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天气,屋内都是一片躁热。

  也只有在安宁王府,乐思凝才能享受到珍贵的冰镇绿豆糖水。冰冰凉凉的甜汤下肚,立刻让人变得精神,身体里的躁热也一点点的被排出体外一样。

  “这冰镇的食物,在这个时代里也只有皇家人才吃得到。我这是蹭了王爷的福,大恩不言谢。”

  “不必言谢,在我的心里,早把你当成王府的女主人。吃自己家的,何来谢字?”

  乐思凝小鸡吃米般的点头,她发现这个时候带着暖暖笑意,温柔目光的凌郁霄,实在是太诱惑人了。害得她小心肝都开始乱颤。

  一大口糖水下肚,才将她升欲的躁动压下。于是做贼心虚的低下头,擦掉嘴角的口水,继续看书。

  此时此刻,凌郁霄内心有一个疑问,乐思凝靠近自己,真的没有别的目的吗?

  他不是怕她有目的,相反,他倒希望她有目的。假如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只是因为爱上他这个人,所以心甘情愿嫁给他。那他真的才是不知所措。

  喝完糖水的乐思凝再也静不下心了。对面坐着一个悠哉品茶的美男子,她一个小女子倒在那查医书干苦活。那个公主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跟他才是叔侄关系吧?她干嘛要这么费心费力的看这本比城墙还厚的医书,而放着大好机会不利用。

  这个时候,孤男孤女共处一窒,不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岂不是浪费青春。

  啪——她合上医书,淡笑起身,目光一直盯着正在思考问题的凌郁霄,内心乐得贼啦啦的。她喜欢这个男人,不管他在说话,吃饭,还是思考问题,总觉得这个人绝对的与众不同,充满了个性魅力。

  “你干嘛?查到啦?”凌郁霄一抬头,就看到乐思凝思/春的样子,先是一愣,尔后故意抛出话题。

  咳咳——乐思凝干咳两声,恢复正经。坐到凌郁对面。“人生是用来享受的,不能苦了自己。”

  “你倒是会过日子。不过说实话,到底查到什么了没有?”

  “别急。我倒是想听听,你对这件事的看法。”乐思凝接过凌郁霄递过来的茶,还特意摸了人家洁白细长的大手,要不是凌郁霄抽手,她估计是要粘上了。

  凌郁霄讨厌她的狐狸样,总是一副要吃他的样了。但又偏偏享受她的宠爱,心里矛盾呀。

  “如果真是中毒,至少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这件事一定跟权力斗争有关?”

  “不错。你猜会是齐贤王吗?”

  “很难说。”凌郁霄摇摇头,“齐贤王对姝璃下毒的动机是什么?他平日里没少疼珠璃,姝璃虽然得宠,但终究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无权无势,对他来说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确实不好说。我倒觉得,如果真是齐贤王,他应该是在利用三公主对付他的敌人。”

  “我?”

  乐思凝没有否定,“你与三公主关系颇好,利用三公主对付你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她希望三公主怎么对付你呢?把下毒的事栽脏给你?还是什么别的呢?”

  “也不对。皇上重病,我们几个人心知肚明他时日已不多。只要皇上一走,三公主将不再有宠爱,这样一来,又如何还有利用的价值。”

  猜到底,两人又被丢进了死胡同。大眼瞪小眼。

  “行啦行啦,不猜了行吗?猜又猜不到,中了什么毒也查不到。对方实在太厉害啦。”

  “你想放弃?”凌郁霄含笑看着乐思凝。

  被这一问,她轻哼一声,来到凌郁霄身边,“王爷,放弃这两个字可从来不在我的字典里出现,我乐思凝虽然称不上美人,也无才无德,但好歹我是个有伟大理想的人。”

  “说来听听,什么伟大的理想?”

  乐思凝抛了个意味深长的笑看他。

  “不对,我怎么总觉得你在打我的主意,难道你的伟大理想是要把我堂堂的安宁王拐出东临国,占为已有?”

  “恭喜你,答对啦!”乐思凝毫不避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乐思凝只为你凌郁霄而来到这个世界。”

  反正她没说错,她是个穿越者,来到这里,就是为他。

  她的话带着几分玩味,但偏偏凌郁霄很喜欢她这模样——笃定。不过,这些话他一个大男人都说不出口,倒让她一个女人家家的说出来,实在有点攻守调换位置的感觉。

  “那什么,以后这些话留给别人说,你一个女孩家家的,收敛点,免得让外人听去了,坏了我的名声。”

  “为什么要收敛?你在害羞?”乐思凝忍住笑,目光盯着他的脸。她分明看到他眼波闪烁似逃又不甘心认输,那处境像是找不到地洞一样。

  她承认她喜欢调戏他,看他的窘态更是人生一大享受。也因为这才是谈恋爱的的乐趣。

  “你少在我面前来这一套,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

  乐思凝柔柔一笑,眨了眨眼睛暗送秋波。“口是心非。我已经感觉到你的心神荡漾了,敢不敢……”

  “镇定镇定。”他抿了一口茶,借机掩饰渐升的兴奋,却感觉自己此刻已经完全暴露在对面这人的眼皮子下,就连他想做个动作,换个表情都觉得不自在。

  噗——乐思凝忍不住捶桌而笑,完全不再假装大家闺秀。

  不过这一笑,倒是的醒了凌郁霄。

  “喂。”他拍拍她的头,待她抬头时他考究的看着她,“你真的是乐家的四小姐吗?据我所知,乐家四小姐性格内向,不喜接触外人,不苟言语,但小怕事。可你看看你,你说就你这样的,奸、淫、坑、骗,还有你毫无小姐形象的样子,说实话,我倒宁愿相信,你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他一脸讪笑,看起来聪明,思维敏捷,如果说从正面对付,乐思凝承认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咳咳——“都让你看出来啦,多让人不好意思呀。不过你倒是猜到了,我虽然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可也差不多吧。”

  凌郁霄却是突然皱眉,神情演了一下。

  “莫不是上次那一摔的原因?”说完话,他突然后悔了。

  “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你在东临国,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女子,要不然怎么会入得了我凌郁霄的法眼。”

  乐思凝哼了一声,盯着他的脸,一步一步靠近。

  “说实话,我摔了那一跤,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到底又有什么阴谋?”

  “我……”凌郁霄哑了口,但明显逃避不了。“很多人都知道呀,不过没什么阴谋。”

  “你没说实话。”她一手揪住他的衣领,目光变冷,“我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玉米死也不肯说,三姐每次提到这事就跑,我爹娘提也不敢提,府中的下人对我能远则远。起先我只觉得那是一个意外,不过既然你也知道,那说明这不是意外,这是阴谋,我摔那一跤,一定不简单。对不对?”

  “你想多啦。”凌郁霄有些慌了,怪自己大意。

  “我能不想多吗?听玉米说,昏昏沉沉的过了两个多月,突然有一天,就清醒了。是不是?”

  `酷z匠网!(唯一正)版,U其:他都q☆是#盗版r

  凌郁霄吐出一口气,用力拿掉乐思凝的手,沉了沉脸色,道:“乐府的事,我不清楚。”

  “看着我。”乐思凝掰过他的脸,继续追问,“如果你不清楚,你怎么会说刚才那句那么深沉的话。凌郁霄,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保证我只是很想知道为什么而已,不会做过分的事情。”

  凌郁霄凝视她的脸,渐渐升起疼惜之意,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柔声道:“思凝,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每一个关心你的人,只是希望你以后每一天都过得好好的,快快乐乐的。也抱括我。记住,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是我安宁王的人,将来的安宁王妃,你以后必须快乐。”

  这些话,像是在承诺,他的神情中满是霸道和占有。

  乐思凝的心瞬间融化,扑进他的怀里。

  她不是非要知道她为什么会摔了那么严重的一跤,她担心的只是那件事情跟现在的事情有关。

  不过此刻,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她觉得相比之下,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凌郁霄,你应该也知道,我失忆了对吧。就是因为摔了那一跤,过去所有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你会不会介意?会不会因为我现在这个性子,而讨厌我?”

  他捏着她的手,摩娑她的掌心,淡淡一笑,“为什么要讨厌?我不是应该感谢老天爷,如果你还记得过去的事,说明你还是过去那个胆小的你,又怎么会与我发展到今天的关系呢?”

  明显的挑逗哇。

  她咬着唇轻轻笑了笑,“你这么开放的女子,你真的受得了。”

  他却在她腰上捏了一把,警告:“除了对我可以这么开放,对别人你最好避而远之。对了,特别是向天逸,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喔,她突然闻到一股酸味。

  大门被人用力的敲了敲,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凌郁霄和乐思凝赶紧分开,各就各位。整理衣服,凌郁霄亲自去开门。

  “出了什么事?”

  侍卫惊状未散,在凌郁霄耳边说了一句,就听凌郁霄惊啊了一声。

  乐思凝的手一抖,“王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