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宫门口,凌郁霄拦截了出宫宣旨的太监,太监一向对他恭敬,但碍于皇命在身,不敢把圣旨交给他。

  “王爷,您赶紧进宫吧,老奴会在路上多耽搁半个时辰。”

  宣旨太监缓步离去,他深吸一口气,匆匆进宫。

  半个时辰,不出意外的话足够了。当然,也绝对不能出现意外。

  顺利在御书房找到皇上,凌郁霄阴沉着一张脸,把守卫叫走,说有秘密的事情禀报皇上。随后,他大步进门,把门关好。

  皇上抬起头看过来,看到杀气腾腾的凌郁霄走向自己,愣了一下,却马上又镇定下来。

  空气凝结,带着寒光冷气。

  “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未经同意,私自下圣旨。”他吸了一口冷气,微咪着目光定格在皇上的脸上。

  没有想像中对方的惊慌求饶,反而是看到了对方的冷笑。凌郁霄愣住了。

  “在东临,所有的人都知道安宁王心狠手辣,前段时间更是出谋策划了一件惊天地,泣鬼刘的跳楼事件。只可惜,计划没有成功。”

  “你?”凌郁霄走近几步,目光变得惊疑,“你莫非,也是齐贤王的人?”

  皇上哈哈大笑,放下笔,站了起来。

  ;!酷3匠网正!_版●B首4发

  “现在才猜到,已经晚啦。圣旨我已经下啦。三天后,向将军迎娶乐家四小姐,从此乐家就别想再脱离齐贤王。怎么样,你很失望吧?”

  凌郁霄愤哼一声,冷色道:“养不熟的狗,吃里扒外。”

  “话别说得这么难听。好歹我也替你撑了这十天,你该满意啦。”

  “狗东西。”凌郁霄欺身而上,大力扣住皇上的脖子。“你的死期到了,假的终归是假的。”

  “值了。”假皇上笑了笑,不再挣扎,“能为齐贤王的江山出一份微力,我死而无憾。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啦。你动手吧。”

  哼——手加大力量,只听假皇上闷叫一声。凌郁霄却是哼笑,“差点忘了告诉你,圣旨在我的手上。这回你大概是做鬼都不会痛快了,欢迎随时来找我。”

  假皇上惊恐的瞪大眼睛,却也在同时瞳放大。咔的一声,他的脖子被拧断了。

  凌郁霄的目光散发腥红的光,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养在身边的人,竟然不知何时成了对手的眼线。

  松开手,死不眠目假皇帝慢慢的倒到地上。

  不过,现在还不是他放松的时候。他走进内间,在龙床上翻腾一下,找到密窒开关。就见大床移开。他迅速走进去,片刻后,一间屋子出现在眼前,里面闪着灯光。

  房间里有个侍走出来,给他行了个礼。

  “皇上怎么样了?”凌郁霄摆摆手,一边进屋。

  “回王爷话,皇上不太好,每次的睡眠时间都比前一次长。”

  凌郁霄皱眉坐到床前,床上的皇上面色发白,唇片无血,眼见着快不行了。

  “影儿,皇上大概什么时候能醒?”

  被唤做影儿的侍女想了想,回道:“依奴婢经验,再过一会儿便能醒来。”

  凌郁霄可等不了。

  他决定把皇帝移到寝宫,带着影儿一块儿。两人商量几句,决定依计行事。

  让假皇帝穿上便服,真皇帝放到龙床上躺好,只要皇上醒来,便能依计行事。为了节省时间。

  等待最是磨人,凌郁霄已经冒了一身的汗。他本想直接以皇帝的命令把圣旨追回,可这样一来,他就成了谋位的怀疑对象。时间有限,容不得他这样做。

  “王爷,皇上醒了。”

  影儿的话,无非就是那雪中的炭,救活了快要崩溃的凌郁霄。

  “六弟……”

  “皇兄。”凌郁霄握住皇帝的手,尽力保持镇定。“您终于醒了,快把臣弟急死了。”

  “出了什么事?”

  凌郁霄沉了一口气,“皇兄,请恕臣弟暂不一一解释,只跟你说重点,二哥用计,让假皇帝下了赐婚圣旨,向天逸和乐府的四小姐要在三天后举行婚礼,圣旨两刻钟前刚出宫。”

  皇上吓了一跳,情绪激动得开始喘息。

  “怎么办,怎么办?”

  “皇兄,臣弟已有一计,只待皇兄恩准。”看到皇上点头后,凌郁霄便道:“将乐家四小姐赐婚于臣弟,如此一来,乐四小姐在臣弟手上,乐丞相便不敢轻举枉动。”

  “虎毒不食子?”

  凌郁霄点头,看了一眼已经换好宫女衣服的影儿。

  皇上没有多作考虑,神色凝重道:“六弟,你这样做,将会成齐贤王的眼中钉,从此以后便不再得安宁日子。”

  “臣弟知道。臣弟无心权利,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皇位落到他的手中。皇兄尽管放心,臣弟发誓,一定会竭尽所能,忠心辅佐太子。”

  “好。”

  圣旨改好,凌郁霄仍未敢松懈,按照之前的计划,影儿成了假扮宫女的赐客。

  附近的侍卫听到皇上的寝宫传来凌郁霄传来的救命声,迅速冲进去。此刻屋内已经一片凌乱,凌郁霄手里拿着匕首,刺进了假皇帝的心脏里,却不小心被身后蒙面宫女,划伤了手臂。

  侍卫迅速围攻那名宫女,另有几人围到龙床前,不过皇帝已经被吓傻了一样。

  很快,宫女不敌侍卫,怆惶逃走。凌郁霄抓住一名侍卫,把手中两道圣旨交给他,命令道:“皇上有令,你马上出宫,追上李公公,把两道圣旨交给他。务必要快。”

  侍卫领命离开,凌郁霄吐出一口气,看着手上的血口子,担心影儿的安危。

  此时离着乐府就一条街的距离处,两个小太监扶着因为摔了一跤而把腰扭伤的李公公,一步一步艰难的往前走。

  “这老天爷真不让人省心,把老奴摔成这样,疼死我了。”

  其实他心里却是担心,凌郁霄到底有没有说服皇上。眼前乐府就城前方,他已经拖是快一个时辰,总不能一直走不乐府吧。他这可是冒了杀头的死罪在拖延时间呀。

  “大总管,您再坚持一下,乐府就在前面,过了这条待就到啦。”

  李公公不悦的瞪了一眼说话的小公公,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要死啦要死啦,再不休息一下,我这腰得彻底断掉。”

  两个小公公无奈,只好随着他坐下。

  也好在他拖延时间,就在他再次起身,走到乐府门口的时候,骑快马的侍卫终于赶到。读了一道圣旨,意思是收回了他手上的那道圣旨,之后交给了他另一道圣旨。

  完事,松了一口气,他的腰也好了很多。

  街道的尽头,影儿逃命到此,身后仍是紧追不舍的宫庭护卫,她气喘嘘嘘,已有体力透支的现象。

  此刻已顾不得太多,她只能往人多的地方跑去。于是,穿进了人流里。

  集市上人多,追捕的护卫不敢太过放肆。不过市民们仍旧是被吓到了,惊恐的四下逃散。整条街一下子乱了起来。

  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两个女子撞到了一起。

  “天杀的,谁在制造混乱。”乐思凝吃痛的爬起来,伸手摸摸额头,痛到不行。

  一旁,是摔得同样不轻的影儿。影儿皱着眉,愧疚的看了一眼乐思凝,尔后吃力的爬起来,却不想脚扭伤了。

  她绝望的看向身后,越来越近的宫廷护卫,她已经闻到了他们的气息。

  乐思凝愣了愣,听到不远处的吵杂声即将来到跟前,她明白过来。一下子来到影儿身边,将她拉起来推到街边,破口大骂。

  “你个臭丫头,本小姐让你买包子,你给本小姐买馒头。让你挑几个又大又甜的果子,你给我买几颗破枣。本小姐要你何用?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护卫们从面前跑过去,影儿赶紧低下头,哭哭啼啼求饶,“大小姐饶命,奴婢下次再也不敢啦。大小姐饶命呀。”

  “哭什么哭?么人现眼。还不快起来。”

  确定追兵跑远,乐思凝松了一口气,上前将影儿扶起来,小声道:“先离开这里。”

  两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停下,影儿的脚伤勉强能够站立,乐思凝将她放下,喘着气一边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影儿不便说实话,不过却是非常感激乐思凝不顾危险,救自己的命。

  “对了,你在哪个府上当差,主人家对你不好吗?还是逼你做什么不愿意的做的事,派那么多来抓你?”

  “也没有不好。”影儿摇摇头。“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主人最喜欢的东西,一时害怕,就跑了出来。主人家很生气,派人要抓我回去。”

  看影儿两眼含泪,委出致极。乐思凝生起了不平之心。

  “你别怕,告诉我你家主人是哪个府上的,我帮你评理去。打碎个破东西就这么兴师动众的抓人,他活腻歪了不是?”

  “这位小姐。”影儿拉住乐思凝的手,“奴婢感谢大小姐的救命之恩,只是奴婢怕是只能回去接受处罚。”

  “开什么玩笑,你活腻歪啦?”

  “大小姐您别说啦。奴婢生来就是下人的命,再说打碎主人喜欢的东西本来就是犯了错。受罚也是奴婢心甘情愿的。”

  乐思凝愣了片刻,仔细的看着影儿,想在考究一件古董,想要看清古董背后的故事。

  “那行,你回去吧。如果不想再待在你主人家,随时到乐府找乐家四小姐。她会收留你的。”

  影儿明显呆滞了一下,不过很快点头道谢,这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乐思凝一直看着她离开,心中不禁开始怀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