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成全别人的美事,为自己积德,两全其美。反正那个威远将军嘛,她乐思凝虽然瞧上了他的帅和美,不过要是姐姐喜欢人家,她自当舍弃,定要为姐姐把人夺到手。

  “这事简单,姐你马上回屋让喜悦给你化妆,我马上去求爹让他带你去,我保证,这事一定办成。”

  乐思莹这才露出女儿家的羞笑,点点头,赶紧闪人。

  乐思凝也够讲义气,说到的事果真做到。不肖求两次,爹爹就同意带她姐妹俩一块去,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哩啪啦响。乐思凝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一步三跳的回房找新衣服。她想好了,她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这可是头一次进宫,得好好的痛快的玩一次。

  只是,她的眼前时不时的就会浮现出宫前,在皇上寝宫最后一次见凌郁霄的样子,他冷漠,带着决然之态,现下想来,莫不是皇上突然病好,跟他有关?

  可一想,皇上的病并非小病,这世上也不可能有起死回生的药。那么,皇上突然病好,此事也必定有隐情。

  待草草吃过了午饭,她就拉着玉米在房间打扮,认真又庄重。

  “玉米,把眉毛画深些,晚上灯光不够亮,可别让人看着我是个没有眉毛的怪物。”

  “玉米,衣服挑颜色鲜的,晚上灯光不够亮,可别让人看不出我衣服的样式。”

  “玉米,不要金簪,要那个坠着红玉的银簪,简单贵气又不张扬,才更加突显我的纯真。”

  ……

  吧啦吧啦一大堆,整整耗了一个时辰,乐思凝才满意自己的打扮。不过,她没忘记今晚的主角是谁,一溜烟去了姐姐房里,抢过喜悦的活儿,照着自己刚才那一大结论重新给姐姐上妆挑衣服,连鞋子都是精挑细选的。

  看到四小姐如此认真谨慎,喜悦和玉米面面相觑,也跟着提起了一颗心。

  乐府就像迎来了新年一样,被乐家四小姐的紧张兴奋带到高,潮。

  乐丞相已年过六十,脸上少许风霜岁月的痕迹,不过头发照样乌黑,人也格外的精神,与年龄相比之倒像四五十岁。当看到两个娇滴滴的女儿站在面前时,不免一阵欣慰。

  他虽重男轻女,不过两个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且前途一片光明,他的心思都更多的留在了女儿的身上。今日见过了威远将军。他更加对两人女儿抱以希望。

  临行前,母亲抓着乐思凝的手有意无意的提点什么,乐思凝因为兴奋也没多大在意,拉着爹和姐姐的手上马车。

  入宫时太阳已经偏西,她看到天边美丽的云彩,莫名其妙的居然想起了在宫里住着的那几日,她与那个人的倾心拥眠。又想着今晚这么重要的宴会,一定会再见到他,见到他以后,她会不会因为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不行,一定要控制好。她告诉自己今晚得老老实实的,吃饱喝足就行,毕竟这是大场合,万一在天子脚下搞出什么乱子,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呀。

  “想什么呢,好好走路。”乐思莹扶住差点撞上爹的妹妹,掐了她一把后小声提醒,总算把神游的妹妹召唤回来。

  所谓宫宴,就是在御花园里摆上百来张桌子,然后摆上一大堆的宫庭美食,再然后欣赏欣赏舞蹈,再再然后……

  “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嘛。”除了吃,还是吃,那些舞蹈家们又离得远,看都看不清楚。乐思凝有些熬不住了。

  父亲投来警告的目光,她赶紧闭嘴,乖乖的坐好,心想着不能给爹丢脸,不能给乐家丢脸。不过,她想起一件事情,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没有发现那个可恶的安宁王呢?

  正在她四处瞄人,心不在焉的时候,高高在上又离得甚远的皇上开口了,说的都是官话,无非是赞扬威远将军如何如何运筹帷幄,如何如何用计制敌,再如何如何……哎呀,乐思凝也听不了多少,她总觉得这些事离她远着呢,只要那个威远将看上她乐家三小姐,其他的事她不管。

  “啧啧啧,三姐,你能不能矜持一点,老盯着人家看,你羞不羞呀?”这种话只能耳语,不敢声张,毕竟这周围可都是王公贵族,以及朝中重臣,稍有大意落人话柄,乐家就有可能吃不完兜着走。乐思凝和姐姐小心翼翼的对话,丝毫不敢大意。直到,又被爹爹瞪了一眼。

  “还好跟爹不在同一桌,否则咱们俩今天得当一个晚上的木头人。”

  “叫你多话,再说话爹该让你受家法了。”

  好吧,家法都搬出来了,乐思凝再不敢大意,但仍改不了东张西望的毛病,她总觉得今天晚上看不到那个安宁王,她就安宁不了,好像他在背后有什么阴谋一样。

  男人们敬酒,女人人吃吃喝喝聊聊悄悄话,整个宴会倒也显得格外详和,直到后来,乐思凝发现威远将军时不时停驻在她身上的目光。

  今天晚上,威远将军是焦点。

  平战乱,各邻国不敢再造次。严军纪,上得皇上欣赏,下得军民尊敬。做事严谨,丝丝不苟。人人都知道东临国有一个万人不敌的威远将军,人人也都知道东临国有个了不起的将军,这几年间,威远将军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所以战功显赫,人人敬畏。

  乐思凝来了点兴趣,因为周围太多少女说着威远将军的事迹,她也看过花木兰穆桂英的电影电视剧,保卫国家撕杀战场,震慎侵略者扬我国威,还有什么金戈铁马等等等等,真真的铁血英雄,刚强卫士。

  想着想着,不由得心生敬畏,这样的英雄,的确值得每一个人尊敬。于是乎,有了威远将军来关注,乐思凝把安宁王给暂忘了。

  “三姐,我说威远将军,他有没有……三姐,三姐,口水掉啦。”乐思凝侧头看姐姐时,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她这个姐姐,平时什么都好,怎么一见到威远将军就三魂丢了七魄,花痴成这样,真是丢乐家的脸。

  当然,最窘的是乐思莹,她赶紧伸手擦嘴巴,低下头,不敢轻易再抬起。乐思凝心中偷笑,又不免想到,如果威远将军以后娶的人不是三姐,那三姐还不得伤心死啊?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正胡思乱想间,一个宫女来到她面前,问了谁是乐家四小姐,见乐思凝指着自己的鼻子时,小婢子的目光就停在她身上,温柔道:“请四小姐随奴婢走一趟,喻妃娘娘想见见您。”

  不光是乐思凝惊讶,包括乐思莹以及周围的人都看向她,她有些拿不定主义似的,扫过了众人的脸,但又不想表现得太过笨拙,故而微微一笑,起身随小婢女离开。

  如此大方得体,不失女子优雅庄重,不谄媚,不轻浮,礼仪恰到好处,再加上她庄重的妆容,一时之间,竟引得各女子小声惊叫。连乐思莹都觉得脸上有光。一旁的乐丞相目露欣喜,却小心隐藏。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怀揣不安的跟着小婢女绕过众人,走向另一边后宫妃嫔的位置,看着各色女子茑茑燕燕,她突然想,这些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女人,她们的生活真的像电视剧里描述的那样既坎坷多灾,又勾心斗角吗?

  (最新“章…节:|上酷IF匠.Q网H

  可现在容不得她多想,小婢女已经将她引到单独小桌的美妇身旁,美妇果真是美妇,皮肤白白的,晶莹剔透般,目光柔柔的放在她的身上,脸上带着笑意,一身浅色衣裙突显出她曼妙的身姿,头上珠宝玉石,衬托着她高贵的身份。坐在那仪态万方,不知不觉让人敬仰。

  原来,这就是在宫外传得神乎其神,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喻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