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一个茶被狠狠的砸到地上。

  “你说什么?”乐国涛不可置信的盯着跪在地上的报信人。“你确定是齐贤王的人,而不是安宁王的人?”

  “大人,属上可以确定,绝对是齐贤王的人。昨晚半夜,齐贤王最信任的兵部侍朗裴辛,在得到齐贤王的密令后,悄悄派了一队人离城而去。”

  这就是一大早得到的消息,惊天动地。

  乐国涛闭了闭眼,松开握紧的拳头叹了一口气。“老夫不信,还未到关键时刻,齐贤王断然不会如此莽撞。备轿,老夫人要亲自去问上一问。”

  “大人,千万不可。”报信人拦住乐国涛。“如今大公子和二公子一定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如果此刻大人以下犯上,刘贤王难保不会对大公子和二公子不利。请大人三思呀。”

  乐国涛愣了。

  他和齐贤王多年交情,他更是为了齐贤王的夺位大计费尽心思。可没想到如今双儿却成了对方粘板上的鱼肉。

  说起来,他仍旧是不肯相信。但也不敢大意,多少对齐贤王心存芥蒂。

  乐母亲自端来了新茶,双眼含泪。让乐国涛赶紧想办法救下两个儿子。正在烦恼上的乐国涛气得过连连叹息,拿不定主意。

  “老爷,凝儿鬼主意多,你跟他商量商量吧,好歹这也是她的终身大事。”

  “女人家家懂什么,我乐国涛还不至于那么没用。”

  乐国哭了,“那你倒是有用哇,两个儿子都已落入齐贤王的手中,你这尊的是什么主子呀?眼见大事即成,立即拿你开刀。凝儿倒是没有说错,哪代君王称帝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清剿呢。”

  说得乐国涛无言以对。实在拿不定主意。也分辩不清齐贤王控制了两个儿子的事是真是假。

  “夫人呐,为夫我现是骑虎难下呀。”

  “那你不如顺着圣旨,把凝儿嫁过去,齐贤王就算心中有恨,也不敢拿你怎么样。再者,如今能与齐贤王抗衡的人只有这安宁王。到时我们乐家也不至在失去齐贤王这座靠山后被孤立。至时候不管谁登基,我们都不至于失去一切。”

  “你这方法,也不一定能救下他们俩。齐贤王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十倍。他提前要对我下手,就是防我跟凌郁霄走到一起。我现在要是真的把凝儿嫁过去,说不定花娇一出门,两个儿子的人头就得落地。”

  乐母惊了一下,哭得更加伤心。

  与此同时,齐贤王也得到了消息,火速把裴辛叫到府中。

  裴辛站在厅中,见齐贤王走来,特意迎了上去。

  “臣裴辛参见王爷。”

  “裴将军不必多礼。”齐贤王轻笑,国字脸上没有任何能让人看懂的表情,双眼微闭,外人根本察觉不到他在想什么。

  “不知王爷宣臣过府,有何吩咐?”

  齐贤王瞄了一眼裴辛,安详的喝茶。“听说安宁王和裴将军的关系不错,两人感情似兄弟,可有此事?”

  裴辛一愣,却是不慌不忙道:“王爷这是何意臣实在不明。臣与安宁王的关系如何王爷应该也知道,家父曾是他手下的一员大将,臣对他当然也不会有过分的态度。不过,臣一直以来不愿做别人的工具,一心只想着为民,这一点,天地可鉴。”

  “裴将军哪里话。”齐贤王站起来,微笑着显得和谒可亲。拍了拍裴辛的肩膀道:“你一和清廉,在朝中得以好评,也正是因为你的正直和只忠于皇上和人民的信念。这一点本最为欣赏。所以,本王对你并没有怀疑。”

  “谢王爷信任。”

  齐贤王摆摆手,笑道:“裴将军不必客气。现在,本王总算清楚了一件事,昨天晚上派出城的人,应该跟你无关。”

  “派人出城?”裴辛愣了,迎着齐贤王探底的目光,追问道:“王爷的意思是,有人以臣下的名义派人出城去了?”

  “对。”

  “他们做什么去了?”

  齐贤王收住笑,“控制了乐国大公子和二公子,打着本王的名号。”

  “啊——”裴辛惊叫一声,表现得实在不可思议。“真是可恶,竟然有人想利用我。臣一向不涉权政,没想到还是被人钻了空子。”

  “裴将军果真是受委屈了。依你之见,你觉得最有可能利用你的人会是谁?”

  裴辛想了想,目光一亮,但很快又低下头。“臣也不知,实在不知道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我裴辛为官数年,从不坑人害人,看来这次是要栽了。枉我为官之日还在父亲面前发誓,此生定会以忠心爱民为本,可是如今,如今……”

  “裴将军不必如此难过。”齐贤王扶住他,叹息道:“裴将军遭遇此劫,实在让本王忧心。况且这事本王也被牵制期中。不如这样,若是裴将军不嫌弃与本王为伍,便和本王联手,一起把这幕后的黑手找出来。”

  “这……”

  齐贤王朗声笑道:“裴将军大可放心,只要查出幕后黑手,本王绝不再逼你。如何?”

  眼前的齐贤王,虽然看起来温训,但裴辛知道,他已经是一头睡醒了雄狮,随时都会吃人。

  当然,他更清楚,这是齐贤王借此机会在拉他下水。

  事实如此,他清楚的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齐贤王倒是一直面带微笑,送走裴辛,脸色立变。

  “王爷,姓裴的真的能为我们所用吗?”

  齐贤王的贴身侍卫吴成昌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

  抿了一口茶,齐贤王眯眼冷笑,“由不得他。”顿了顿,他看向吴成昌,“阿昌,有两件事你立刻去办,第一,务必查出昨晚出城的人到底是谁派的;第二,你马上派人去请乐国涛和向天逸到府。”

  可是两刻钟后,吴成昌回来告诉齐贤王,乐府已经开始准备大婚,而向天逸昨晚醒到一早,仍未清醒。

  一向冷静的齐贤王握紧了拳头,摇头叹息一声。

  “养了那么多年的狗,居然还是没有熟。”

  “王爷,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明天就该大婚了,一旦乐家和安宁王结亲,乐国涛势必对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尽心尽力。面晌天逸,那个被情所困的废物,怕也是一滩烂泥糊不上墙。所以王爷,属下觉得,我们为自己做好准备。”

  “你说得没错。”齐贤王赞同的点头,“阿昌,你亲自去联系我们的人,做好一切准备。还有,既然乐国涛想两边都倒,那我们就成他做棵墙头草。这一场婚事成全他们吧,不过明天嘛,本王要送给弟弟和弟媳一个大礼。”

  他附耳小声对吴成昌说了一些话,就见吴成昌点头离开。

  他吐出一口气,放下手中的冷茶,冷冷一笑。

  乐府内,乐思莹高兴的打开房门,来到愁眉苦脸的乐思凝身边。

  “思凝,我们成功啦,成功啦。爹爹已经在准备婚礼啦,全府上下的人都在忙呢。”

  酷v。匠m7网正D版*;首1发

  乐思凝苦尽甘来,激动得差点落泪。“太好啦太好啦,爹爹终于醒了,我终于可以嫁给凌郁霄,你也可以成全自己,以后好好的对向天逸,男人在最伤心的时候,最容易乘虚而入。三姐,你一定不要放弃。”

  这还有可能吗?乐思莹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

  “不可能了。向天逸的心里只有你一人,就算你嫁给了别人,他的心里也不可能接受我。思凝,你不用为我操心,等过段时间我会慢慢好起来的。婚姻是命中注定的事,如果我的命里不可能拥有他,那我继续强求下去,只会伤了更多的人。何若呢?”

  “三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感情的事,本来就是要勇敢的去追求,只要追求不放弃,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乐思凝握住三姐的手,姐妹俩倾心而谈。

  乐思凝无想感受到,三姐心中的感受。或许是因为她没有感受过被爱人冷落和冷言冷语的态度,那时候多热的一颗心,也会冻为冰块。

  她和向天逸也许真的有缘无份。乐思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末了,乐思莹强装笑脸,带乐思凝出门感受这府中升腾的喜气。

  乐思凝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正在布置红妆的下人,满脑子都是凌郁霄的样子。再看看身边高兴的指挥下人干活的姐姐,心中又不禁一疼。不过,她相信,姐姐一定能跨过这道坎。

  要嫁人啦!她在心底对自己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