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完全说,乐思凝和凌郁霄属于政,治婚姻,因为实际上他们是利用了政,治达到成亲的目的。因爱而政,治。

  对于乐思凝而言,若是没有这场政,治的变动,她拿什么理由来嫁给心上人。

  傍晚的风,吹在脸上舒服极了。

  玉米进了主子房间,看到主子高高兴兴的坐在铜镜前,欣赏她的嫁衣和玉冠。

  乐思凝看到微微皱眉的玉米,问道:“玉米,你怎么了?”

  “小姐。”玉米咬了咬唇,难以启齿似的唷息一声。“向将军传来话,说在后山脚下的小河边等你,他还说,他会一直等你,直到你出现为止。”

  握紧手中的金钗,乐思凝脸色沉了下去。她若不去,他会真的一直等下去吗?

  “小姐,向将军他,他……”

  “玉米,向将军和以前的四小姐,真的很相爱很相爱吗?”

  玉米点点头,“以前的小姐,虽然不会亲口承认喜欢向将军,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和向将军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两个人似乎也早已有了海誓山盟。本来向将军是决定年关的时候从边关回来,便请旨赐婚。可是……。”

  “玉米,你会不会怪你的小姐移情别恋?”

  玉米低下头,不知该如何作答。

  “说实话,我不会怪你的。”

  “小姐。”玉米含泪,走到乐思凝身边跪下。“奴婢不怪,小姐受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才好起来。向将军故然无可挑剔,可是若是小姐已经忘了过去,忘了那份爱,再强求又有什么用呢?反倒是现在,看到活泼,自主,勇敢的小姐,奴婢相信,这是老天爷的恩赐,小姐嫁给安宁王爷,一定会幸福快乐。”

  “快起来。”乐思凝擦掉玉米的眼泪,笑了笑,“虽然你一直不肯告诉我,我到底为什么会摔了那一跤,不过我不会怪你的。正如你所说,忘记过去,是老天爷给我的补偿。玉米,谢谢有你,我的好姐妹。”

  主仆两人抱在一起,泪水连连。

  他们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到一年,但在乐思凝的心里,确实把玉米当成了她的好姐妹。陪她度过了养伤那段最艰的时间,并且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她感谢玉米,感谢老天爷赐给她一个这么善良,不抱怨的姐妹。

  “小姐,向将国那里,奴婢这就去给您话,让他别等了。”

  “不用。”乐思凝摇摇头,擦掉眼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过去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我还是要为过去的乐思凝做一个了断。不管明天以后向天逸会如何,至少我把该做的做好,该说的说清楚。”

  她没有带玉米,一个人出府,去了后山。

  其实,她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跟向天逸说什么,她只知道,这是最后一面。

  虽然,她真的不知道过去的乐思凝和向天逸之间到底发生了多少故事,他们的爱是不是真的像玉米说的那样矢志不虞,她也不知道在向天逸的心里,如若失去会不会是天崩地烈。总之不管怎么样,她要为过去的乐思凝说抱歉,更为现在的乐思凝说别等了。

  夕阳美,夕阳醉,有情的人儿苦苦等。

  水里的鱼儿,天上的鸟儿,盼啊盼啊!

  等候一个归宿。

  爱,没有如果。她乐思凝亦会坚决。

  四目相对,谁才是输家?

  “凝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向天逸大步上前,将乐思凝紧紧的抱在怀里。他无比享受拥抱她的这种感觉,是充实,是美满。

  乐思凝下意识的挣扎,却最终放弃。一句话不说,任由他抱着。

  “凝儿,不要嫁,求你不要嫁。你是我的人,只能做我向天逸的妻,谁也不能把你夺走。”

  “天逸。”她想,以前的乐思凝应该也是这样称呼他的吧。“对不起!”

  “我不要听。”向天逸放开乐思凝,情绪有些激动,握紧乐思凝的肩膀追问,“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我们之前,情真意切,海誓山盟。难道你忘了吗?”

  “我忘了。”乐思凝坚定的不逃避他的质问,“天逸,我真的忘了。在我摔了那一跤之后,一切都已经改变了。我不再是以前的乐思凝,不再有过去一丝一毫的记忆,我是全新的乐思凝,懂医术,自主,独立,勇敢追求爱的乐思凝。你懂吗?”

  “我不懂。就算忘记了,我相信你心里的感觉还在,只要我们多一点相处时间,你就会想起我,一定会的。凝儿,给我们一些时间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

  “向天逸。”乐思凝挣脱他的手,坚定的目光里分明没有爱。“不要这样,且不说我有没有忘记过去,这可是圣旨,皇命难违,我若是悔婚,被牵连的将会是乐家和安宁王府。我不能。”

  “这些都不重要。皇上不会对乐家下手的,你相信我。凝儿,跟我走,我们抛弃一切离开临城,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

  乐思凝到现在才知道,向天逸居然为了乐思凝,舍得抛弃威名声誉,荣华富贵,足以证明他对乐思凝心中的爱,早已生根发芽开花,只等候结果。只是在最后一刻,这两个相爱的人被老天爷摆了一道。

  “忘了爱你的那个乐思凝吧,向天逸,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时间久了,你一定会好起来。而我,我只是个,是个对命运无法作主,无法选择的女人。”

  “我不要放弃。”向天逸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上前紧紧抓住乐思凝的手,要带她走。“这些年我为东临出生入死,为百姓保得安宁。我什么也不图,甚至可以舍弃一切,只希望能跟自己爱的女人去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幸福的过一辈子。我没有错,我没有错。凝儿,你跟我走,我发誓,会一辈子爱你,保护你,疼你。”

  “向天逸,你放手。我不能跟你走。”倔强的乐思凝用力的挣扎,可惜他的那两只手就像钳子一样,怎么也拿不开。

  命运,已经把这个男人逼疯了。

  可无论如何,她不能走。

  “向天逸,你听我说。”她再次乞求,可是向天逸根本不听她的话,拉着她一直走。

  无奈之下,她干脆以摔跤为绊,只是还是大意了,手掌蹭到地上擦破了皮。痛得她大叫一声。

  “凝儿,你怎么样了?”

  “不要你管。”乐思凝任性的甩开他的手,退后数步,满脸泪水的摇头看他。“我求你不要逼我,我不能跟你走。”

  向天逸握紧拳头,嘴角抽搐两下,慢慢的开始绝望。

  从认识那天开始,他就认定了这个女人,两年来,他们的每一次见面,都是温情的,快乐的。他们一起放风筝,一起吃街边的小吃,肩并着肩一起看日落,她说,这辈子遇到他是她最幸福的一件事,这一辈子她只会嫁给了一个男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幸福了好几天都不肯闭上眼睡觉。

  可是一切,如今幻灭。痛已经麻木,绝望,占据整个心头。

  酷R匠网U永久免,费c看v小说

  “凝儿,我最后一次求你,跟我走好不好?”

  给这份爱最后一个机会,他乞求老天爷怜他,燃起他心中那微小的光芒。

  可是,他看到乐思凝摇头了,那么坚决,那么无情。

  他的世界,倾刻崩蹋。

  “啊——”

  握紧的拳头狠狠的砸到地上,立放破裂流血,一下子染了一地。

  不会痛了,因为心死了。

  “天逸……。”乐思凝呆住了,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心死了,他眼的里光芒竟也跟着熄灭。

  她该怎么办?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一个男人。

  “天逸,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我不值你爱,我不值得。”这一刻,她像个孩子一样,尽情的哭。

  被老天爷玩弄,对呀,谁让他们是被老天爷玩弄的人呢?

  恨,恨谁?

  向天逸站了起来,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乐思凝。变得空洞,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他自己正在往这个黑洞里拼命的掉下去。

  他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一切都是因为没有乐思凝。

  乐思凝哭得全身都软了,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向天逸已经走进了水里。没过胸膛的水,晃着晃着,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波浪。

  “向天逸?!”

  乐思凝赶紧爬起来,追了上去。

  “向天逸,你停下,赶紧停下。”

  她不顾一切的跑进水里。不论如何,她不希望向天逸因为这份爱而付出生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