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高珊去查查老贾头有没有给我的女房东治病的证据,可是却在她走后看到了我的女房东就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盯着我。我在仓皇失措之际按动了床边的按钮,企图让白衣天使大姐姐来救我。让我没想到的是高珊和护士一起走进了我的房间,女房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我问高珊她怎么回来了,她一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更加恐惧不安,她说:“我刚刚收到消息,那个女房东死了……”

  死了?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是鬼魂,还是我看错了?高珊告诉我我吃的饺子是老鼠肉做的,那种老鼠肉里面有致幻的物质,所以那天晚上我才会产生“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错觉。是不是那种物质在我的体内还有残留啊?要不然……就是我真的见鬼了!

  想到这里我觉得这个医院我一刻都不想呆了,就让高珊带我走。高珊看我恐慌不安的样子,反正也不心疼我,就帮我找自己的衣服。医生和护士都过来阻拦我们,但是我去意已决。跟着高珊走出医院我问她我的女房东是怎么死的,她说:“房子着火了,现在那里是一片灰烬!”

  我听了她的话想了想,问她说:“那贾家夫妻的下落呢?”

  高珊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就知道女房东自己烧了房子,据目击证人讲看到她在屋顶伴着熊熊烈火翩翩起舞……”

  `|酷:-匠R(网唯@一正√{版w/,W其他Zn都X是{y盗《版VD

  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来我已经昏迷了一整天啊!就一天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高珊搀着我,问我打算去哪。我想了想让她带我去事故现场,等我们到了地方,我才意识到这一次我的损失是最大的。我的所有家当全在那房子里啊,现在一把火全烧没了。这他妈是想毁尸灭迹吗?

  刘万生和马俊卿还在现场勘察,他们已经遣散了附近的居民,封锁了进出的道路,试图想从那片废墟之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看到我来了老刘头说:“你回去休息吧,这儿用不着你!”

  回去,回哪去?不是你安排我来这儿潜伏的么,我现在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成灰了,你让我去哪?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问:“这什么情况啊?”

  老刘头看我态度蛮横,也知道自己理亏,就对我:“什么情况你也都看见了,一把火全都烧没了!”

  “你们当时没有监视这里么?看到着火了为什么不报警啊?”我又问。

  这时候马俊卿走过来说:“我们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安装了摄像头,当时是我在监控。贾家夫妻早晨出去买菜了,他们有逛早市的习惯,我也没在意。突然间这房子就开始冒烟,然后我就发现起火了。当时我就给火警打电话,等他们来的时候,火都灭了……”

  “什么?”我听到马俊卿的话,感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这房子上下两层,六个卧室呢!钢筋结构的啊,烧两个小时怎么也没问题吧。现在都烧成灰了,那消防队的人过了多久才来啊?把钢筋都烧成灰了……想到这里我才知道问题的关键所在,能把钢筋都烧化的火,这要多少度啊?难道说烧毁这房子的火不是凡间之物,而是来自地狱的无明业火?想到这里我不禁又一次感觉有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恶狠狠地盯着我!我连忙往四周一看,没人……

  刘万生等人都被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吓到了,连忙问我出了什么事。我掏出了一颗烟点上之后,把我看到女房东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们听我说完之后一语不发,我们都是调查灵异事件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问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么。都说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我们这些游走在科学领域之外的人也都是肉体凡胎,谁不怕死啊?我告诉我的同事我活见鬼了,他们自然也都会相信我不是在信口雌黄。可是这东西我证明不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我。所以为了稳定军心,我扔了手中的烟头对他们说:“可能是那些饺子里的致幻物质还有残留,让我产生了幻觉吧。不过既然这个案子已经死无对证了,贾家夫妻就是最后的线索,你们知道他们的下落么?”

  马俊卿摇了摇头,告诉我他们早上出门之后就黄鹤一去不复返了。这时候刘万生说:“修远啊,这儿我看了,应该找不到什么线索。你身体还很虚弱,让高珊送你回医院休息吧。”

  我不想去医院,好在我当时睡觉的时候穿着衣服,我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所以我决定去宾馆开个房间。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敢一个人独居,感觉天一黑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就会害怕。高珊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我去哪,我很无助地摇了摇头,她的一句话让我大吃一惊,她说:“要不你去我那儿?”

  这……算是调戏吗?她是不是勾引我呢?我们俩一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在这漫漫长夜里我又无心睡眠……反正我也不吃亏,总比一个人担惊受怕强,于是我微微点了点头。高珊白了我一眼,然后开着直接回到她的住处。

  我感觉我们这一行有一个潜规则:除非工作需要,否则的话私下里最好不要跟同事来往。因为我们组里面的人每个人都深不可测,各怀鬼胎,所以如果过于亲近就会知道对方某些不愿告人的秘密。我知道有些秘密可能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再加上他们平日里总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所以我跟组里面的其他成员基本不联系。今天高珊主动邀请我去她家借宿,这我实在是想不到,可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在她家发现的东西……

  一直以来我都很好奇,像高珊这种冷艳的女人她真实的那一面会是怎样的。进到她的家里之后我发现她家的摆设都很考究,装饰也很奢华。她从置物柜里拿出了新的毛巾和牙刷,然后又拿出了被子和枕头扔在了沙发上。我知道她这就是想让我睡客厅,也就很知趣的连声道谢。高珊根本就不理会我的感激之情,自己去洗了个澡,换上酒红色吊带睡裙,一边用毛巾擦干头发一边告诉我自便,说完就回卧室了。

  我瘫坐在高珊家的沙发上发愣,心里盘算着自己以后该怎么办。所有的家当我被烧了,我现在就剩一个手机和一个钱包还在身上。总是寄宿在高珊家也不是办法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别人家感觉好拘束,明天吧,明天天一亮我就找房子去……想了半天我觉得有些口渴,就起身找水喝。从客厅到厨房的路上我发现有一面墙上都是照片,于是我在回来的时候在那面墙前停下了脚步,一边喝水一边看那些照片。那些照片有高珊一个人出去旅行的纪念照,还有她和她家人的合影,甚至有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我看着高珊青涩的脸,估计那时候她还处于青春期,应该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啊,那时的高珊和她身边的那个女孩露出甜美的笑容,那笑容是那样的天真……突然间,我感觉高珊旁边的那个女孩看着很眼熟,这女孩……这女孩不就是唐嫣然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