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把整个御医院都控制了吗,怎么会有人来?”乐思凝抓着被子,准备盖过头去以作掩饰,心慌意乱的看向凌郁霄。

  “来人在房顶,很可能是你爹派来的。”

  乐思凝一声惊叫,拉过被子往凌郁霄头上盖,“你先躲藏一下,等我把人打发了你再出来。”

  被子刚刚盖好,就见一黑衣人从窗子翻了进来。看到床上震惊的女子,马上开口,“小姐别怕,我是丞相的人。”

  “我爹?”乐思凝假装惊讶,把腿弯起来,更好的挡住里面突起的被子。

  黑衣人未敢走得太近,警觉的看了看四周,“丞相让我来问清楚四小姐,皇上的病情到底如何?”

  乐思凝明白了。冷静道:“你回去告诉我爹,皇上的病情很严重,无药可救,最多也就半个月的时间了。”

  “属下明白。告辞。”嗖的一声,黑衣人消失不见。

  乐思凝松了一口气,却发现被子里没动静,她惊疑的掀开被子,看到凌郁霄悲切的双眼,有疼痛。

  “你说的话是真的吗?皇上,真的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幕对乐思凝而言再熟悉不过,想起过去每台手术过后,家属都会问她病人的情况,习惯性的回答道:“我已经尽力了,你要做好准备。”说完又觉得太过无情,便接着道:“皇上年纪也不小了,加上以前不注意身体,骄奢淫/逸,心脏已有衰竭前奏。”

  虽已不是医生,但她一直把救医生的职业道德和任务视为已任。人生生生死死太过平常,不论是皇家还是街边百姓,有新生命降生,就必有先人走,生生不息。

  凌郁霄跳坐起来,拉过衣服穿上,视情一直很忧伤,眉头紧皱,说不出的郁郁不欢。

  乐思凝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他下床前拉住他的手,正色道:“我允许你悲伤,但我不允许你暴躁。还有,不管你要做什么,请……放过我爹。”

  没有等到回话,回应她的是沉默,直到他关上房门。

  用另一只手握住这只刚才拉他手的手,淡淡的温度,证明他们真的欢好过。

  她轻笑,吐出一口气,满足的闭上眼睛。

  她不想管这些男人会做出什么事。皇上的时日不多,她能做的,是尽到她作为一名医生的责任,把脉、煎药、喂药,每天都会忙到傍晚,确定皇上这个晚上能安睡,她才离开,回到只有她一人暂住的御医馆。

  每晚的月只有她一个人欣赏,满天的星星也只有她一个人无聊的数着,她期望有个人来陪,不管是三姐还是丫环玉米,当然,要是凌郁霄能来也不错,她不能参与到这场即将暴发的政权斗争中,能打听打听他们几股势力的动向也好。总之,乐家不能有事,心上人凌郁霄也不能有事。

  要如何改变,她相信她还是可以做到一些些的。

  白天的时候,她在皇上的寝宫里见到了前来探视皇上的父亲,父亲的眼里已经多了一些笃定和得意,即使掩饰得再好,终究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看来,凌郁霄单枪匹马跟齐贤王做对,很不顺畅。

  “神医,皇上的病情如何?”

  乐思凝看了父亲一眼,摇头道:“一日不如一日。”

  寝宫内再次沉默,只有乐思凝手里捣药的哆哆声,那一声声,像是在某人的心上敲打,逐渐疼痛。

  安宁王来的时候,乐国涛打过招呼后借口有事匆匆离开,乐思凝看着两人的神情,猜测不到他们私底下已经发生了什么较量,给他行过礼后,继续捣药。

  “你们都出去。”

  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乐思凝停下手中的活儿,宫女担惊受怕似的纷纷离开,最后只剩下她。

  “你也出去。”凌郁霄回过头,看一脸无表情的乐思凝,眼中没有温度。

  乐思凝看了他一会儿,那肃然的脸上就像平静的湖面,无波无澜。不再作它想,只知道这个时候不要惹他,于是把捣好的药倒进碗里,一并端走。

  外头阳光正好,暖暖生柔,加上三月的风,轻轻抚过脸面,温柔至极。

  这样的天气,她有多久没有好好的享受过了。此时又不禁怀念以前,温泉山上,阳光春风中,一边欣赏美男风景,一边享受人间乐趣,多好的日子啊。

  因为怀念,又不禁感叹自己的人生,一朝穿越,穿成乐家四小姐,爹爹是一朝丞相,自己贵为小姐,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只是不能满足的,就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行医救人,不能再回到自己来时的世界。

  人生两大憾事,不得为之,又回不去。

  “唉——”乐思凝低头叹气,把药交给宫女拿去煎好,自己也亲自跟过去监督。倒不是担心药煎不好,而是只有找事情做,才能不被父亲和安宁王的勾心斗角扰乱心神。

  “药罐里加一碗水即可,先把水烧开,水开片刻后再把药粉倒进去,煎至半碗水方可。”

  宫女点头应是,小心翼翼的开始往药罐加了一碗水,放到小灶上,用扇子扇扇火,火星子开始噗嗤噗嗤的加大。

  乐思凝一直看着那点点星火燃烧,眼光里闪着微波,想着的仍旧是父亲和安宁王的事。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父亲不参加到齐贤王夺位的事情上,又能让安宁王与父亲和好,并让父亲同意她嫁过去?

  唉,想想又好笑,这些事应该是父亲和安宁王来想办法,这会儿怎么感觉自己倒像急着出嫁一样,让人知道了还不得笑话她不知羞耻。

  身后一声尖锐的嗓音响起,飘来四个字,“公主驾到!”

  只见所有的宫女立刻放下手中的活,争先恐后的在门口成一排站好,不过那样子却像是见鬼一样。

  乐思凝眉头轻拧,早有耳闻宫里的几个公主刁钻任性,极不好侍候,这些宫女怕他们怕成这样,八成那些传言不假。

  片刻后,一个女人出现在视线中。她身穿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

  如此美人,如从天而降,缓缓落地般轻盈,带着冷艳的气息挪步而来,惊艳了乐思凝。

  /酷v@匠(p网o首、N发\

  她从未见过好坏皆被人传得沸沸扬扬的三公主凌姝璃,不过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来人正是此人。因长得美,皇上便最疼她,只要她想要的东西都会想办法给她弄到,只差那天空中的北斗七星。

  待宫女施过礼后,乐思凝才弯腰行礼。凌姝璃见她没有跪下,便走近她,冷傲的昂着头。

  “抬起头来。”

  乐思凝心中虽不悦,但也不想开罪公主,只得把头抬起,迎上公主看不起人的双目,凭着她嘴角的冷笑。

  “你就是乐丞相找来的神医?”

  被人漠视,乐思凝只得忍气吞生,点头应是,继而低头垂目。实在不想看到这个明明才十五岁,却长得一张二十五岁过分成熟的脸。

  凌姝璃轻哼一声,忽然撩开袖子,露出洁白的手腕伸到乐思凝面前,“替本公主看看。”

  这是在测试。乐思凝当然知道,同时,也大胆猜测这很可能是一个陷井。

  公主身后的丫环掏出丝巾刚要盖到她的手腕上,被她甩开,略为不悦的低吼一句走开。

  无法,乐思凝只好伸手把脉,认真仔细的检查。她料想,公主无病,也只是耍耍性子而已,只要好生应付应该不会被为难。

  凌姝璃一低头,看到乐思凝葱白五指,纤细柔长,脸色微变,再看那张脸,柳眉大眼,好看的双眼皮,轻翘的鼻梁,唇色红润饱满,神情虽然坚韧却暗带柔肠。说是男人,倒不如把她当女人来看。

  身为女人,她心中便也有了疑问。

  “公主气脉……”刚想开口,乐思凝又觉得不对劲,她发现公主的脉搏不同寻常,时而平稳时而强劲,但又会突然变得柔弱,这脉象实在太过诡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寐色说:

  虽然文还很瘦,但是以日更的速度来算,很快很快就肥起来了,嗯,酱紫了大家要多多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