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当武警的时候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说法:即便有关部门提前预测出了重大自然灾害即将发生,政府也不会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因为如果引起全社会的恐慌,那么动乱必将引发一场浩劫,这样造成的损失要比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还严重。我们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困境,我们明知道这个城市里可能会有僵尸咬人传染病毒,但是我们却不能大张旗鼓的调查和搜索。虽然刘万生已经通知了警察局和火葬场,这些天只要有人故去,不论任何理由片刻不等直接火化尸体。可是我们无法确定这个城市里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了,以及那些被感染的行尸会不会携带着病毒跑到别的地方去。如果这种病毒真的扩散了,那《生化危机》里的情节可能就要在真实中上演,只不过现实中的行尸移动速度更迅速,我们又没有超级战士爱丽丝罢了。

  怪不得上级批准了老刘头调用一个装甲师的请求,怪不得他刚一上任就不避讳任何嫌疑,直接让我和高珊留守。这都是形势所迫啊,我们要是不能尽快想出一个有效的办法,把所有的行尸都消灭掉,那我和高珊来了也没用,还要背负抗命不尊的罪名。

  可是这个城市这么大,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具行尸,要想把他们全部消灭,这谈何容易?一想到这个局面我就头大,现在就是一个僵局啊,这么下去可不行……

  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的手段,我们是调查灵异事件的“隐形人”,我们接触的是科学之外的世界。所以我们必须具备常人不具备的思维,我们必须理解和参悟常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我和高珊都陷入了沉思之中,我们要用我们异于常人的思考方式,找出一个能够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突然间我有了一个灵感,就对高珊说:“既然这件事情发生过,也已经解决了。那么上一次刘万生和白三爷是怎么把所有的行尸从茫茫人海中找出来,然后全部干掉的?我们不能借鉴他们的经验吗?”

  高珊对我摇了摇头说:“时代不同了,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们那个时候消息多么闭塞啊,人的思想也很保守。他们只要开展一个什么抓特务、找坏人的运动,就能把藏在群众里的那些行尸揪出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咱们只要有所动作,媒体就会铺天盖地报道。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关注我们,那我们怎么做保密工作啊!”

  我点了点头觉得高珊说的有道理,然后又陷入到了沉思。过了一会儿高珊问我:“你还记得咱俩是来干什么的吗?”

  我被她问愣了,咱们不是来调查僵尸扑人的案子,还是来度蜜月的吗?然后我自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们这一次来是要去调查那个唯一的目击证人安一明的啊,哎呦我的天,征途太远我都忘了目的地是哪,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怎么就给忽略了呢?

  我和高珊立刻起身,按照警方给我们的地址找到了安一明。在他给我们开门的那一霎那我就知道我们来对了。这小子住在一栋复式里面,这房子最起码有两百平米。能住得起这么的大房子,他会去坐末班公交车吗?这小子一定有问题,今天必须好好审审他!

  我和高珊依然是冒充警察的身份去盘问安一明的,这家伙显然很不耐烦。看资料我本以为他就是一个屌丝,可是见到真人我才明白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是多么的正确。理论知识永远不如实际行动有用,这家伙看上去就是个痞子。我倒不是歧视流氓这个行业,但是他们这种人说的话你根本就不能信!

  我和高珊不管安一明是什么反应,两个人大模大样的做到了他家的沙发上,然后高珊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先问。我也知道自己需要在实战中成长,所以也没推辞,直接问道:“安先生,你有车么?”

  “有啊!”安一明不知道我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但是碍于我那张伪造的警官证,只能回应我。

  “你有车不开……大晚上去坐公交车干什么?”我又问。

  “额……”安一明显然被我问住了,他思索了一下回答我说:“那天我和朋友出去吃饭,喝酒所以坐公交车回来……”

  你撒谎,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我现在心里有了底,就连忙追问说:“那你跟谁一起吃的饭?在哪儿吃的?你几点离开饭店的?你是在哪上的公交车?又打算在哪一站下?”

  安一明显然被我一连串的问题问懵了,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问我:“这些事情跟案子有关系吗?”

  “啪!”我狠狠的拍了一下他家的茶几,然后瞪着眼睛对他吼道:“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告诉你,这些事情今天你都要给我交代清楚!在这儿交代不清就跟我回局里面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强硬的态度显然震慑到了安一明,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然后跟我狡辩说:“这……这都是我的私生活,凭什么跟你说啊?我告诉你……你没有证据你……”

  “啪!”这一次是我把安一明的脑袋按到桌子上的声音,他慌乱的样子已经让我确定了他有问题,不用在审讯了,可以动刑了。高珊从他家找了一条绳子给安一明困了个结实。我看她娴熟的样子,怀疑这娘们儿是不是玩过SM啊?这看手法就知道不是第一回,我当武警学的那些捆绑的技巧都生疏了,这娘们儿要不是平时经常捆人,现在咋这么熟练?

  E3酷h`匠e2网T首发☆

  不过现在不是我了解高珊性取向的时候,我们把安一明按在了沙发上让他说实话,这小子现在似乎也开始发觉我们不是警察了,一语不发用恶狠狠地眼神盯着我和高珊。没办法了,只能用刑,可是我们没有烙铁、皮鞭、老虎凳,怎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开口呢?这时候高珊让我点一颗烟,我心说这怎么她还要抽一根冷静冷静?我掏出烟来点着了递给她,她接过去之后并没有抽,而是用另一只手扒开了安一明的眼睛,然后把红色的烟头放到他的眼球前说:“我知道你在撒谎,给我说实话。要不然……我烫瞎了你!”

  安一明显然觉得高珊不敢这么做,咬紧牙关依然是不合作。要说高珊这娘们儿真是条汉子啊,她手往前一递,就把火红的烟头伸进了安一明的眼睛里!安一明疼得大叫,我连忙用一个抱枕堵住了他的嘴。这时候高珊气不长出、面不更色,示意我把抱枕拿开。等我躲到一边之后,高珊吸了一口烟,把快要灭了的烟头又嘬红了,故伎重演对着安一明的另一个眼睛说:“你说不说?”

  “说!我说!我都说!”安一明现在明显已经崩溃了,高珊这一招太狠了,我估计就是铁打的罗汉也扛不住她的酷刑。等安一明回复了平静,他才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我一直很担心如果安一明说不出有价值的信息,高珊这致残的酷刑怎么跟上级交代。但是没想到安一明说出来的话,让我们剐了他都行!

  原来这安一明从小游手好闲,长大了之后更是不务正业。他在社会上认识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所以后来就当起了掮客,专门给一些不法之徒搭桥牵线,帮他们把赃物卖出去。前几年他认识了几个“道上”的人,这几个人都是盗墓贼。仗着自己人脉广,安一明就帮他们销赃,从中渔利。上一次在公交车上的那个老妇人,其实就是一个买家。因为知道那趟公交车的末班人很少有人坐,所以安一明把交易地点安排在了那趟公交车上。谁也不会想到有人在公交车上倒卖文物,要说这个安一明还真是个人才。可是那天后上来的三个人,也就是三个盗墓贼遇到了意外。他们本想一把文物盗出来就立刻出手,避免夜长梦多。可是在盗墓的时候突然有尸体发生了尸变,咬伤了其中一个人。这三个盗墓贼仓皇而逃,吓得都忘了打电话取消交易,而是直接来到了交易地点说明情况。所以那个老妇人买家和安一明在车上发生了争执,然后一起下车了。后来安一明在电视的新闻上看到了他被公交车的摄像头拍下了面目,为了能够掩盖真相,所以他去公安局编了一个故事,达到了自圆其说,让自己全身而退的目的。

  我和高珊根据安一明提供的情报立刻逮捕了那些盗墓贼,最后我们抓到了那两个扶着伤者上车的人。根据他们交代,他们在盗墓的时候确实有一个同伴被墓里面的僵尸咬了,安一明交代的情况完全属实。他们二人在安一明和买家下车之后不久,发现他们那个被咬的同伴死了,两个人因为当时太害怕,所以就把他独自留在了公交车上,然后落荒而逃。

  我们现在调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自然也就可以缩小搜索行尸的范围。上一次在菜市场遇到的那个,应该是公交车上的那个盗墓贼,或者是被他咬过的人。至于另一个行尸是在墓地里,他应该还没有出来。我们把调查的结果报告给了刘万生,他根据我们提供的线索顺利的排查清楚了各种可能。还好那个变为行尸的盗墓贼并没有咬太多人,最后我们确定所有的行尸都被找到之后,又戒备了一个月,才确认这个案子可以画一个句号。

  在我们离开这个差点经历一场浩劫的城市之前,老刘头表扬了我和高珊,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有一个事情我还没查清楚:当初那辆公交车上的监控录像,为什么在安一明和买家下车之后就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呼延成章说:

  这本就快上架了给位亲,请大家多撸多卖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