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顺利的登上了我们要找的幽灵船,可是在我们登上去之后,才见识到这艘船的诡异之处。这艘船似乎可以瞬间移动,而我们虽然有直升飞机可以垂直起降,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送我们来的快艇……我们好像进入到了一个异次元空间,根本无法用正常的定位方法,找到正确的方向。这让我想起了我当初送唐嫣然回家的事情,为什么那天我明明把她送到了四号楼四单元404室,却在后来发现玫瑰小区根本不存在那一栋楼……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回去的方法,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这一次登船只带了武器,没有带补给。如果我们不能回到快艇上,这暴风雨只要持续五天,我们就会因为缺水而死在这艘幽灵船上。可是我们已经试过一次了,事实证明定位系统根本无法给我们提供有效的导航。看看外面的天色,就来我这种对于气象一无所知的人都能意识到,暴风骤雨马上就要来临。当初那两个船员给了我们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如果我们再不想出办法脱离这艘诡异的幽灵船,那么我们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于这一次的行动中了!

  好在白三爷这时候回复了往日的平静,他很淡定的对我们说:“咱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冷静!咱们集思广益,一定能找到办法。你们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

  高珊听白三爷这么说,当时就回应道:“三爷,既然这是一艘幽灵船,自然是有它的古怪之处。也就是说,我们想要发现问题,重点还是要放到这艘船上。甲板上我们都已经找遍了,没有任何的线索。但是有一个地方我们并没有仔细搜查,那就是……”

  “船舱!我跟白三爷异口同声的说。”

  高珊对我们点了点头,既然英雄所见略同,我们立刻行动。只留马俊卿在直升飞机上跟快艇上的人保持联络,我、高珊和白三爷带好装备冲进了船舱搜查。

  白三爷在我们追寻幽灵船,那段漫长而又无聊的途中给我们讲过一个趣事。海盗为什么戴一只眼罩?很多人都认为那是因为他们当中有人瞎了一只眼,为了美观所以戴一只眼罩遮挡一下。这个观点并没有错,但是其实有些双眼健康的水手也戴眼罩,这就无法用遮丑来解释了。他们戴眼罩的理由并不是让自己显得很凶悍,而是有实际用途。因为帆船的船舱是很阴暗的,而因为战斗需要,那些水手有的时候要在甲板上作战,有的时候要跳进船舱里面。当你从阳光耀眼的甲板上进入缺少光线的船舱里之后,强烈的反差必然会造成你的眼睛不适应,在一段时间里面看不清东西。这战斗可是一项拼命的工作,容不得半点的疏忽。所以那些水手为了保证自己时刻都能看得清东西,他们就选择了带上一只眼罩。当需要他们从甲板上进入船舱的时候,他们就把眼罩带到另一只眼睛上。因为有一只眼睛适应了黑暗,这样就保证了他们在任何的情况下,都能有良好的视力。

  也不知道白三爷跟我们说的这个事情是真是假,反正这件事情从侧面说明了船舱是一个密闭阴暗的空间。我们要去搜查的那个船舱里可是陈列着几百具尸体啊,日积月累的腐烂之后……幸亏我们带着防毒面具,要不然那味道就能把我们恶心死!

  可是即便我们闻不到气味,只要看到一排排枯槁,他们那狰狞的表情就足以让我们觉得呼吸不畅。辛亏这些尸体是按照一定的规律排列的,等我们的眼睛适应了这里面的环境,我们用手电筒把整个船舱的全貌都照了一遍之后,我们看出了一些端倪!

  只要真正坐过大船的人都知道,为了防止沉船,船都是分舱的。据说一艘航母可以有两百多个舱,这样既便是几十个舱漏水了,船都不会沉没。这艘宝船如此巨大,自然也不会只有一个舱,不过随着我们仔细的排查了一遍之后,我们发现这些船舱竟然是成一个八卦的形状排列的!

  一开始我们进入船舱之后发现里面全是尸体,也没有仔细观察就退了出来。现在我们走到船舱的正中间,发现四周有八个船舱,这竟然是个九宫八卦的布局啊!更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正中间的地上放着一个木盆,里面还泡着一个东西。白三爷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我跟高珊也都探过头去看,发现那东西是椭圆形的,比拳头大不太多,上面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文字。

  “这是个什么啊?”我知道白三爷见多识广,对于古玩玉器颇有研究,就问他说。

  白三爷很认真很仔细的看了半天,才对我们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块腰牌……但是上面的字,我不认识……”

  这搞文物鉴定还可以靠猜的吗?白老三也算是博学多才,我见过很多次他看古书。据说甲骨文他都认得,这腰牌最多不过是明朝的东西,上面的字白三爷竟然说不认识,难道说……写错了?

  但是白三爷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他依然在很仔细的观察着那块腰牌。一边看还一边自言自语道:“太不可思议了啊!这块腰牌应该是铁质的,这么多年在水里浸泡着竟然没生锈,这可绝对不是寻常之物啊!”

  我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白三爷还有心情在这里感叹古人智慧的伟大,就像劝他把那块腰牌收起来,等我们找到了活路在仔细观摩。但是在我开口前的一刹那,我意识到了这其中的蹊跷之处:偌大的船舱中央摆放着这么一个木盆,里面泡着这么一块腰牌,那么这块腰牌,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我立刻就把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白三爷听了我的话似乎受到了什么启发,他又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腰牌,然后把那块腰牌放回到了水里。

  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块腰牌,一分钟过去了,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这时候我们突然从对讲机里听到了马俊卿的声音,他对我们说:“三爷,你们快上来,咱们的快艇突然出现了!”

  他的这一句话让我们三个人都为之一振啊!快艇出现了?这是怎么回事?白三爷是知道其中的奥妙,他对我们说:“回到飞机上去,快!”

  我和高珊都不明就里,只能跟着白三爷往甲板上跑。等我们跑到直升飞机的附近,马俊卿却哭丧着脸对我们说:“那艘快艇……又消失了……”

  你他妈玩我们呢是么?刚刚还说快艇出现了,这才刚过去几分钟,又告诉我们它消失了,这怎么可能?不过白三爷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种结果,他对我们说:“你们在这里等着,一会儿快艇要是出现了,你们就不用管我,坐飞机离开吧!”

  我和高珊一听白三爷的话,当时就傻了。白三爷这是要跟我们诀别啊!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毅然决然的走进了船舱。我知道高珊和白三爷感情很深,所以她肯定不会同意把白三爷一个人留在幽灵船上的。我虽然只是武警,但是我也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知道如论如何,都不能把自己的战友弃之不顾。因此我和高珊并没有听从白三爷的话留在甲板上,而是跟着他回到了船舱里。就见白三爷直接走到了那个泡着腰牌的木盆边,看着里面的腰牌喃喃自语说:“我就知道……”

  我和高珊走到白三爷的身边问他知道什么,白三爷见我和高珊跟进来了也并不意外,他对我们说:“我觉得所有的玄机都在这块腰牌上!这上面的字虽然我不认得,可是我觉得这块腰牌上正反面的字是对应的。这就不免让我想到,如果你把腰牌翻过来放进水里,也许就意味着颠倒乾坤……”

  我听了白三爷的话之后完全惊呆了,不过他的猜测其实是很有道理的。这船舱里有数百具尸体,却没有任何的生活用品,足以证明这艘船并不是客船,而是专门用于祭祀的。这么神秘诡异的地方,把一个泡着腰牌的木盆放在最中间,肯定有原因!只不过这个原因我们揣摸不出来,但是对此做出任何难以理解的假设,都是有可能的。

  这时候我听到白三爷说:“刚才我把腰牌翻过来放进了水里,过了没多久俊卿就告诉我们快艇出现了。可是等我们上了甲板之后,快艇又不见了。你们看,这块腰牌现在是咱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面向上……”

  我和高珊仔细一看,还真是这样!就连我这样的外行都能看出来现在的腰牌跟我们离开的时候不是同一面朝上。这船很大,即便外面海风呼啸,船舱里面也感觉不到剧烈的晃动。再说这块腰牌是铁的,不可能因为晃动“翻身”吧……难道说,它自己会动?还是说这船舱里有什么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在我们走后把腰牌翻面儿了?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身后一阵发凉,突然莫名的感觉到那些满载着枯骨的船舱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盯着我看……

  Av最…新N#章节k上酷N匠F网;

  “三爷,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高珊的问题让我恢复了冷静,可是白三爷的一句回答又让我不淡定了,他说:“你们走吧,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艘幽灵船上。你们就能脱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