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行尸病毒”没有蔓延之前,控制住了局面,把所有的行尸都找了出来。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们没有查清楚,那就是为什么公交车的监控录像在安一明和那个买家下车之后就没有了。在离开这个城市之前我必须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所以我亲自到那辆公交车上看了一下。经过排查我发现原来是线路老化所以导致信号中断,据公交公司的员工说这种因为设备陈旧,监控画面时断时续的事情常常发生。这就解开了我心中的最后一个谜团,我安心的回到基地,等待下一个灵异事件的发生……

  没过多久,我们就又接了一个新的案子,但是这个案子却与众不同。高珊直接找了一辆搬家公司的卡车,来到我租的公寓把我的东西全都拉走了。我本以为这是组织上又给我分了一套房子,还挺高兴。但是高珊却告诉我我现在是去执行任务,这让我无法理解。这是要执行什么任务啊,还要先抄家?高珊看着我疑惑不解的样子对我解释说:“这次你要执行一次潜伏任务,所以为了不让对方怀疑,你要真的搬到那里去住!”

  “搬哪去?”我问高珊。

  “一个凶宅!”高珊坏笑着回答我。

  我一听高珊这么说脸都吓白了,这调查灵异事件是一回事,参与一件灵异事件是另一回事。我要是以后真的天天住在一个凶宅里,那肯定会让我夜不能寐,寝食难安啊!这刘万生和高珊也太损了吧,凭什么派我去做这么恐怖的事情?

  看到我的反应,高珊笑了一下说:“好啦,不要怕。不是让你去住凶宅,而是让你去调查一个人……”

  “什么人?”我打断了高珊的话,直接问她。

  “一个怪人!”高珊说着在我空荡荡的公寓里面转了一圈,最后坐到阳台上看着窗外对我说:“咱们不仅仅调查灵异事件,也要避免有些灵异事件的发生。所以我们有专门的情报人员,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阶层,收集很多奇闻异事的信息,从而避免恶性事件的发生。这一次咱们收到情报,据说旧城区的一所老宅里住着一个女人,她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而且这种状态她已经持续几十年了……”

  我听高珊这么说就开始感觉脖子后面发凉,这人不吃不喝不睡,她还是活人吗?他们让我搬家,就是让我去跟那么一个诡异的女人一起住吗?想到这里我的头上冒出了冷汗,就听高珊继续说道:“那个女人就是靠出租房子为生,所以你要扮成一个房客,住到她的家里去。然后查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像调查员说的那样,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

  我能跟高珊说我害怕么?可是他们都帮我安排好了,我只能坐上卡车跟着高珊去。在车上高珊告诉我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宅男,天天呆在电脑前靠写小说为生,以打游戏为娱乐的那种屌丝宅。我心说你们这也太侮辱人了吧,我这一身肌肉,绝对的型男,怎么会是写网络小说的呢?你看看那些网络写手有几个有人模样的?但是想想也只有这个职业符合要求,我既可以天天在家,又能蒙混过关。我跟人家说我是程序员或者搞金融的,人家只要问我一个专业名词我就立刻会被拆穿。只有自称是作家最容易蒙人,这只要会写字就行啊,就算写出来的东西没有中心思想,那也能算散文。反正现在木已成舟,我也只能服从安排了。

  等我们到了那片城区我才知道原来我们所在的城市还有这么萧瑟的地方。青砖绿瓦,断壁残垣,这看着就像是凶宅啊!整个一栋小洋楼上下共六间房,房东那个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觉女人自己住在我们楼上,我和一对老夫妻住在楼下。那对老夫妻都退休了,高珊告诉我他们无儿无女,整天除了外出购物,就是呆在院子里晒太阳。这里的房租倒是不贵,但是房东太太有一些特别奇怪的要求,所以房客很少。她规定住户不许吵闹、不许有访客、不许上二楼、不许养宠物、不许放烟火……总之她那些奇怪的要求赶跑了很多人,但是因为我是一个“二手文学家”,每天都窝在家里安心写作,所以我很符合要求!

  高珊并没有陪我进入那间屋子,她在车上告诉我,她已经安排人把摄像头和监听器安在了我的家具上。我从进入到那个屋子的那一刻起,她和马俊卿还有老刘头会轮班在离我不远的一所民宅里陪着我。他们会24小时监控我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就算我上厕所、洗澡、换衣服,他们都会拿着爆米花和可乐,像看电影一样看我的所有私生活。

  我立刻对此表示反对,但是高珊明确地告诉我,这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所以我必须服从安排。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要在那里住多久,所以我不可能不上厕所、不洗澡、不换衣服啊!这要是只有高珊看我,我也就勉强接受了,可是老刘头和马俊卿两个大男人看我光着屁股……我觉得心中多少有些抵触的情绪难以释怀。可是当我见到我的房东的时候,我感觉只要能活命,看就看吧!这女人身上的阴气太重了!看她的气色和表情,就感觉她像是一个活死人!只要她站在你面前,即便当时外面是艳阳高照,你都会觉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这要是到了晚上……因此我宁愿向各位同事展现一下人体艺术,这多少能给我一点儿安全感!

  好在我的女房东没有在我的房间里停留太久。她拿走了房租和押金,告诉我到日子她会来收房租,不需要我上楼去主动交纳,还再次嘱咐了一遍她那些奇怪的规矩,然后就走了。我等她走后,带上了高珊给我的蓝牙耳机,她嘱咐过我,当我一人在屋子里的时候这个耳机千万不要摘下来,就算洗澡也要带着,反正它是防水防震的高级货,肯定坏不了。还有就是我一进屋就要开始试音,千万不可以耽搁。我很听话的带上了那个蓝牙耳机,问对方能听清么,对方传来的是马俊卿的声音,他告诉我一切正常。既然工作的任务都完成了,我就开始收拾东西。等把东西收拾好了,我打电话交了份外卖。吃完了饭我坐在电脑前面打开了电脑开始玩游戏,可是玩了一会我觉得没意思,就关了电脑开始抽烟。在抽烟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电脑的摄像头,突然间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了出来。这高珊是在什么时候给我的家具安装的摄像头和监控器啊?别是早就安装好的吧,难道说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么?想到这里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太可怕了!幸亏我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这要是真干了一丁点儿反党反政府反人民的事情,我现在可能都身首异处了!

  Lm酷,c匠网B#唯、一正◇版,其zr他"都u@是!盗}《版H

  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唱戏的声音,那声音呜呜咽咽、凄凄惨惨,听着让人发毛。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一种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感觉那声音像是种磁场在我的房子里来回震荡,久久不愿离去……我连忙跑出了屋子,这时候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老夫妇看到我惊慌失措的样子,也吓了一跳。在想明白怎么回事之后,那俩个人相视一笑,然后招呼我坐到他们身边,跟我聊起了家常。

  这老两口中的老爷子姓贾,我就称呼他俩为贾大爷和贾大妈。贾大爷给我倒了一杯茶,然后问我是哪里人。我告诉他们我是本地人,因为最近在赶稿,所以搬到这里来图个清净。一听说我是写小说的,贾大爷和贾大妈对我是肃然起敬啊,还夸我是大才子。这把我给臊的啊,现在的小说,尤其是网络文学良莠不齐。很多比较知名的作品其实都是文学垃圾,在这个随便穿越、轻松修仙的时代,人们不是看风流村长俏寡妇这种床上文学,就是看哪个屌丝具备了超能力后成为了大众情人的吹牛桥段,因此我觉得现在写小说的跟搞传销的也差不多,就靠忽悠人活着。真有追求有思想的写手有几个啊,如果能写出段子发表了就算是文学家,那文学家可真是一毛钱十一个,一分不值了。可是就连这种招摇撞骗的手艺我都没有,所以被贾家夫妇称为大作家,让我感觉十分惭愧。并不是谦虚的推让了几句我的职称之后,我觉得既然我博得了贾家夫妻的好感,就应该问问他们女房东的事情。没想到我不提女房东他们还挺热情,一提女房东两个人的脸色当时就是一变,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理都不再理我,互相搀扶着回屋了。

  我在阳光之下看着他们走进屋子时留下的的背影,突然感觉这栋小洋楼,它根本就不应该是住人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