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欧巴,不对

  “喂。这么早,上哪儿去了?”

  刚进大门的乐思凝还在想心事,突然听到三姐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却是傻笑回头,“没上哪,到街上晃了一圈。看着大家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我就回来啦。”

  乐思莹嘿嘿一笑,走到妹妹身边,摸摸她的头,捏捏她的脸,一副考究的样子。

  “三姐,我又不是泥娃娃,随你揉揉捏捏。爹找我呢,我先走了。”

  刚要趁机逃走,不想头发被乐思莹抓住了。她吃痛惊呼,无奈停下求饶。“三姐,我下次再也不敢偷偷溜出门,我发誓我一定会带上你。”

  “哈哈,那还差不多。不过,你先陪我去斗鸡。”

  “你闲得慌呀?”乐思凝瞪了一眼姐姐,从姐姐手里取出被抓住的头发。

  “我就是闲得慌。赶紧的,我到后园等你,我警告你,你要是今天再能赢我,我就打断你的腿。哼——”

  乐思凝捏了一把冷汗,目送三姐走远,摇摇头松了一口气。

  乐国涛早在书房焦急等候,看到女儿回来,激动的迎上去,询问三公主的事情。

  乐思凝放下药箱,吐出一口气,“爹,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三公主像中毒,可又不像,因为我查不出她中毒的迹象。”

  乐国涛愣了一下,沉着脸色,抚着胡须走来走去。

  乐思凝却在小心观察父亲的神色变化,见父亲惊讶致极,不像对些事情先有所知的样子。她开始一点一点否定,三公主的毒并非齐贤王所下。

  “如果如你所料,是中毒,那么在深宫里,谁会对一个不参政不入朝的公主下毒?”

  “这女儿就不知道啦。”乐思凝倒沉了一口气,“爹,你见多识广,依您之见,三公主这事到底是因为什么?”

  看到女儿把问题问到自己头上。乐国涛呵呵笑了笑,掩饰了些什么。

  “凝儿,朝中之事你一个女儿家就别操心啦。好啦,你先下去吧。”

  得不到父亲的答案,乐思凝也不好确定三公主中毒的事是否真的无齐贤王没有关系。不过父亲不肯说,自己又无从查起。担心也是多余。但愿凌郁霄能查出点什么。

  “哎呀,三姐还让我陪她斗鸡呢。糟糕,再晚要挨骂啦。”

  她匆匆回房,换回女装,又小跑去后园。此时,玉米已经抱着她专属的那只大白鸡,站在乐思莹的对面,等待中。

  以乐思莹为首的一小队人,此时气焰高涨,明显和玉米对立。

  “哟,四小姐终于肯来啦。等得我这老胳膊都疼啦。”乐思莹亲了亲大黑鸡,将它放到地上,大黑鸡昂首挺胸,窝窝窝的叫了几声。

  玉米怀里的大白鸡抖了抖。

  “三小姐,本小姐难道还怕你不成?”乐思凝哼了一声,抱过玉米怀里的大白鸡,朝天大声道:“天神娘娘,玉皇大帝,请赐我力量吧。哦,不对,请赐此鸡力量吧。”

  乐思莹轻笑,身后下人也跟着捂嘴偷笑。玉米有些难看,看着主子呵呵的傻笑,着实担心。

  随后,乐思凝放下大白鸡时又道:“亲爱的鸡胸,如果你输了,我就放了你。可如果你不小心赢了,我就把你砍了炖了吃了。听见没?”

  “四小姐,这鸡今天有点犯懒,想不输怕是有点难。”

  “我知道。”乐思凝回头看了一眼玉米,无所谓的样子。接着便大喝一声,大白鸡受了惊吓,身体又是一抖,可来不及了,大黑鸡已经趾高气扬的健步飞来。

  咯咯咯——两只鸡斗上了。

  “大黑,加油,干掉它。……”

  “大白,别躲,上啊。……”

  “加油,加油……”

  黑鸡与白鸡进入对决状态。

  园子里俩主人和几个仆人,围着两只斗得死去活来的黑白大公鸡,嘴里呐喊不断。不分主仆。

  持续了半刻钟,黑白鸡不分胜负,不过白鸡已经稍显弱示。乐思莹看着为自己争了些光的大黑鸡,已经提前露出喜悦的笑容。

  此刻园子门口进来一个男仆,小跑来到斗鸡场。

  “四小姐,威远将军来啦,说要见您。”

  乐思凝没听清,只说了句没空。

  倒是一旁的乐思莹听了个清楚。接口道:“我替四妹去。”

  “可三小姐。威远将军指名要见四小姐。”

  风迈出一步的乐思莹回头瞪来,目光愤怒。哼了一声一把抓起乐思凝,在声道:“好四妹,你的情哥哥来啦,还不快去见人。”

  听到说情哥哥来了,乐思凝下意识的认为是凌郁霄。不过她很快否定。看着三姐失望的样子,她愣愣的哦了一声。刚走两步,突然捂着肚子叫疼。

  “不行啦三姐,我内急,你先帮我去招呼人,拜托啦,谢谢!”

  有时候不相面对,只能找借口逃避。威远将军故然深情,值得寄托终身。但的确不是她乐思凝的菜。相较之下,腹黑、桀骜、外冷内热的凌郁霄倒有趣得多了。

  乐思莹不肖多想,就知道妹妹这是故意在给自己制造机会。不禁脸红心跳,娇羞的低下头,心里乐开了花,一溜烟跑了。

  场中两只鸡胜负已分。大白鸡在最后一刻拼尽全力攻击,一爪将大黑鸡制服。

  玉米一愣,看着另外的仆人高兴道,“大白鸡胜。大白鸡胜。”

  乐思凝躲回房间,将门关上。终于松了一口气。躺到床上翘着腿,大眼睛滴溜溜转,臆想乐思莹这个害羞而慌乱的小女人和向天逸站在一起,哈哈,那场景应该别有一翻味道。

  想罢,她觉得自己不能呆在府里,万一向天逸来房间打人,那怎么办?

  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出府。

  她从后门偷偷溜出去,先是去于老大夫那里借走了几本医书,尔后去了安宁王府。

  同上次一样,侍了见她来时仍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态度。信是报了,不过说凌郁霄不在府里。她也不再强求人家。在府门拐角处一坐,一边研究医书,一边等人。

  可一直等到中午,凌郁霄也没有回来。她摸着咕咕叫的肚子不悦道:“本来还想蹭一顿安宁王府美味可口的饭菜,照这个饿的程度看来,只好等下次了。不过嘛,当我成为安宁王府的女主人以后,我就不用再用蹭这个字了。”

  她跑到街上,买了两个馒头,又回到原地坐下。继续等。

  馒头啃到半个时,一顶看起来相当豪华的轿子朝着王府的方向走来。她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整理自己的头发衣服,还试着笑了几次,满意自己的脸部没有僵硬才满意。

  她一直目光痴痴的目送轿子走过去,才突然发现她居然傻傻的没叫住人。

  “喂,凌郁霄,等等我。”她合上医书追上去。

  轿子停下,凌郁霄掀开轿帘,看到满头大汗,柔柔笑意的乐思凝,似有些不敢相信。他下了轿子,让随从侍卫先走。这才走到乐思凝身边。

  “嗨,王爷。”

  收到凌郁霄目光中的惊疑,她悻悻然的放下手,端正自己花痴的态度。

  “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你呀!”

  “那干嘛不进府中等候?”

  乐思凝呵呵一笑,“他们说你不在,我也不好勉强,毕竟我们两个在外人面前,不熟。”

  凌郁霄想笑,忍住。他一直以为乐思凝是个比狐狸还精明狡猾的女人,可眼前之人,萌态毕露,纯真无邪,还带着几分孩子气。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他把她跟狐狸联想到一起。

  其实他只是对第一次失身于她耿耿于怀。说什么都应该是她失身于他才对,搞得他这些天老觉得自己被她宠幸了一样。

  )$更新最快‘上酷l匠网M,

  打住!

  他不动声色的掩饰内心的无限遐想,却瞄到她手中的馒头。心头窜起无名火。

  乐思凝一愣,仔细回想这一刻发生的对话和表情,惊觉此刻自己的娇态,心抽了一下。

  欧巴,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