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郁霄脸色变青,冷哼一声,就要甩开乐思凝的手,不想,乐思凝早预料了一样,伸手抱住他的腰。身体贴在他的身上。

  “你怕什么?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堂堂安宁王倒害怕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色心没色胆吗?”乐思凝轻轻吐气,直喷到他脸上,身体贴在他的胸口,她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惊恐。哈哈,很可爱。

  “你?”凌郁霄咬着牙,忽然想到了什么,也不再挣扎,冷笑一声道:“要是让人看到乐家四小姐如此模样,估计乐丞相再无抬头之日。”

  乐思凝同意似的点点头,“你想叫人的话,无非两种结果。一种是乐家四小姐假扮神医入宫,得安宁王护左右,有谋害皇上,夺位称帝之嫌疑。”

  凌郁霄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没想到你如此聪明。那么另一种结果呢?”

  乐思凝轻笑,红唇再启,“另一种结果就是……”她秀眉一皱,换上一副娇滴滴欲哭无泪的样子,轻轻的抽泣两下,双后握住凌郁霄的手,极其委屈的哭求,“求王爷放过小女子。王爷身份尊贵,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只求王爷不要逼迫小女子。”

  “乐思凝,你果然有两下子。”凌郁霄抽出手,双手撑在床上,脸上带着苦笑,“本王一向自恃无人敢与本王作对。齐贤王,乐国涛,就连威远将军本王都不放在眼里。可居然没有想到,居然败给一个女人。乐思凝,你父亲选你做帮手,他很聪明。”

  看着对自己竖起的大拇指,乐思凝微微一笑,伸手握住。

  “怎么?还想演戏?”

  轻叹一口气,乐思凝温柔如水的目光对上凌郁霄防备的双眼,又是柔柔一笑,“你猜错了,我不是父亲的帮手,他的事我从不参与。还有,我没有跟你演戏。我喜欢你。”

  凌郁霄从怀疑变成惊讶,最后回归冷漠,哼笑一声道:“乐思凝,别演戏了,你可以继续替皇上看病,我呢负责监视你,不让你做手脚,就当今晚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怎么样?”

  “不怎么样?”乐思凝答得很干脆,“王爷,我想我应该猜得到你对我下迷烟的目的,你一定是想先把我吃了,然后再把我娶过门当作人质,让我爹不敢乱动。第二点就是,你找人给你把过脉,跟我对你诊断相同,你相信我的能耐,所以你要把我这个强大的对手拴在身边。”

  说完后她拍拍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凌郁霄,“对不起,第二点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已经说过了。”

  一番话,让凌郁霄胆颤心惊,这样聪明的乐思凝太出乎他的预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算娶了她,也很可能无法驾驭她。

  “别紧张呀,我还没说我的想法呢,兴许你听了之后,会开始喜欢我。”她似乎很享受就这样抱着他的腰,却没感觉到她的脸上已经发烫醉红一片。

  不管凌郁霄的不屑,乐思凝继续说:“我要进宫替皇上看病,纯粹是秉着为病人服务的心态,谨遵医德,顺便告诉我父亲皇上的病情。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父亲心里的小九九是想辅助齐贤王上位。齐贤王的为人我多少听说过一些,若是让他称帝,我想第一个被他开刀的人就是我父亲。我这么做是为了救我父亲。”

  看到凌郁霄的眼里少了几分怀疑,乐思底气越来越足,接着说:“预料之外的事便是你的出现,凭你做好的这些准备足以见得,你跟我父亲之间的误会有多深。可是偏偏,我看上的男人就是你,所以没办法喽,一边是老子,一边是心上人,我能怎么办?只能替自己多做打算,以免到最后爹没了,心上人又娶了别人,我两手捞空,白忙活一场,多不划算。”

  凌郁霄却是失笑,盯着乐思凝的眼睛,“小心啊,假话说多了,我可会当真。”

  乐思凝踮起脚尖,再度靠近凌郁霄,这一次凌郁霄居然没有逃避她。她轻笑,爱恋的目光能滴出水一样,“外头传言,安宁王不喜女色。可思凝自从第一次见到王爷,便一见倾心,再也忘不掉。今日得菩萨垂怜,能与君共度良宵,实在可喜可贺。”

  凌郁霄回忆起第一次见到乐思凝时,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裙。在宴会上,站在离人群较远的地方,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只要他一回头,就会看到她追随着的目光,还有她浅浅的娇笑。

  原来,她说的是实话。

  “你当真?”

  “思凝一个女人,当然知道贞洁的重要,若是思凝爱幕为假,在王爷没脱下衣服之前就已经叫人了,还敢等王爷送上-床来吗?”

  看着她盈盈目光,双眸带雾,似水般柔情,又那般真真切切。凌郁霄为之动容。伸手扣住她的腰,邪媚一笑,“既是如此,本王今晚便推翻传言,顺利实施计划,把最强大的对手弄到身边。”

  乐思凝心中激动,没有想到凌郁霄这么腹黑,刚刚才一副落败的样子,给了他点阳光他就灿烂成这样,颠覆了主动权。

  凌郁霄大力一转身,直接抱着乐思凝走到床边,把她推倒,倾身而下将她压住,嘴角的笑意不减,慢慢低下头。

  乐思凝粉腮印着两朵红云,突然想到一事,心中一慌尴尬的开口,“那什么,咱俩都是第第第一次,你你轻点。”

  凌郁霄一愣,嘴角的笑容僵住,乐思凝娇羞胆怯的模样与之前的胆大开放的流-氓模样完全不同,眨着眼睛的她尽显女孩子家家的天真羞容,可爱极了。

  他心动的看了许久,四目相融,迷恋升温。俯身轻轻吻上去。

  如果说五百年的回眸才能换回今生的相遇,那么同床共枕的缘份,又需要多少个百年的相遇呢?

  也许,只有月老知道答案。

  对于乐思凝而言,爱情要自己把握,不能放过任何可以表白的机会,哪怕是女追男。在她的字典里,只有主动二字。所以,在听到父亲提起过会把某个大臣家的千金小姐赐婚给安宁王时,她就开始计划着怎么样把安宁王‘骗’上手。

  她不在乎用此等流-氓手段,只要这个男人是自己所爱。

  她也不怕受伤,只要这个男人是自己所爱。

  她眨眨眼,绯红的双腮烫得要命。凌郁霄精壮的肩膀胸膛展现在眼前,她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不脱衣服不知道,这一脱才知道这是一个极品。脑袋里闪着什么一夜三四五次郎的话,忘了刚才短暂的疼痛,伸手摸上他的胸膛,竟有些心神荡漾,坚持不住了。

  凌郁霄微眯着眼,只道了两个字,“流-氓!”

  3K酷{'匠J◎网正版首E◇发"

  乐思凝一惊,又好笑,“贴切,我就是流-氓!继续吧,要是生米煮不成熟饭,我爹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眼里有一片疑光闪过,凌郁霄嘴角噙着一个淡笑。

  这第一次,两人的感觉都不大,除了凌郁霄,乐思凝只觉得自己痛了一会儿,其他的感觉什么都没有。她不禁要怀疑,以前看的那小H视频,那些女人叫得那么欢是不是都是假的?

  “你在想什么?”

  乐思凝回过神,干咳两声,道了句没什么,之后又一声不坑。

  凌郁霄侧过头,看到乐思凝眼珠子在乱转,那调皮的模样实在让他无法相信,在皇上寝宫时那个淡定从容的假神医就是她。

  “说说吧,你的计划是什么?”

  乐思凝啊了一声,又假装冷静下来,“先斩后奏。”

  “已经斩了,怎么奏?”

  这么紧凑的问题,让脑袋轰乱的乐思凝直接无语,她先前还在想,那些小说里电视里,黄花大闺女失了身不都是哭天喊地,寻死觅活的吗?所以,她是不是也可学一学这些狗血的剧情,把责任全推到凌郁霄身上?

  就在她刚要大哭时,凌郁霄却突然警觉起来,告诉乐思凝有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