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对于打喷嚏有一想二骂三感冒的说法,而德国人认为如果你很想一个人,那个人就会开始打嗝。我也不知道到底哪种说法更靠谱,反正就在我躺在床上思量到底谁是我的组长的时候,从来没联系过我的组长大人竟然主动给我发短信了!这是心灵感应还是巧合啊?不过因为我们组长短信里说丁磊出事了,所以我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件事,立刻拨通了丁磊的电话,看看他到底怎么了。等了半天丁磊这孙子才接,我听他的声音就知道的确出事了,连忙问详情,丁磊带着哭泣对我说:“修养你认识大仙吗?我们家淼淼她……她好像让什么东西上身了!”

  我一听丁磊这么说,就知道事情很严重,淼淼是丁磊的独生女,今年才五岁。如果事态不严重,丁磊一个大男人也不至于快哭了。现在的孩子都是家大人的掌上明珠,这孩子出了事,全家人都跟着着急。我跟丁磊的闺女丁淼也挺亲的,这小丫头很招人喜欢。所以我当时二话没说,开着车就到了丁磊家。

  我刚一进门,就看到丁磊夫妻俩哭丧着脸站在客厅里。我问他们怎么了,丁磊治这病想对我说:“淼淼在上面呢,死活不肯下来睡觉!”我顺着丁磊手指的方向看去,他们家闺女现在正蹲在冰箱上面,用一对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现在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心想一个孩子有什么可怕的,就走过去跟淼淼打招呼。没想到我刚走到她面前,淼淼突然伸出小脑袋对着我龇牙,还发出了“兹兹”的声音!我被她吓了一跳,再退后的过程中差点坐到了地上。等我稳定好了自己的情绪,再次仔细观察淼淼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行为举止很异常。这孩子,这孩子怎么看上去像是一只猴子啊!

  丁磊看到我惊讶的样子,把我拽到了屋外跟我一边吸烟一边说:“今天不是周末么,白天我跟我媳妇带淼淼去了一趟动物园。路过猴山的时候她在停留了很久,目不转睛的盯着猴子看。后来我们要带她去别的地方,就觉得这孩子有点不对劲儿了。她目光呆滞,一语不发,我们以为她累了,就想带她回来睡觉。可是一进屋她就开始闹,谁碰她她就咬谁,一个人窜上了冰箱,怎么哄都不肯下来!”

  :D酷l匠网唯●一;正B/版K,☆其他7U都是`盗D+版i-

  我听丁磊这么说,才知道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他为什么问我认不认识大仙儿。所谓的的大仙儿就是神棍或者巫婆,反正就是自称能够通灵的那种人。我不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那种奇人异士,不过想找这种人恐怕是比大海捞针还难。路边上那些十块钱就能泄露一次天机的“大师”们绝对不是招摇撞骗的冒牌货,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心理医生。你花十块钱就能接受一次心理治疗,找个人陪你聊点你爱听的内容,其实也值了。但是真是想要靠他们为你迷茫的人生指出一个方向,或者靠他们救死扶伤,医病治人,那你就有点勉强人家了。你也不想想,他要是这有那本事还会在路边忍受风吹日晒吗?所以如果真的有一天你需要找一个高人指点迷津或者救苦救难,我不敢说你找不到,但是随随便便就能遇上的那些人你还是不要轻易相信为妙。

  我问丁磊有没有带孩子去医院看看,丁磊说他们现在根本就无法靠近淼淼,要是叫医生来害怕他们的手段过于强硬把孩子伤到。我觉得丁磊的话也有道理,这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五岁的孩子真要是让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按住,她拼死挣扎难免会伤到自己。我又问丁磊吃饭了没有,丁磊哭丧着脸说:“从进家门到现在我连口水都没喝,还哪有心思吃饭啊!”

  我听丁磊这么说用一只手托着下巴想了想,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我带着他到楼下买了许多水果,上楼之后洗干净了,我拿着一根香蕉剥开皮,站在淼淼的对面看着她吃。这孩子明显被我手中的香蕉吸引了,一边咽口水一边探着身子往我这边看。等我把香蕉吃完之后,又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吃。这时候淼淼的半个身子已经悬空了,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似乎是想抢我手中的苹果。我连忙给丁磊使了个眼色,他按照我之前跟他交代好的悄悄走到了我对面。这时候我把手中的苹果递给了淼淼,可是我们之间保持着一段距离,凭借她的臂展想要伸手是拿不到的。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我所料,淼淼为了得到苹果身体往前一跃,从冰箱上掉了下来,丁磊连忙伸手接住了他女儿。可是整个过程中淼淼没有一点惊慌,她还是伸手从我这里夺走了那个苹果,并且死死抱住,不愿意放手。

  丁磊抱着淼淼坐到了沙发上,我立刻剥了个香蕉递给他。看到有香蕉吃,淼淼明显配合了许多,她在她爸爸怀里很认真地吃着那些水果,似乎根本不认识我们一样。

  我前几年去一个远亲家里拜访,正好赶上他家一个邻居的孩子掉魂儿了。民间所谓的掉魂儿就是指孩子在受到惊吓或者走夜路之后,突然间开始神志恍惚,意识不清。更严重的情况是孩子会无故发烧昏迷,甚至是休克窒息。这种病到医院根本看不好,医生查不出病因,你让人家怎么治疗?民间传言中对于这种想象的解释是:孩子并没有长大成人之前,他们的天灵盖没有完全密封,所以在受到了惊吓或者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骚扰之后,他们的三魂七魄就会部分脱离身体。如果不及时把他们的魂魄召回来,那么结果可能就严重了。所以再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家里的大人要去离家里最近的十字路口喊孩子孩子的名字,从那里一直喊到家,再烧点纸钱或者用清水在孩子的额头上画个十字,应该就可以了。如果这种方法不灵,那么就是说你们家孩子的魂魄飘散的太远了,需要找专业人士处理。

  我家远亲那个邻居的孩子就是这种情况,陪家里大人去了一趟坟地祭拜祖先,回来之后就不说话了。看那个孩子的脸色你就会发现,那孩子的气色越来越差,跟一个人死后开始逐渐失去体温的样子很像!我家那个远亲住在农村,地方很偏僻,那里的人受教育程度很低,所以骨子里都很迷信。看到家里的孩子掉魂儿了,召唤也召唤不回来,他们立刻请了一位远近闻名的仙姑过来帮忙。我去的时候正是那位仙姑做法的时候,全村的人都围在外面看热闹。仙姑交代了她做法事的时候任何人不得进屋叨扰,所以门窗紧闭之后就剩下那个仙姑和小孩子呆在屋里。因为农村都住平房,隔音效果也不好,所以我们在外面还能听到里面的声音。就听到那个仙姑在里面嘟嘟囔囔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突然间她开始发飙,她的声音由小到大,逐次增强,最后我们的感觉就是她开始歇斯底里的咆哮。我能听清楚的话只有三个字,就是“你走吧”。但是这三个字从那位仙姑嘴里面说出来可不是轻描淡写的,她那种诡异、尖锐、摇曳的声音让人听着不寒而栗,全身起鸡皮疙瘩。她当时发出的那种呐喊声跟唱歌一样,其渲染力和震慑力你要是不在现场都无法现象,听到的人无不毛骨悚然,心生畏惧。我现在都很后悔,当时怎么就没反应过来用手机录下来,我觉得她那种声音让花腔女高音都显得弱爆了,恐怕专业的高音歌唱家听到她的“演奏”都会觉得相形见绌。这么震撼人心的声音,真不是一般人来得了的。

  最后那个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那位仙姑走出屋后告诉孩子的家长,这孩子好了。后来通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那孩子还真是恢复了正常,除了体力需要逐步恢复意外,精气神真的是跟普通的孩子一模一样。

  这件事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虽然我不是调查灵异事件的专业人士,可是我对那件事情依然做出了很多分析。首先来说那个仙姑的“表演”,或者说是法力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我现在想起来她那能够震慑人灵魂的声音,依然是会起一身鸡皮疙瘩。我觉得花几百块钱请她做场法事,不论结果如何,就是听她的“演唱”也值了。好的歌剧表演一张票怎么也要几百块啊,那听着都能让人睡着了,有什么意思?我觉得那些所谓的高音歌唱表演艺术家的造诣还不如那位仙姑呢,他们自认为的高端和雅致,其实根本比不上那位仙姑的雅俗共赏。她的渲染力可是宗师级别的,我觉得让她远近闻名的不见得是她的“法力”,而是她的实力。我不知道她能不能通灵,但是我确定她的“艺术”造诣绝对不浅!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既然淼淼得了这么一个怪病,那么她去医院根本治不好,我们为什么不清那位仙姑过来给我们看看呢?反正有病乱投医,我现在也不差钱,能再次聆听她“动人的歌声”也不错啊!于是我对愁眉不展的丁磊夫妻说:“你们俩别上火了,我想起了一个高人,我把她请来给淼淼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呼延成章说:

  该章节中有热心读者银河给我提供的素材,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