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您说什么?”玉米脸色沉了沉。

  乐思凝呵呵一笑,攀过玉米的肩膀,“没事。没事。我练练语言表达能力而已。走吧,追上三小姐咱们一起看戏去。”

  玉米摇头,又在想,自从四小姐摔了一跤后芸芸……

  那些士兵没见过乐家四小姐,但一看来人如此没有女儿家的样子,以为是什么山野村妇,市井小民,欲将人拦下,玉米生气的瞪了他们一眼。

  “拦什么拦,乐家四小姐的门儿你们也敢拦?不怕死?”

  乐思凝很配合,对着他们哼哼冷笑。进门后不忘给玉米赞一个。

  果然,大老远听到父亲、大哥和陌生人的声音。咦,不对啊,不是凌郁霄的声音。

  “小姐?”玉米越发觉得不对劲,拦住了小姐。“您怎么了,怎么这副表情?”

  乐思凝一句话不说,拿开玉米的手,她决定要去看个究竟。不过,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人抓住了后领,捂住嘴巴,硬生生拉到了拐角处。

  青天白日,在自己的家里被人挟持?

  乐思凝极其恼怒,正欲发力证明她不是柔弱无骨,任人欺负的大小姐时,听到耳旁故意压低的声音响起。

  “四妹,你想干什么呢?没长脑啊,爹和大哥在招待威远将军,你居然想闯进去,你找死啊?”

  “我是想……,你说什么,威远将军?”无疑是当头棒喝,把乐思凝的好奇的心震压,神情变得疑惑。

  威远将军?这个称呼有点熟悉!

  “你给我小声点。”乐思莹拍了一下她的头。一旁的玉米瞪着她二人不敢说话,太奇怪了,这两个小姐唱戏从不报戏名的,她只能跟着心跳加快。

  脑袋里有些混乱的东西在闪现,乐思凝慢慢的将它们组合起来,于是,她确定了今天早上在街上差点被马踩死时遇到的人就是威远将军。好嘛,她的小命差点没搭进马踢下,这马主人已经上门啦。

  不过,既然他是威远将军,她似乎也拿人家没办法。于是想着便算了,她可是个大人大量的大女子。

  “瞪着我干嘛?玉米,咱回房。”正要起身带玉米离开,乐思凝又想起一事,大惊小怪的看向姐姐,不由得好笑,“三姐,你在偷看?你在偷看!”

  “我……”乐思莹一瞬间就涨红了脸,说不出话。

  任她乐思莹想隐藏,可是她也不想想她面前站着的是谁,是能看穿一切的乐思凝,哈哈,“三姐,我懂了,我真的懂了,那你慢慢看,不要太想念人家哦!”

  玉米看着三小姐脸红到耳根,恨不得打地洞一样。又看着疯狂扮鬼脸加幸灾乐祸的四小姐,好吧,她真的不知道她们在唱哪一出。所以,只好乖乖的跟着主子走了。

  乐思莹气不打一处来,可是被看破心思的她又不敢声张,恼怒到只能狠狠的瞪着大步离开,得意妄形的妹妹,恨不得一口吞了她,免得她把她的心事说出去。

  吃得太撑,乐思凝扑到床上就闭上眼,这几个月发生太多的事情冲击着她的接受能力,她需要多多休息,睡饱了才能更好的想到办法迎接、面对、解决。

  尽管她仍然有些不习惯这个古代,没有内衣,没有女人家用的‘面包’,也没有楼下面包店烤的蛋挞,没有手机,没有电脑。这大小姐的时间实在不好打发。更重要的是,她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恐惧。这要是换成现代,她的目标非常明确,安安分分的工作,闲瑕时游游山玩玩水,再找个爱自己的男人生一两个孩子,平平淡淡的过一生。

  而现在,她已经没有办法平淡了。

  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她梦到了鬼缠身,看不清脸的男鬼一直跟着她走,她怎么甩都甩不掉他。

  第二天醒不过来,被玉米喊了几次,最后一次是把她拖起来,但她真的很累。

  “乖玉米,我昨晚梦到鬼缠身,累着呢,让我多睡一会儿嘛?”

  玉米恨铁不成钢似的,又将她放到床上,拿了湿毛巾把水拧到她脸上,她惊叫一声跳了起来。

  “臭玉米,你要谋财害命呀?”

  玉米叹了一声,“您还有心思睡觉,奴婢真是服了您了。”

  半眯着眼瞄了一眼生气的玉米,乐思凝打了个哈欠,乖乖的把手伸手玉米拿过来的衣服袖子里,懒洋洋的开口问玉米发生了什么事。

  玉米笑而不语,脸露喜色,看得乐思凝一愣一愣的,更加好奇。

  憋不住的玉米替她系上腰带,这才掩笑道:“今儿早上,奴婢起床后就看到喜鹊在您院子的树上又跳又叫,可欢了呢。”

  “那你到底想跟我报什么喜呢?”急性子的乐思凝真想钻进玉米的脑袋里,把她想说的事看个清清楚楚,省得她这么费神费力。

  玉米哈哈大笑,直到看到小姐的脸色沉得不得能再沉,她才收住失礼,才想将事情道来,不想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Z更"s新d最,快:p上酷匠网

  乐思凝还没来得及问话,人已经推门进来了。她望向门口,才看清来人正是三姐乐思莹。

  “我说三姐,这一大早的,您老不睡睡懒觉,跑我这来干嘛?”

  乐思莹沉着脸色,让玉米先出去。玉米一看三小姐神色不对,赶紧溜之大吉,乐思凝重新关上门,还落了锁,神密又凝重的坐到乐思凝身边,一副有大事的样子。

  相处三个月,这个三姐一向都是规规矩矩,颇有大小姐样子的人,昨天不就是来了个威远将军吗,怎么搞得三姐跟原子弹爆炸似的,紧张兮兮。

  “三姐,别整得这么认真,我大病初愈受不了惊吓。”

  乐思莹一副要哭的样子,握住妹妹的手认真道:“四妹,姐姐从来没有求过你任何事情,今天,姐姐求你一次,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怎么情况呢这是?姐,你别吓我,赶紧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一句还说不要吓她,这一开口就是求,看来威远将军杀伤力够强的嘛,把三姐都弄成这样了。

  乐思莹低下头,眼里闪着泪花,小声道来,“昨日威远将军凯旋,皇上今晚在宫里设宴,发了话所有被邀官员可带家属,爹昨晚就决定了,要带你去。”

  乐思凝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她只听到“皇上今晚在宫里设宴”,当即脸色骤变。

  “你说什么,皇上设宴?那皇上的病?”

  乐思莹接话,“皇的病已经好啦,今儿一大早宫里就来人报喜,说皇上奇迹般的恢复过来。还特意把爹请进宫了,这不,爹刚回来就说了带你今晚赴宴的事。”

  没来由的,乐思凝的心扑通扑通的加快速度跳动。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凭她的医术,手术刀都拿了那么多年,不可能看不清皇上的病。所以,皇上的病能突然恢复,这事一定不简单。

  “四妹,你怎么回事吗?这么关心皇上干嘛?”

  乐思凝才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深叹一口气,假装不在意。“只是听说皇上已经病得下不来床,这一夜之间又突然好啦,觉得很奇怪而已。”缓了心神,她换上先前的笑脸问道,“对了三姐,你找我为了什么事?”

  乐思凝哭丧着脸重复了刚才的话。

  “带我去?”乐思凝惊叫哑然,她记得爹虽然疼她,但重男轻女的观念非常强,以往这种带家属的这宴那宴,除了带大哥,顶多只会再带娘。而这一次,特意点名带她,一定有问题。

  看着双腮带红,吱吱唔唔要说话的三姐,乐思凝觉得,这事更加不简单。

  “三姐,你想去?”

  乐思莹终于点了点头,脸色更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