这些我都有想过。”凌郁霄叹息一声,“实话跟你说,我担心的是禁卫军不在我的手里,而我的人也没办法控制得到禁卫军。一旦齐贤王有异动,他将占据最有利的位置。我只能依靠影儿牵制这股禁卫军,但胜算不大。不过喻妃那边,我猜她应该会站在在太子这一方。”

  最x7新R章wo节t3上"W酷(c匠q"网

  “那你的部下在哪?”

  “都在原地,现在还不敢妄动,我和齐贤王都不敢轻易动,一旦被扣上造反的帽子,对方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落井下石,往死里打。”

  乐思凝想象着兄弟对决的场面,不禁暗自叹息。自古权利斗争属皇宫最为凶险,她很明白自己和凌郁霄现在的处境,最坏的结果是他们很可能会死。

  “我想到了。”乐思凝两眼放光的看向凌郁霄。“我们不妨冒一次险,控制朝中大臣的家眷,这样一来,他们恐怕就不敢支持齐贤王了。”

  “凝儿,这可不能胡闹。”凌郁霄以为她开玩笑。“这是国家大事,我们要是这么做了,那跟齐贤王的禽兽行径有何差别呢?”

  “说你智商不行,还偏逞能。我告诉你,这叫兵不厌诈。”

  凌郁霄扶额,把乐思凝抱到腿上,看着她的眼睛,“洗耳恭听。”不忘在她腰上捏了一把。

  “你堂堂安宁王,还用我说。不会是故意的吧?”

  “哪有。”凌郁霄叫屈,“男人跟女人的想法永远都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你想到的我怎么可能想得到。”

  乐思凝说他故意谦虚,笑闹一下,才说出她的想法。

  “你可以借用齐贤王的人,打他自己的人。”

  凌郁霄眯起眼睛,想了想道:“然后呢?”

  乐思凝捏着他的脸,“这个还要我说,你当真以为我傻了嫁给了一个比我还傻的人吗?”

  “哈哈,就你这点小聪明……”

  大王被用力推开,慌张的影儿跑进来,“王爷,不好啦,皇上驾崩啦!”

  凌郁霄和乐思凝同时震惊。

  影儿一抬头,看到乐思凝坐在凌郁霄的腿上,两人抱在一起,姿势暧昧,赶紧移开目光。

  乐思凝首先回过神,看到凌郁霄眼里瞬间填充了悲伤,不由得心疼。赶紧起身,握住他的手道:“现在容不得我们悲伤,我们即刻进宫,不要让人有机可乘。”

  “不。你留在家里。”凌郁站起来,一边往门外走,一边安排。“影儿负责王妃和府中所有人的安全,如果我有任何意外,你随王妃回乐家,方能逃过一劫。”

  影儿愣住了,向乐思凝看去。

  乐思凝大喝一声站住,走到凌郁霄身边,握紧他的手道:“凌郁霄,你给我听好了,我嫁给你不是因为荣华富贵,说好了患难与共,说好了一起面对,可现在,你要让我躲在府中当懦夫,我不要。”

  他微怒,推开她的手继续走。“你只是个女人,你能帮我做什么。更何况宫中瞬息万变,……”

  “所以我才更要跟你在一起。你比不上齐贤王心狠手辣,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你相信我,一旦生变,我还可以拿我爹做文章。我会有办法的。”

  影儿也上前劝。“王爷,王妃说得对,您一个人恐怕应付不了。还有属下也要随您进宫。”

  “不。”乐思凝反对。她已认出了眼前的影儿就是那日在街上她所救的女子。“你留在宫外,你这样,一旦皇上驾崩的消失传出宫外,你立刻播散齐贤王要造反夺位的消息,并在大臣进宫以后,迅速去几位重臣家里偷几样信物送进宫里,这件事情务必要做好,成败在些一举。”

  影儿应是,好刻办事去了。

  凌郁霄看着一口气说了好多安排的乐思凝,竟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了?”

  凌郁霄悲痛的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握紧乐思凝的手匆匆进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