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撞人事件

  “臣女乐思凝见过各位娘娘。”也不知道动作对不对,反正跪下去应该就对了。可是乐思凝这一跪下去,还真的遭到笑话了,她不明白,不过心想一定是自己做错了。

  “传说这乐家四小姐少出门,也极少来这样的大场合,果然不假啊!”

  “就你爱说,可别吓着四小姐。”

  “你们啊,就爱拿小辈开玩笑。”喻妃含笑向乐思凝伸出手,笑意吟吟,温柔无边,难怪受宠.乐思凝心想自己要是个男人,也一定会对这样的女人爱得死去活来。

  “谢娘娘。”伸手放到喻妃的手中,凭她握住,在喻妃的引导下落在身边,这个时候,她才觉得什么叫受宠若惊。

  喻妃看着乐思凝,貌似越看越欢喜,“思凝啊,你与本宫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本宫可早就知道你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跟本宫念叨过你呢?”

  闻着喻妃身上淡淡的香气,听着她柔柔的声音,乐思凝觉得自己要醉了。傻傻的点头。喻妃娇笑,目光飘到远处,停在正在与人对酒的威远将军身上,点头赞赏。

  “天逸这两年跑本宫身边是越来越勤了,每次的话题都离不开乐家四小姐,本宫还想,这是为什么呢?”

  “对啊,为什么?”

  乐思凝这一傻问,引来无数人掩嘴轻噗,她一时尴尬,回想了一下喻妃刚才说的那句话,心中惊叫。

  “不是,娘娘,您的意思是?那什么,我我我……”

  “瞧你急的。”喻妃拿起一块雪露糕放到乐思凝的手心,“这个为什么呀,还得问问乐家四小姐,到底给我们威远将军吃了什么情药,害得我们威远将军都快得相思病了。”

  噗——要不要说得那么直接呀?人家才十六岁,搁在现代还是未成年少女,这样子错误的引导未成年少女谈情说爱,那是违法乱纪的行为,得下狱。

  喷了一口糕点的乐思凝接过喻妃递给她的水,赶紧喝了一口,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一旁的各宫娘娘说什么她也不想听,也听不进去。她只知道,今天的女主角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乐家的三小姐乐思莹。

  可是,这个地方有她说话的份吗?

  “娘娘,臣女还小,不想太早谈情说爱,再说啦,指不定威远将军已经有心上人了呢,娘娘可别让臣女为难。”

  “本宫让你为难了吗?”喻妃故作不悦,轻拧着眉。

  一看阵势不对,乐思凝赶紧道歉,不过喻妃很快露出笑容,握住她的手上上下下盯着她看,那感觉就像在看儿媳妇一样,越看越满意。

  “十六啦,不小了。”

  “小,我三姐还没嫁呢,所以这种事情一定要从大到小,我要是先嫁啦,那算超车,得开罚单的。”呃,好吧,她一时心急,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了。

  喻妃与别人都是忍不住似的笑着,更让她羞愧难当。不过,她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喻妃娘娘,臣女虽极少出门,但臣女经常听人说起喻妃娘娘的贤慧和善良。……”拍马屁谁不会,难的是别拍到马踢子上。嘿嘿,乐思凝还是有分寸的,为了三姐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说了一大堆好话后,她趁热打铁似的又乖巧的说道:“那娘娘您看,臣女的三姐思莹与威远将军配不配呢?”

  只要娘娘没反应过来说一个配字,那么这件事便会一锤定音。所以此时此刻,乐思凝的小心肝都开始颤抖了。

  可喻妃哪能不知道她的小把戏,只是含笑不语,稳稳的放下茶杯。“以前不见乐家四小姐,便不知乐家四小姐的性子如何。本宫还多次与天逸说过,两个人在一起,主要是性子合得来,那么以后相处自然就会融洽。不想今日一见,四小姐果然聪明伶俐,乖巧温训,看来跟天逸很配,各位姐妹说说是不是呀?”

  听着众人起哄,乐思凝认输。喻妃不是省油的灯,要不然在后宫能长青这么多年?看上去倒像个观音菩萨,又善良又好哄骗,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谁也算计不到她。

  她已经知道喻妃找她的目的了,所以她只有一个拒绝理由,那就是得等姐姐嫁了以后,才轮到她。喻妃同意似的点头后,她也不想再待在这些女人中间,赶紧称尿急闪人。

  她真是佩服自己,居然敢给喻妃娘娘话里下套,嘿,估计要不是喻妃娘娘看在威远将军的面上,肯定不会让她好过。不过话说回来,威远将军确实不错,要才有才,有貌有貌,放眼天下,做个威远将军夫人倒是挺威风的哈。

  呵呵——“天逸?原来威远将军的名字叫天逸。那么,她跟喻妃是什么关系呢?这一段好像没听玉米说过,今晚回去得好好的问问玉米。”

  主意打定,乐思凝才发现,她已经离开宴席有一大段的距离,在她的左边是个门,右边也是个门,后面也有一个门。好吧,即然这么多门在迎接她,那么她干脆躲一躲,等宴散了再出来。

  Rj看$E正W版jZ章3v节\`上8*酷S\匠%网

  今晚上多数人都在宴会上忙碌,各个宫院倒是冷清了许多,不过倒忘了她是个不认路的人,走着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完了,我怎么这么糊涂呢?”一拍脑袋,她怪自己不该乱走,本来透个气后就该回去的,要不然哪能这样。正焦虑时,脚下突然窜出一只软乎呼的东西,尖叫着从脚上爬上小腿,吓得她大声尖叫,要命似的逃跑。

  一直跑出院门,她也没停下来,她怕黑,更害怕那些软软的小动物,所以她必须得离开这没人的地方,赶紧回位置上乖乖的坐好才行。

  只是,她这一直跑着叫着,却没留意到对面行来的人,来人根本来不及躲开,就正面被她撞了上去。

  三声惨叫后,她摔到地上捂住脚再也站不起来。

  地上摔了三个人,行来的两人,加上乐思凝,她看了过去,怪自己冒失了,急忙道歉,本想起身去扶,可左脚已经无法站立起来,痛得她又是一声惨叫,只好红着眼看着站起来的两人。

  “王爷,您有事没事。”

  “没事。”王爷的语气里明显不悦。

  听到王爷,乐思凝的目光就定在了那位穿白色衣服的男人身上,月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那张略为朦胧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看来他摔得不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你哪个宫的丫环?冒冒失失成何体统。”侍卫截断乐思凝的话,毫不客气的质问。

  未等乐思凝报上小名,那位王爷已经喝止了侍卫,揉揉屁股后站起来,目光却停留在乐思凝的身上,一刻不离。

  那张脸似曾见过。

  乐思凝也注到了这一点,仰视着眼前这位王爷,玉树临风的样子。脸色阴沉,目露不悦,那张脸上透露的冷漠很熟悉。虽然宫灯的光不够亮,但要分辩这王爷是哪一位王爷,她还是做得到的。

  心中默念我的乖乖小馋猫,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不想却在这里碰上了安宁王凌郁霄。

  四目相对,不免各自惊喜,又都沉默不语。

  乐思凝心弦拨动,盯着凌郁霄忘记了要开口说话。她只是想告诉自己,这个男人,正是她爱幕已久,芳心暗许的人,她发誓,这个男人这辈子只能是她的。所以她相信,这种相遇是老天爷默默安排的。

  而凌郁霄,相对于她的眉目欢喜,则多了一份冷峻,一份从容。

  “你哪家的小姐?摔着了头还是哪儿?”带着冷漠的气息随着声音而散发,听不出讽刺的味儿,却真真像在讽刺一个人。凌郁霄似乎没有把大胆盯着他的乐思凝放在眼里。

  乐思凝微微一怔,似乎看出了凌郁霄假装不认识她是为了掩饰什么,如此,不管他是为了什么,她都会配合她演下去。

  于是乎,装疯卖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