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向天逸笃定的表情中,乐思凝料想他对娶自己过门一事胸有成竹。这难免让她有些不甘心。就会想到凌郁霄,约定好的成亲他怎么像忘记了一样,一点儿行动也没有。

  好不容易宫里的人把向天逸叫走了,她如得大赦。马不停蹄去了三姐房中。可是找不到人。问了玉米才知道,她娘一大早就把三姐故意支走了,去了庙里烧香,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她心中有了答案。她和向天逸的婚事已经成了即定事实。不免有些心慌,打算出门去找凌郁霄。故意支走玉米,偷偷从后门溜走,拖着个伤残的脚,一路心急如焚。

  来到安宁王府前,让侍卫传话,侍卫一听她是乐家的人。脸色便极不友善。她心中一沉,方知两家的误会已经深不可测。尽管被为难了一下下,但好歹进了王府。府里的总管倒会做人,对她好生招待,亲自把她引到了凌郁霄的房间。

  闻到他熟悉的味道,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打开门走了进去。屋内无人,各种摆设布置倒是精致优雅,看得出主人的品味高雅。

  正在她思索之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吓得她一个不平衡,伤脚用力过度,直接惨叫一声倒在身后人的怀里。

  “你怎么了?”凌郁霄惊讶的抱住她,扶她坐好椅子上,才知道她的脚受了伤。

  乐思凝委屈的拧紧眉,“本来没这么严重,刚才好像又扭了一次。变得很严重了。”虽然没她说的那么严重,但她就是想调戏一下这个平时冷酷,私下热情的王爷。

  凌郁霄皱眉,“我那有上好的药膏,你等着我去取来。”

  说走就走,乐思凝来不及阻止。心中美呢,冰山王爷其实并不冷酷。相反的是个有正义感,会怜香惜玉的男人。

  不过,她并没有被这样的美好的画面而迷幻心神,虽然她非常渴望凌郁霄能够爱上她,但他们的成亲约定,多多少少加杂了政治斗争这一层,也可以说这个成亲约定只是各取所需要。可她乐思凝要的不单单只是和一个男人和婚姻,她要的是这个男人的全部。包括这个男人的心。

  最新|章}B节b上q酷i匠、I网}t

  看到他拿来药膏,她松展眉头,笑着说自己来就行。但凌郁霄犹豫了一会儿决定亲自来。在乐思凝的心里,他只不过是为了做给她看,因为他一定很希望得到乐家的势力。最坏的打算才是娶她为人质。

  冰凉的药膏仿佛一瞬间就浸入肤骨,消除了疼痛。乐思凝心里像发了一场春水一样,爱意渐浓。

  “四小姐昨晚那一摔,本王也有责任。这瓶药便送给你了,早中晚各擦一次,过个三五天大概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乐思凝一直盯着他看,魂不守宿似的说谢谢。拉着他的手不放。

  凌郁霄瞄了一眼她捏紧自己的手,微微一笑,“四小姐自己就是个医术高明的神医,这点小扭伤应该难不到你吧?”

  虽然被抽了一鞭子,但乐思凝脸皮厚。笑笑后放开他的手,把药塞进怀里,并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人这一辈子其实都不容易。我最不容易的是在那一次摔了一跤后,还能够好好的活到现在。所以,我要感谢老天爷,是他老人开恩,饶我一命,还给我配了个英俊潇洒,有权有势的夫君。”

  “你就这么把我当成你的夫君了,你家里人知道吗?”

  乐思凝点头,故意皱眉,“你说得也对。不过如果我把你吃了我这事传出去,然后我以一副烈女之态面对众人,你说我们两个谁最吃亏。”

  凌郁霄嘴角抽动一下,哼笑,“我还真不相信。”

  “那是你不了解老百姓的心里。弱以弱为伍,你再强大也是一个人。怎么样,是这个道理吧?”

  “你明明才十六岁。但是为什么你总让我觉得,你比宫里那些三十岁的女人心计还深?!”他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感叹,最后竟有些自言自语的味道。

  “所以娶我,你只会赚不会亏。”乐思凝轻叹一口气,不再做这些表面功夫,换了一副严谨的表情道:“皇上的病,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

  凌郁霄皱眉,“你不相信奇迹?”

  “没有奇迹。这种病不可能有奇迹。”

  看到乐思凝如此肯定,凌郁霄目光暗淡下去。一来是他真的佩服乐思凝的医术;二来是他真的无能为力治好皇上的病。

  一直以来,乐思凝都知道站在医生的立场给重病病人判断病情时,对病人与家属而言都是残酷的。就像此时的凌郁霄,她先前进门时他明明还是一副闲致心情,或许也是因为她的到来。可现在,她的话就像一把刀一样,这把刀没有伤到皇上,而是狠狠的刺进了他这个做弟弟的人的心口。

  她上前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对不起我真的无能为力。但请你告诉我,你对皇上到底做了什么?让他好起来跟个正常人一般。”

  凌郁霄并没有甩开乐思凝的手,回头看她却答非所问,“我从来不相信会有人不计较利益而站到我的身边。更何况黎明之前的站争才刚刚开始。乐思凝,你这么做我真的难辩真假。假如你是骗我的,那我只能说你的骗术及技巧高超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如果是真的,我更想知道,爱情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不惜冒着与家族为敌的危险?”

  乐思凝惊了一下,她不敢确定凌郁霄是真的困惑还是有意试探自己。不过,她却未作考虑便坚定的点头,“我不会成为乐家的敌人。因为我相信自己,也相信你。”

  “那我告诉你,能站起来的这个人不是皇上。只是个我找来的替身而已。”

  “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这个你不用知道。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他扶她坐下,倒了两杯茶,坐在离她最近的位置,目光深远,让人一时半会摸不着边。

  乐思凝提起了两人约定的事,并把自己担心的问题说了出来。凌郁霄听后,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当下皱了眉头。不过,他让乐思凝不要担心,他会尽快处理好。

  临走之际,乐思凝又提起了一事。

  “王爷,不知道你与三公主的关系如何?对她的事情又有多少了解?”

  凌郁霄愣了愣,照实说,“关系一般。因本王府上没有女眷,走动很少。所以我对她的事情也很少了解。”说完后,他发现乐思凝的表情不对劲,担心的问:“你这是何意?”

  乐思凝轻叹一口气,“你有所不知。上次在宫中,我替三公主把过脉。当时就发现她的脉象极其诡异。事后回家我查过很多医书。但都查不出那是为何?”

  “怎么会这样?”凌郁霄大惊。

  “我也不知道。”乐思凝摇头,“我猜测,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给她下了什么毒。至于是什么毒我还是半点头绪也没有。”乐思凝看着凌郁霄再对投向自己怀疑的目光。她没有恼,因为他的怀疑是这个国家男尊女卑的陋习而造成的。

  这让她想起了一句话,女子无才便是德。凌郁霄之所以会以这样的目光看她,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她为什么懂医。

  她不想说太多,只是微笑走近他,像个小媳妇似的帮他整理好有些乱的衣领。动作间眉眼轻挑,若桃花与风一样缠绵,毫不掩饰的把喜欢之意传递给他。

  凌郁霄突然伸手扣住了她的腰,用力一拉,两个身体便紧紧的贴在一起。一瞬间,她脸上泛起一片娇羞,潮红一片。

  “姝璃的事我会去查一查,倘若是真的,我一定会查出凶手。但若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我乐思凝从此再不替人看病。弃医为妇,以后只帮王爷料理家事,谨记三从四德,替王爷生一窝孩子。”

  “这可是你说的,我信了,也当真了。”他低下头,头靠到她的肩膀上,声音灌到了她的耳朵里。

  乐思凝只觉得身体里有暖暖的东西在流动,心神荡漾。柔柔一笑,“也请王爷给个话,我可是个很自信的人。”

  “好。”他抬手,手指划过她绯红的脸颊,邪媚一笑,“明日我便进宫,请皇上赐婚。”他用力将她抱起,笑容放大,快步进了里间。

  此时此刻,乐思凝心情激荡。她已经完全把凌郁霄当成了自己的男人,那个要陪她过下半辈子的夫君。

  她要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足够的把握。所以她会不加保留的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她相信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归宿。连老爷都无法动摇。

  忘了脚上疼痛,留给身体和心的感觉是甜蜜的。随着身下那一波接一波的冲击,这第二次的交融已经让两人品尝到了男/欢女爱的绝妙滋味。没有羞涩,没有逃避。他喜欢她的风情万种,她更满意他的柔情和疼惜。他希望她能更加狂野,而她,则希望以后的每一次更加疯狂。

  这种美妙的滋味,只有心意相通的两个人才能达到绝佳境界。他们都是聪明人,思想上也一致,当然这心意相通也不在话下。

  乐思凝沉溺在他的身下,像只无法满足的小野猫。缠着他的身体,给予和索取。

  在这一点上,凌郁霄虽然有些奇怪她的开放,但他知道她是个深不可测的女人。把她对性的开放当作了她骨子里的潜质。当然,也成功激起了他的占有欲。这么一个美艳的尤物,他决定占为已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