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每次的欢好,凌郁霄都不由自主的觉得满足。这些年一心防着宫变,他的心实在太累。正是这乐思凝,给了他生活中从未尝到过的甜蜜滋味。

  穿戴整齐后,他决定今日便进宫请旨赐婚。他已经提前在想,乐国涛一定不会想到他会走这一步。

  可就在他刚要出门时,宫里来了人,传话给他说三公主疯了。

  “你说什么?三主公怎么会疯?”

  传话的人焦急解释,“昨日午后,皇上欲将三公主赐婚于威远大将军。可威远大将军当着众臣的面拒婚了。三公主从昨晚开始就一直精神恍惚,说胡话。今儿一早就大喊大叫,御医看了说是三公主已经疯了。”

  凌郁霄怒哼一声,即刻进宫。

  他不得不防患于未然。三公主一向无病无灾,这个疯病来得太过突然,也太过诡异。不可不提防。只是皇上那里,他刚刚准备好的一切,可千万不能因为三公主这疯病而受到威胁。

  来到三公主的寝宫时,一群的丫环跪在门外,抖着身子哭哭啼啼。见凌郁霄到来,才又恍恍张张行礼。

  凌郁霄沉着脸问道:“三公主怎么样了?”

  离凌郁霄最近的一个丫环头也不敢抬,赶紧回答。“回王爷话,公主砸碎了宫里所有的东西,一个晚上都没有停。把奴婢们全赶了出来。”

  “那现在呢?”

  “喻妃娘娘和皇上刚刚进去。”

  听说喻妃和皇上在一起,凌郁霄心沉了沉。举步进门。屋内果然狼籍一片,连走路都需要小心翼翼,谨防地上瓷器碎片。

  凌郁霄绕着道走,穿过前厅。哭闹声越来越近,同时,他的眉头也皱得越来越深。

  皇上带着喻妃在房间门外,身边侍卫宫女个个都低着头不敢出声。只听到皇上一声一声的叹息。

  喻妃皱紧眉头,心急如焚的样子。让皇上赶紧想办法。

  凌郁霄脸色阴沉的走过去,行过礼后问了情况,不由得愁上心头。他低叹一口气,走向房间。叫了两声公主的名字,随即便听到无数句咒骂和摔砸东西的声音。

  他试着推门,已经反锁。立刻让侍卫过来撞门,就听里面公主在大笑,并疯狂的威胁他如果撞门,她就死。

  “皇上,该怎么办呢?要不派人去叫威远将军过来吧?”喻妃十指紧握,脸色焦虑的出主意。

  皇上想了想,叹息一声,点头同意。

  凌郁霄从窗子看进房间,里面已经安静下来。他实在担心公主的安危,悄悄用手指捅了个洞,往里看去。可在视线范围内,根本找不到公主在哪儿。

  正在他要放弃时,一双眼睛突然在眼前出现。这双眼睛充满了恨意和怒火,甚至带着杀气。纵是再镇定的他,也对这双突然出现的眼睛吓了一跳。

  他抽了一口冷气,退到一旁。走向皇上。

  “皇上,喻妃娘娘,依臣弟之见,还是暂是不要靠近公主。此刻公主情绪极其偏激,只怕万一再受到外界刺激,她会走上极端。”

  皇上点头同意,“朕真是无可奈何,居然连御医都看不好。六弟,你替朕多费费心,赶紧找能人来给公主看病。”

  “皇上,王爷,臣妾倒想起一人。就是上次替皇上看病的那位民间神医。不妨请来试试?”

  凌郁霄一听就知道喻妃说的是谁。立刻同意。皇上即刻让人去传旨。三人去了客厅,下人匆忙收拾干净,端上热茶。

  三公主暴发诡异疯病,让凌郁霄想起了乐思凝曾对她说过,她说三公主脉象异于常人,甚是奇怪。当时他并没有多留心,加上这些日子皇上重病的事情让他忧心。现在一想起来,倒把希望都寄托在她的身上。

  一旁喻妃亲自给皇上添茶,他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试想两个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人,再熟悉对方不过,她真的对眼前这个皇帝深信不疑吗?

  怪自己设想不周,当初为了打击齐贤王同党。他无奈之下走这一步,却忘了后宫,才是最容易揭露真相的地方。

  “皇上,臣弟有事须单独请奏,还请皇上恩准!”

  喻妃与皇上对视一眼,知趣的起身,带着所有丫环和侍卫离开大厅。

  大厅恢复安静,而凌郁霄却感觉泰山压顶一般。他深信三公主的疯病绝非偶尔,因为他相信乐思凝的医术。她的判断不会有假。

  可让他困扰的是,假设三公主的疯病跟齐贤王有关,那么齐贤王的动机是什么?三公主一个女孩子,不入朝不参政,对他又会有什么样的帮助?

  不过,对于宫里那些所谓的御医,他不抱任何希望。潜意识把希望寄托在乐思凝的身上。

  清晨起床,向天逸并不知道宫里发生的事。直到皇上派来的侍卫传他进宫,他才知道三公主的事。

  虽心头不角,但也不敢耽误时间,即刻进宫。

  同样,被传话的乐国涛,也感觉诡异致极。乐思凝进宫前,他特意嘱咐她务必小心,还交待她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回来告诉他。

  乐思凝微愣,猜到父亲的心思。点头随侍卫进宫去了。

  向天逸先一步到达三公主的寝宫,一进门看到沉着脸不吭声的凌郁霄和皇上,他预感三公主之事不简单。

  “公主之事,侍卫应该也跟你说过了。向将军,你有可推卸的责任。”皇上站起身,也没让跪在地上的向天逸起身。

  “皇上,臣真的无意。也不知道三公主会这样。”

  “你当庭拒婚,三公主颜面尽失,说句无意就可了事吗?”皇上愤哼一声,怒意渐浓。

  凌郁霄上前安慰,“皇上请息怒,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能让姝璃好起来。臣弟斗胆进言,恐怕要抚平姝璃的创伤,只能让向将军去道歉,并且同意赐婚。”

  皇上点头同意。可向天逸却苦不堪言。

  “皇上,王爷,臣对三公主只有敬之意,无爱之情。还请皇上和王爷,不要逼臣。”

  “这是逼你吗?”凌郁霄怒吼一声,“三公主对你倾心,那是多少人知道的事。难不成让你娶三公主,还委屈了你?”

  “王爷。”向天逸摇摇头,一脸坦然,“臣万万不敢有委屈之意。可臣说的也是实话。三公主身份尊贵,受宠有嘉。臣一价武夫,粗枝大叶,配不上三公主。”

  皇上和凌郁霄均是无奈。虽是有意赐婚,可强扭的瓜不甜,若是强行赐婚,只怕以后二人也不会幸福。

  皇上叹了一口气,“赐婚之事,过后再议。向爱卿,此刻三公主情绪波动甚大,朕请你过来,就是希望你能去见见她,说说好话,先把人平复下来。”

  这意思也再明显不过,就是要他去道个歉。他心里虽然不情愿,可君在上,臣只能听命。

  门外传来宣报,身着男装的乐思凝走了进来。皇上对她颇为有礼,当真把她当成神医。向天逸在一旁一直低着头心思烦乱,也无瑕想太多。

  向天逸来到公主的房门口,好话说尽,公主仍不愿意开门。眼看时间过去而事情毫无起色,凌郁霄急了。

  “神医,你怎么看?”

  乐思凝摇头,轻声叹气,“强扭的瓜不甜,你们何必这么固执。唯今之计,只能想办法把三公主弄昏,我只希望事情没有我想像的糟糕。”

  她话音落时,明显看到凌郁霄的表情滞了一下。

  凌郁霄当机立断,跟皇上说出想法。得了应允,便趁向天逸和三公主说话之际,从窗子进入,将三公主打昏。

  他抱着三公主出门,去了另一个已经收拾好的房间,立刻让乐思凝诊断。

  /h酷匠,‘网唯^(一u&正k版SC,=其他都是盗Y》版

  摸着三公主的脉搏,乐思凝的目光越来越复杂。

  “回皇上,王爷,三公主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因为情绪波动,一下子没法控制,导致她精神暂时性异常,且伴有力竭之奏。不过如能好好休息,几日之内就能恢复过来。”

  除了凌郁霄,皇上和凌郁霄都松了一口气。乐思凝以让三公主休息为由,让大家暂时离开。皇上和向天逸相继离开寝宫,乐思凝却在门口被凌郁霄叫住。

  他知道,她有话没说完。

  乐思凝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这场疯病太过突然,又离奇诡异。我只能说或许是我医术不精吧。”

  “你的意思是,你还是查不出原因。”

  她又摇摇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她症状不对,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王爷,若想知道三公主的病因,我觉得首先要从三公主身边的人下手。我虽然查不出所以然,但我知道,凭脉而断,她异于常人,如果我没有断错的话,她一定是中了奇毒。”

  “奇毒?”

  这一断定,无疑是将事情推向了悬疑边缘。三公主身居宫中,由侍女服侍,每日饮食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也没办法接触到外界。何时会中了奇毒?

  凌郁霄实难相信。可他眼前的人是乐思凝,对她,他愿意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