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跑回乐府,乐思凝直接绕过正厅,从小偏厅躲回房间,一进门便反手将门关好,靠在门背上大口喘息。

  缓了好一阵儿,她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完,才四脚发软的躺到床上去。睁大眼睛看着床顶,抚着胸口那颗要破膛而出的心脏位置,顺气,冷静。

  威远将军匆忙回来,这意味着什么?

  是因为皇上快不行了,所以齐贤王想要提前做好某些准备吗?

  正想着心事,听到有人敲门,一听说话的声音声音就知道是玉米来了。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心里也涌现一些温暖,起身去开门。

  玉米说,她四天未归的事,她的三姐乐思莹已经怀疑了,虽然老爷借口说四小姐需要专心参佛,避免一场血光,要几天后才能回来。但是,鬼灵精怪的乐家三小姐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要不是她这个忠心的丫环死死的拦着人,怕是她早就闹翻天了。

  听得乐思凝一身冷汗。“我的乖乖小馋猫,她这是要逆天吗?丞相老爹的话都敢不听?”

  “还逆天呢,您啊最好也别有下次,省得玉米在家里提心吊胆的。”

  乐思凝理亏的动动嘴又说不出话,摸了摸玉米的头,傻呵呵的笑着道:“我的乖玉米,不生气啊,你放心吧,我是乐家无所不能的四小姐,任何人都伤不了我。当然在乐家,只要有我四小姐在,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你,谁敢欺负你,我告诉我爹去,让我爹给你做主。”

  “谢小姐。”玉米也很配合,接着又说了一句让乐思凝气岔的话,“那要是四小姐欺负奴婢呢?”

  咳咳——“那什么,玉米同学,赶紧给本小姐烧锅水,待本水小姐舒舒服服的泡个澡后,晚上再带玉米去琼玉楼吃大餐,嗷呜——”

  一听到这声嚎叫,玉米就摇头皱眉。小心的嘀咕,“自从小姐摔了一场后,人也变了,变得跟个动物一样,整天的嚎叫撒泼,唉——”

  拿了套白色碎花衣服,乐思凝往洗澡房走去,很明显她的走路速度慢了一拍,想着玉米滴咕的那句话,似乎话里有另一个意思。

  泡着澡,想着心事,玉米催了几次她都懒得理,听到开门和脚步声,还以为是玉米忍不住了要进来看一看,可是没想到,从屏风后面探出来的居然是一张鬼脸。

  “啊——”

  “哈哈——”

  乐思凝吓得心脏跳到嗓子眼,在突然听到的娇笑声后才停止惨叫,气得她一捧水泼向鬼脸人。“乐思莹,你个猪,你个混蛋,你敢耍我,看我不泼死你。”

  可能是因为相处的时间短,乐思凝对乐思莹的姐妹情并不深。试想,突然穿越到别人家里,带着自己的记忆,连喊声爹娘都觉得有些为难,更何况是兄弟姐妹。

  乐思莹赶紧躲闪,扔了鬼面具,露出本来娇好的模样,清清秀秀,大眼睛一闪一闪,身体灵活的躲闪,惹得泼不到她的乐思凝更加咬牙切齿。

  如果没有那些烦恼的心事,就这么一吓乐思凝是不会生这么大气的。可能也就是因为那根弦崩得太紧,她才有这种崩溃的迹象。

  “乐思凝你赶紧给本姑娘住手,你再不老实待着,我就把你几天未归的事传出去,看还有谁敢娶你这样不正经的人当老婆。”

  好了,这回没得玩了。乐思凝窒了一口气,老老实实的停下手,瞪着幸灾乐祸的三姐,目光瞬间软下。

  “估计是三姐没搞明白吧,我这几天一直都待在城北南山上的寺庙时,可不是三姐想像的那样。不信你可以问爹,反正我有爹做证。”

  “别拿爹来压我。”乐思莹胸有成竹,嘿嘿一笑,走到妹妹身后,随意的拿了些花瓣洒到她的头上,“我去过寺庙几次,也问过住持,乐家四小姐根本就没有去过那儿。”

  明明是娇滴滴的声音,但听起来却是赤裸裸的威胁。

  乐思凝窒了一口气,转开话题,故作惊讶道,“你怎么进来的,我不是让玉米在门口守着吗?”

  乐思莹掩嘴轻笑,走到浴桶旁看着心里有鬼的妹妹,一副看穿了她的样子,“我跟玉米说,小四在后院扫地,这会儿没人,她就喜兹兹的跑了。”顿时顿又道:“哎呀我的小妹呀,你那点儿心思姐姐怎么能猜不到呢?我就想不通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可是自从你的伤好了以后,你就变成这个样子,好多好多的心事,好多好多的鬼点子,好多好多的……”

  “乐思莹你有完没完。”乐思凝怒拍了一下水,这回歪打正着,溅了乐思莹一脸的水,乐得她哈哈大笑,总算出了一口气。

  今天玉米已经说了一次她的伤,现在是乐思莹提到,她一直都在问身边的人,她是怎么伤得那么重,却总是没人告诉她,拐弯抹角的逃避她的问题。以前不觉得怎么样,想着肯定是他们不想她伤心,可是现在。

  她越来越觉得奇怪,似乎那一次的伤有什么不可说的秘密。

  姐妹俩闹了一阵,乐思凝为了讨好姐姐,琼玉楼的晚餐算上了她。只不过有她这个三小姐在场,玉米不敢像平时那样太随意,一直恭敬的跟在二人身后进了琼玉楼,小姐让她坐她就坐,让她吃她就吃,不敢多说,不敢乱问。

  一桌子的菜啊,吃得三个人嘴都酸了,乐思凝再也吃不下后放下筷子,玉米见她放筷子也打着嗝表示吃撑了。只有乐思莹的筷子还在满桌子的菜之间来来扫荡。

  “三姐,你小心长胖!”

  乐思莹嘴里塞得鼓鼓的,含糊不清的回话:“该哇笑(开完笑)!我这裤子(肚子)大着呢。”

  乐思凝和玉米相视一笑,各自靠在椅子上揉肚子。要怪就怪琼玉楼的菜太好吃,才把他们撑成这样。

  ,Z更新k(最i快“上酷匠网

  约摸半刻钟后,乐思凝担心的看三姐,真怕她再吃下去就该吃伤了,赶紧拦住她的手,“三姐,对于美食,今天咱们就研究到这吧,你看,太阳都快下山了,咱们回家吧。”

  乐思莹轻笑,用力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一副慈悲模样道:“好吧,今天四妹的表现不错,值得嘉奖。”之后双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又道:“至于那什么事嘛,呵呵,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就这样吧。”

  心中终于松了一口老气,乐思凝差点坐不稳,玉米上伸手扶住她,她吐出一口气摸摸肚子打了个嗝,又赶紧捂住嘴,迎向正瞪着自己的乐思莹,真想一脚踹过去。

  “三姐,您老到底是什么肚子,吃了那么多你也没事,你那消化功能也太强悍了吧?”话刚落音,就听到乐思莹的嗝冲口而出,接着就看到她不好意思的先走了。

  三姐一向注意女儿家的形象,所以她刚才的窘态真的是太可爱啦。哈哈——“我的乖乖小馋猫,我终于抓到三姐的软肋了。”

  乐思凝和玉米捧腹大笑,良久之后才缓过来。乐思凝付银子,不禁肉疼,就这一顿去了她好几两的银子,攒了一年的零花呀。

  摇头叹息,带着玉米跟着乐思莹下楼。没有三小姐在,玉米立刻放松下来。

  三人一边慢步一边揉着肚子,都犯了吃饱犯懒的毛病,谁都懒得开口,一路不停的打着嗝,排着三人队似的前中后往乐府方向走。

  此时夕阳正好,霞光满天,亦染红整个大地。远远看去,竟有一种神秘感,让人想要走近一探究竟的冲动。

  曾经,有多少个这样的日子,乐思凝陷入回忆。她和父母在夕阳下散步,亦或是做什么别的事情,那样的日子惬意舒服。而今,身边的人已不再是生她养她的父母。

  霞光渐沉,天上地上的绯红一点一点消逝,仿佛很快就会消匿。

  乐思凝心中深深叹息,想着那句好多好多人都爱用的句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回到家时,看到门口站着一小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乐思凝吓了一跳,脑子里出现一张脸,心下怀疑不会是凌郁霄上门提亲来了吧?这也是他放她回来的最好解释。

  想着时心里已经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欢喜。

  她一直告诉自己,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人真的不容易,能找到一个自己爱,又爱自己的人更不容易。

  “我的乖乖小馋猫,果然是我看上的,有速度,有效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