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临国皇上病重,群臣及御医束手无策。当朝丞相乐国涛,不辞辛劳到处求医,只为能找个人医好皇上。今日,他寻医归来,特将神医带进皇宫,替皇上诊治。

  神医是个面白的书生模样打扮。初见圣驾,却无半点惊慌。见眼前的皇上病体央央,已如垂死之态,悄声叹了一口气,一时间两腿发软,跪在皇上榻前,待皇上的侍从覆上丝巾后,方敢把脉。

  只是,这一把脉,把他吓了一跳。但却没有声张,而是仔细的给皇上做其他的检查。翻眼皮,看舌苔,观面色,问侍从近况。最后,捏了捏皇上已无知觉的左臂左脚,定了定神,已然确诊。

  “此病如何?”乐国涛眉头紧皱,和一旁的侍从宫女都把目光放在神医身上。

  神医启了唇,又合上,犹豫几分后开口,“回丞相大人,此病……”

  “此病如何?”

  不待神医开口,门口传来一个男声,就见一面冠如玉,英朗俊健的男子入门,目光一刻不离盯在跪在地上的神医身上。大步而来。

  神医眼波微动,眼前男子五官线条或柔或韧,看不出喜怒哀乐,眉头微皱,目光如炬,让人不敢直视。身材颀长,稳步而来的他,每走一步,越是靠边神医,越是让神医形如崩山压来,紧张到心跳加快。

  显然,神医已认出眼前男子,眼珠子一转,赶紧把头瞌到地上,“参见王爷,王爷千岁。”

  来者正是东临国赫赫有名的安宁王凌郁霄。他是东临国的名人,无人不知无人晓。身居要位,手握东临国一半兵权,无人敢得罪。

  却偏偏,丞相乐国涛和齐贤王跟他之间,是面合心不合,互相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凌郁霄把目光从神医身上移到乐国涛身上,两人作揖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对于乐国涛没有先行行礼,他并不放在心上,转而问地上的神医,皇上病情如何。

  神医身体一颤,带着哭腔道:“草民无能,草民无能。求王爷和丞相大人网开一面,草民家有老小,求两位大人饶命。”粗布麻衣的青年神医,匍匐在地上不敢抬头。

  凌郁霄突然目光一冷,喝了一声,“此等劣医,何需再留。来人,把这个行骗的土医拖下去问斩。”

  门外的侍卫冲进来四个,上前就要拿人。一旁的乐国涛立刻冷目相对,口中喝了个慢字,威严霸气不少于凌郁霄。

  “王爷,神医还未说出皇上病情,怎可大意斩杀。就算要斩,也该听听他的诊断结果,兴许能找到方法治好皇上。”

  凌郁霄看了一眼仍旧未敢抬头的神医,嘴角露出一个不让人察觉的冷笑,心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示意侍卫出去,并把皇上的侍从一并叫走,这才走到床前,看着面色发灰的皇上,冷声问神医诊断结果。

  神医悄悄松了一口气,如实道来,“皇上此病应为中风,此病来因则为皇上平日饮食过于大鱼大肉,导至身体吸收了太多油脂,皇上体胖也是因此而来。体胖者,身体油脂日渐堆积,造成人体血管里的血脂太高,血液也逐日浓稠,最终导至血管堵塞,血液无法流通,便成了现在这样,半身不遂。”其实这个病还有很多原因,只是,不能说太多,也不能说太复杂,只要他们听得懂就行了。

  乐国涛灰白眉毛一拧,不可思议的追问:“那此病该如何治?”

  神医抬头,正对上眼神复杂的凌郁霄,他眼里的考究让他不敢对视,再次低下头,“回王爷和丞相大人,此病……无药可治。”

  “大胆。”凌郁霄怒喝,走到神医面前蹲下,一把揪住神医的衣领,吓得神医大气不敢出。

  “王爷,王爷饶命。”

  凌郁霄横眉冷对,冷哼一声,“既然已确诊,就一定会有方法,本王不信无药可治。你胆敢戏弄本王,本王绝不饶你。包括你的一家老小。”

  那目光中带着冷笑,神医看得出来,他说的一家老小,似乎也意所有指。心下大惊,怕是已经让他察觉到了什么。

  “草民遵命,草民回去以后一定寻找方法,誓死治好皇上的病。”

  乐国涛在一旁握着拳头干着急,想插话可又不敢大意,冒险带神医进宫,已是险中求胜,不想当真遇上了安宁王,这下怕是已经被他发现了。

  !^最*●新《章b节;\上p酷…匠&网#8

  “好。”凌郁霄放开神医,大手握住神医的肩膀把人扶起来,之后重重一拍,“这几日本王便住在宫里,与神医一同钻研医书,寻求良方,为皇上治病。”

  听到此话,神医的嘴抽搐了一下,接触到凌郁霄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心脏猛然收缩。猜到自己已经漏馅了。

  片刻的安静后,乐国涛忍不住上前阻拦。不料被神医悄悄碰了碰了后腰。他领会神医的意思,却依旧阻拦。

  “王爷,您这段日子替皇上处理朝政,事情已经太多,这神医的事不妨交给老臣吧?老臣已是半截身体埋黄土的人了,只希望能在还能喘息的时候替皇上多做点事情,还望王爷成全。”

  凌郁霄感动得抱拳致谢,却不肯松口。“丞相的忠诚我皇若醒着一定看得清清楚楚。但是,作为皇上的弟弟,本王也想尽尽兄弟情谊,也不枉皇兄一直对我这个臣弟的信任。在此,我感谢丞相一番好意,不辞辛苦寻找能医。”

  凌郁霄大礼相待,乐国涛再不敢多言,只能无奈点头。

  神医的目光随着乐国涛的离开而变得暗淡,是他带“他”进宫的,可现在他竟然把“他”丢在这里,哪里可以这样?

  凌郁霄心中冷笑,锐利的目光扫过神医,“走吧,御医馆已为神医备好,请随本王过去。”

  背上药箱,神医冷目轻哼,但最终还是乖乖的跟着凌郁霄离开。

  无奈!无奈!在现代,她可是堂堂的主治医师,怕过谁?可这凌郁霄,东临国的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能得罪他,否则会不得好死。

  “乐家四小姐,乐思凝。”

  砰砰砰——一个没站稳,乐思凝双腿发软差点摔倒,药箱碰到门上一阵乱响。而她本人,心突突的已经开始没节奏的乱跳。

  都说安宁王一双眼睛能看穿一切,手段也极其狠辣,那么对她应该不会手下留情吧?况且,他跟她父亲一向不和,这回她落在他的手里,不是正好让他抓到把柄吗?

  镇定下来,乐思凝强迫自己。愣是对上凌郁霄投来的阴冷目光,还有,他的冷笑让她很讨厌。

  “王爷,欲何为?”

  凌郁霄收住笑,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定定的看着镇定自若的乐思凝,忽而四下望去,见无人之后,上前走了几步,在离乐思凝半距离时停下。

  “你,想干什么?”乐思凝声音有些急切,但马上又镇定下来,站着不动,任由他靠近。

  凌郁霄复出笑意,四目相对,仿佛吃定了乐思凝一样。而乐思凝,对于正在靠近自己嘴巴的人,表示强烈抗议,可终究是没有动,因为她知道,她一动就等于输了。

  在唇片相碰之前,凌郁霄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就在乐思凝觉得自己肯定会被他吃豆腐时,他微微侧脸,嘴唇绕到她的耳畔,吹了一口气后道:“有胆色,我喜欢。”

  “你……”

  嘘——凌郁霄眉头一皱,眯着眼威胁,“你现在无依无靠,我要你死,轻而易举,包括,你的全家。”

  乐思凝在心里骂了凌郁霄千百遍,但理智告诉她,她不能乱动,凌郁霄既然没有当着父亲的面揭穿她,那就说明他会跟她谈条件,她便也不用再否定。

  “王爷,此地不宜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寐色说:

首次发文,请多多支持阿色,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