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狐仙姑(3)

  胡艳玲胡大仙姑还真是名不虚传,我花大价钱把她请到丁磊家里,虽然丁磊夫妇看不上这位土到掉渣的村妇,但是人家手到擒来,一出手就治好了淼淼的怪病。常言说的好,钱压奴辈手,艺压当行人,我跟丁磊一看这位胡仙姑法力如此了得,自然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挺尴尬的,我是一名灵异事件调查员,却因为想给淼淼治病,主动找了一位大仙儿来。但是我现在的世界观已经跟原来大不相同了,我知道很多事情你觉得不可思议,只不过是你少见多怪,认知能力不够强造成的。所以我也没在意胡艳玲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法力,只是很高兴她把淼淼治好了。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没想盘问胡仙姑,她却跟我玩起了悬疑。她说看在跟我舅舅是几十年老邻居的份上,有些话不得不对我说。其实从见到胡艳玲的第一眼起,我就发现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我知道有句老话说得好:色迷看照片,衰货去卦摊儿。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没什么事,却去找算命先生为你算卦,那是你自找倒霉。试想一下如果他说你鸿运当头,一顺百顺,你会给他很多钱吗?你只会付了钱说声谢谢,然后一边走一边感叹自己花了冤枉钱。但是如果他说你印堂发黑,将有血光之灾呢?你必定多少有些恐慌,询问对方可有破解之道。这时候人家就算是吃上你了,他想要多少钱都行,你敢不给吗?所以说无缘无故去刮摊算卦纯属自讨没趣,那里的先生号称自己是金口,可是他们其实很少说出来玉言。

  胡大仙姑现在突然间把我四舅给扯了出来,说看在多年老邻居的份儿有句话她不得不说,这让我不免开始有些怀疑她在诈我。我心想这世界上最恶不过人心啊,别是她看到我出手大方起了贪念,想从我的身上捞点油水儿吧?不过想到这位胡大仙姑从看我第一眼的时候,她的眼神就有些异样,再加上到了丁磊家之后,她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也弄不清楚这是她一开始就设的局,还是真的看出了什么问题。既然此刻她已经是我们的恩人,所以她想说话我们也不能拦着,我就很认真地听她想说些什么。没想到她犹豫再三才说出了一句话,这句话听上去轻描淡写,我却大吃一惊,她说:“你想找的那个人,你就别找了!”

  胡大仙姑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我差点蹦了起来。她怎么知道我要找人?这事儿我四舅肯定不知道,丁磊夫妻也没有跟她说,她是怎么知道我在找唐嫣然的?我连忙求她给我指点迷津,可是胡艳玲却怎么也不肯再说话了,她就是告诉我一定要听她的金玉良言,不然后果很严重。她是看在和我四舅同村多年的份上才泄露天机的,再说多了对她对我都不好,我就不要再追问了。我看着胡大仙姑坚定的样子,知道她不是在故弄玄虚,再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只能作罢。

  两天之后胡仙姑启程回去了,我在这两天里极尽殷勤,可是胡艳玲铁了心不再多说,最后我也不得不放她走。可是这件事情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啊,我觉得胡仙姑肯定知道什么事情,如果把她知道的事情问清楚了,也许我不必等到自己打入灵异事件调查组的高层,就能得知事情的真相了。这个捷径我必须要走啊,打定了主意之后我给白三爷打电话请假,告诉他我要离开几天,出门探亲。没想到白三爷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的请求,他快速地回答让我觉得这老家伙似乎早就知道我会给他打电话请假一样。等他挂断了电话我突然间想起来是我们的组长通知我丁磊家出事了,他是怎么知道的?这几天我忙着给淼淼治病,也没细想这件事情,现在仔细琢磨一下,似乎这里面大有文章!我已经预感到此行可能会无功而返了,但是人都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我还是要去找胡仙姑问个明白。

  等我到了四舅家已经是傍晚,四舅看我来了非常高兴。面对着我这个不速之客,四舅妈本来不太愿意招待,但是看到我大包小裹的拎来了了一堆东西,立刻眉开眼笑招呼我进屋。我去的时候正好赶上四舅家吃饭,四舅妈又去给我添了几个菜,等到我和四舅坐到炕上喝了几盅之后,四舅问我到底来干啥。我跟自己家亲戚也没必要撒谎,放下筷子对他说:“四舅,我跟你说实话你别挑理,这次我还真不是专门来看你的。这不胡仙姑治好了我朋友的孩子,他让我来登门道谢!”

  四舅听我这么一说也把筷子放下了,他快速的眨几下眼睛之后对我说:“那胡寡妇……真那么神?”

  “当初是你们请她给村里的孩子叫魂儿的啊,咱们亲眼得见。舅,你咋还不信她了呢?”我疑惑的问。

  四舅这时拿出了一根烟,我连忙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身吸了一口,在吐出烟雾之后说“这事儿是小孩没娘,说起来话长啊……”

  “她是个狐狸精!”说这话的是我表哥的女儿,我的外甥女,她叫妞妞。妞妞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所以她跟她的爷爷奶奶,也就是我四舅和四舅妈住在一起。

  ^☆看5P正aY版X章节J上酷匠“网

  “大人说话,小孩子家家的别插嘴!”这时来上菜的四舅妈说了妞妞一句,妞妞看到大人不让她提这件事,低头继续吃饭了。不过我却对妞妞的话很感兴趣,就问四舅到底怎么回事。

  四舅一边抽烟一边对我说:“哎呀,这个胡寡妇啊,是邻村的。据说她自幼父母双亡,是跟着叔叔长起来的。后来她嫁给了咱们村的苗木匠,可是刚过门儿两年多,她爷们儿也死了。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那年月还不时兴火葬。村里面死了人,都是找个木匠打口棺材就埋了。关于苗木匠的死,还有一个很悬的传言,这事儿也就咱爷俩说啊,哪说哪了。说是苗木匠死前的几天,那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都后半夜了他们家来了一个人敲门,要定一口棺材。因为给的钱很多,所以苗木匠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是胡寡妇死活不同意她爷们儿做那口棺材,也没有理由。苗木匠就是靠给人打家具和寿材过日子的,那一阵子好些天都没接到活儿了,人家给的钱也不少,凭什么不接啊?两口子为这事都打起来了,当时我还去劝架了呢。这胡寡妇也够邪性的,抱着板凿斧锯就是不撒手,任凭她爷们儿怎么揍她都没用。最后我们给拉开,那胡寡妇是嚎啕大哭啊,哭得那叫一个惨。这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胡寡妇都要寻短见了,可是苗木匠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非要打那口棺材不可。等到七天后,到了交寿材的日子,当初定棺材的人没有来,苗木匠却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这方圆几百里就他一个木匠,他死了谁给他打棺材啊?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有眼尖心细的人发现,苗木匠死前打好的那口棺材应该能用。等找来几个人抬着苗木匠把他放到棺材里你猜怎么着?大小宽窄正合适!”

  妞妞和我一样,显然是第一次听这个故事,她跟淼淼差不多大,这个年纪的孩子最敏感,吓得都吃不下饭了。我摸了摸她的头,拿出了一些我带来的东西,让她出去玩。等把妞妞哄出去之后,我让四舅继续说,四舅叹了口气说:“这件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没人提大伙都忘了。可是当年这件事情在咱们村引起了轰动啊,这胡寡妇当初死活不让她爷们儿打那口棺材,是不是她知道点什么?当初那个人留下那么多钱,可是到了日子不来取棺材,以后再也没出现过,你说这事儿稀奇不稀奇?总之这件事太邪门儿了,那些日子天一黑家家关门闭户,连出去串门儿的都没有。后来胡寡妇没了爷们儿,她一个妇道人家也不会种地,还带着一个吃奶的孩子,日子可就苦啦!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天村里面传开了胡寡妇让狐仙姑上身了,她能治病还能卜凶问吉,据说还挺灵的。有些人说当初胡寡妇不让她爷们儿打那口棺材,就是因为她看出了当天夜里来他们家定棺材的不是人,这胡寡妇也不是等闲之辈。还有人说是胡寡妇靠自己活不下去了,村里人都知道她克双亲克夫,也没法改嫁,为了生计只能说自己让狐仙姑上身了好骗钱。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吧,这十多年以来胡寡妇就靠狐仙姑上身给人看病,占卜凶吉过日子。有人说她很灵,也有人说她是招摇撞骗,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听信她的。不过前几年出事了,村长家的二小子得了怪病,说是让什么给吓到了,去了省里的医院也没治好,只能回来养着。那孩子是个胎里坏,从小就不学好,偷鸡摸狗耍流氓欺负人,缺德的事情没有他不干的。他没得好村里人都说是报应,可是村长疼儿子啊,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厚着脸皮去找胡寡妇。据说胡寡妇是死活不愿意去村长家啊,最后村长都快给她跪下了,她才不得已去了一趟。没想到她这一去竟然是进了龙潭虎穴,她不治还好,这一做法治病,村长那个缺德的儿子啊,他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