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奴婢不是哪家的小姐,奴婢是陪同小姐进宫参加宴会的。”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撒谎,而且一点心虚的感觉都没有。给自己赞一个。

  凌郁霄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浅江,嘴角露出一个冷笑。“那你家主子是谁?”

  乐思凝低下头,“奴婢的主子是乐家的三小姐乐思莹。”

  凌郁霄目光一闪,便再次停留在乐思凝的身上,目光带笑,毫不掩饰笑她失败的谎言。一个丫环敢直呼主子的名字,看来也只有乐家的‘丫环’这么胆儿大。

  不简单呀!看来这乐思凝果然有两下子,选她做人质嫁到安宁王府,真是又高兴又冒险呀。

  “王爷……”

  在浅江要说出怀疑时,凌郁霄制止了他,递给他一个眼色,浅江明白过来微微点点头,退到主子身后。

  凌郁霄扫过乐思凝,发现她的手一直揉着脚,想必是伤到脚了。不由得眉头一皱,心疼起来。

  对于乐思凝而言,她喜欢看到凌郁霄对他的流露出的这种反应,这证明,他已经开始在乎她。

  “姑娘在此稍等片刻,本王这就去请你家‘主子’过来。”招呼浅江,凌郁霄离开。

  乐思凝目送二人离开,心里温暖,脸上有了笑意。已经忘了脚上的疼似的。

  “我的乖乖小馋猫诶,真是老天开眼呀,说不定很快就能抱得美男归,爽啊!”

  无人的时候,色相百出,她也不需要顾忌什么,完全本性流露。

  刚刚拐进院子的凌郁霄站住了脚,问道:“浅江,她刚才说什么?”

  浅江仔细回忆,答道:“什么什么馋猫,在这也能遇上。”

  “我的乖乖小馋猫!”郁郁霄仰天轻笑,又长长的吁出一口气,“看来丞相大人心够狠啊,拿至亲当棋子,只是可惜了红颜,可千万别溥命啊!”

  浅江惊讶,“王爷,您的意思是,刚才那个人正是乐家四小姐?可她跟王爷……”

  凌郁霄笑容放大,神情也更加温柔,脑子里全是那天晚在御医馆里发生的事。

  这一趟宫中之行,乐思凝快乐并痛苦,快乐的是终于可以吃到宫宴。而痛苦的事情是她三姐看上的男人看上了她。

  “玉米,你知不知道威远将军和喻妃娘娘是什么关系?”

  玉米愣了愣,随后又收起惊讶,心疼道:“天杀的王八蛋,把我家小姐害成这样,连喻妃娘娘和威远将军的关系都忘啦。”

  这一摔倒真成了最好的借口。乐思凝认了。“那你还废话,赶紧说呀!”

  玉米把热水放到床前,让主子把受伤的脚放进去,细细的按摩,一边说道:“喻妃娘娘是威远将军的娘最小的妹妹。这两姐妹的年龄相差了十几来岁,可以说喻妃娘娘是威远将军的娘带大的。后来喻妃娘娘进了宫,威远将军的父母也相继去逝,喻妃娘娘就把威远将军当成最亲的人,一直呵护到现在。也有人传言,正是因为有了威远将军,喻妃娘娘才不要孩子。”

  这个故事有些悲伤了,听得乐思凝都不由得为威远将军难过。又问了玉米才知道威远将军的大名叫向天逸。还别说,她喜欢这个名字,与天意同音。因为她相信,她来到这里就是一个天意。

  “对了玉米,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摔成重伤的?”

  玉米微愣,立即掩饰,故作轻松道:“还不是您贪玩,爬树上掏鸟蛋摔的。”

  真是这样吗?

  她早就怀疑这些人在合伙骗她,因为每次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会是愣一下,尔后就会说这个他们早就窜通好的理由。挖的个天,这么明显的欺骗,她又不是傻子能不懂吗?也罢,总有一天她会查出来的。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脚伤养好。不过有一件事情是她预料不到的,那就是第二天一早,那个传说中的威远不败大将军站在她的面前。

  着便服的大将军一点也不像大将军,简单的束发,一袭玄青色衣服,腰上挂着一块血玉,很简单的一个人,看着就让人感觉神清气爽。

  在乐思凝的想像中,将军应该都是那种霸道冷漠,手段狠辣,自我为中心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威远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

  乐思凝任由玉米扶着,平视着这个东临国人人敬畏的大将军。一时之前,她也感觉到了这个大将军的压迫气息盖过来。不过在她面前,他像收了针的刺猬,尽管霸气和震摄力仍在,但更多的是温柔,是爱幕。

  她和这个向天逸到底有过什么样的过去嘛?为什么他眼中的爱意那么深,那么浓?

  乐思凝眼里的陌生,的确也打击了向天逸,不过他还是包容的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心疼道:“你的事我都听你爹说了,思凝,你放心吧,从今天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了,我会好好的保护你。”

  听着肉麻的情话,乐思凝鸡皮起了一身,她太不习惯这样的交谈方式,大叹古代的男人女人都是早熟早恋,实在违反道德纲常。

  不过话又说完回来,能得到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是每个人女人的幸福啊!

  更d。新B最快0;上酷匠IF网*

  “那什么,谢谢!谢谢!”

  说完这话,乐思凝汗了一把,心中暗呸,太不会演戏啦。

  连玉米都瞪大了眼睛子,不明就里的看着小姐,实在不明白人大将军的深情没换来小姐的半点回应,却是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谢谢?

  于是,玉米料想是自己在场主子才不敢表露欣喜,乖乖的借口去备点心,把人交给向天逸马上撤了。差点没摔跤的乐思凝大骂玉米不是人,居然放她一个人在这,万一被人家吃了怎么办呢?

  顿时觉得心跳加快,没来由的想抽出手,可那双大手牢牢的握住她的手,她就是想闪人,也还得顾忌这脚上的伤呀。也罢,既然如此,那她就安心吧,好歹这个男人喜欢“她”,肯定不会乱来。就当老天开眼,给她机会泡帅哥吧。

  “威远将军,咱到后院坐坐吧,傻站在这我还是挺吃力的。”呵呵陪笑,乐思凝觉得自己单脚站立已经颤抖了,再不走,她真的就得往人怀里扑啦。

  “是我大意了,思凝,我这就扶你去后院。”向天逸的眉头一直皱着,眼里藏着心事乐思凝一看就看出来了。猜想一定跟她摔伤的事有关。不如趁着机会问一会,或许能知道自己当初的伤跟谁有关。

  这一接触,乐思凝总算真正体会到了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爱到至深时的样子,细心的呵护,无半点儿粗心,她心想,他一个拿刀动枪的大将军能对一个女人做到这份上,实属不易。同时,她也看出了他的真心真意,真真的掏心掏肺的那种。

  可,他是三姐看上的,为了三姐,她不能横刀夺爱。对了,三姐去哪儿了?

  “威远将军,我坐着就好,你也坐下吧,别整得我跟个废人一样,我不习惯。”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再这样一味的接受别人的好,迟早会上瘾的。为了不中这‘情毒’,必须得保持距离。

  向天逸心一疼,“思凝,让你受到这么大的伤害,是我的错。所以我这次急急忙忙回来,就是为我们的婚事。我想,只有把这件事情早日完成,你才能避免更大的伤害。”

  乐思凝心中一惊,突然觉得自己受伤这件事并不是自己像想中的那样简单,依向天逸的担心来看,想必这背后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唉,这件事情很严重,已经威及到她的生命,亏她还能这么看得开,以为只要自己多加留意,就不会有人伤害到。看来,还是自己大意了。

  “思凝,你怎么啦?”

  “没事。”乐思凝回过神,“威远将军,你别总是一副天蹋下来的样子,我……”

  “你都唤我的封号了,我的天能不蹋吗?”

  乐思凝滞了一口气,迎接着向天逸赤,裸裸的深情目光,小心脏砰砰乱跳。心中直叫苦,美男深情,这种好事哪个女人拒绝得了,可他是三姐看上的人,她不能占他便宜呀。

  他却说,让她像以前那样唤他天逸。他还说,她是他这辈子最想珍惜的人,除了她,他别无所求。

  鼻子有暖暖的液体往下掉,乐思凝骂自己没出息,赶紧昂起头用手捂住鼻子。喷鼻血了,天杀的,这什么威远将军嘛,不去战场上杀敌,跑这来谈情说爱害她流鼻血,这种血债一定要他还。

  趁着向天逸心惊肉跳的机会,乐思凝称自己头昏要睡觉,溜回了房。不过她又预计错误了,向天逸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像看护小娃娃一样细心。

  她受不了。那个对人家威远将军暗动芳心的乐思莹到底死哪去了?也不出来搅一搅,难道说喜欢人家都是骗人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