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墙中的人影 (2)

  虽然李先生没有承认那个失踪的工人被封入墙中,可是他也没有否认。毕竟那个人凭空消失了,在工地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果不是在墙里又会是在哪呢?我想任何一个人都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猜测,那么至于为什么这个楼盘的墙上会不时的出现一个人的影子,我就不知道了。

  当我和高珊到达六号楼十八层1805室之后,发现所有人都站在客厅里对着一面墙发呆。我走过去跟他们一同观看,发现墙里面真的是有个人影。那个人影俨然就是一个人的轮廓,不过它绝对不是一个影子!任何物体的影子都是实物遮挡住光造成的,那么影子自然就比实物要大一些。可是那个影子明显是跟真人成一比一的关系,而且即便是没有光,或者光线很暗,依然可以看到那个影子的存在!

  知道这个诡异的影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它是在墙里面,而不是墙上。它给人造成的视觉效果就是墙里面的一个物体挡住了本应该反射回来的光,如同它在墙上占据的那些面积是透明的一样!这完全违背光影成像的原理啊,难道墙里面的东西真的是个鬼魂吗?

  我们一屋子的人都看着那个人影儿不值得所错,最后还是经验丰富的白三爷说了一句话让我们醍醐灌顶:“去找些工具啦,把这墙凿开!”

  李杰森一听当时就带着人出去找工具了,可是我们谁都不知道那个人影会维持多久,这要是等到工具拿来了,万一那个人影儿没了,我们想要等下一个人影儿的出现,不知道要等多久。要知道白三爷的这个建议是很有创造性的一个想法,之前所有的研究都是在那个人影儿消失了之后进行的,在人影存在于墙里面的时候去试图把它“抠”出来,这种行为还是头一遭。所以我们都很急切的想知道结果,可是这里离这个小区的办公楼很远,估计等李杰森把工具拿来了,那个黑影儿也早就消失不见了……

  要说白三爷还真是身先士卒,知道时不我待,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用手开始抠墙皮。我一看领导都这么拼命,自然也不能退缩,走到白三爷身边就想帮他一起抠。可是我刚一走过去,就惊讶的发现那面墙竟然流血了!我的天啊!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也太脆弱了吧!用指甲就能把它抠出血,难道它是个活物吗?

  我当时被吓得往后跳了一步,再也不敢靠近那堵墙,可是白三爷却不为所动,站在墙的前面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老家伙是被吓傻了还是被墙里的东西控制住了啊?我刚想拉他一把,就见白三爷突然转过身对我说:“这是我的血!”说完还把他的手伸出来给我看。

  哎呀我勒个去,虚惊一场啊!这白三爷看着红光满面的,不像是个很虚弱的人,这指甲也太脆了吧,抠一下墙都能出血了,还出那么多!这么大岁数的人逞什么能啊,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回去怎么交代?

  就在我的情绪刚刚稳定下来之后,我突然间发现墙上的那个人影儿没了!机会这东西还真是稍纵即逝啊,我们要是想把那个人影儿从墙里抠出来,只能等下次了。

  好在我们等了仅仅几个小时之后,那个人影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出现的时间非常短,还没等我们从监控室里出发,那个人影儿就消失不见了。一连几次都是这样,似乎那个东西知道我们想要做什么,总是频繁的出现,可是又快速地消失,就像故意躲着我们一样。其实在我误以为那墙上流出来的血属于墙里面的人影时,我就有这种感觉:那东西有灵性!可是我们没有办法证明,只能等,就这样过去了足足一天,我们都没有休息好。可是就在我们疲敝不堪的时候,它又出现了!我们用最快的时间赶到了现场,一进屋发现那个人影儿还在,我和马俊卿二话不说,直接用锤子和凿子开始砸墙。

  在我们砸墙的过程中,我们发现那个人影逐渐变的扭曲,似乎我们凿墙引发的震动让它很痛苦,它好像在不断地往后躲,很怕我们砸到了他的真身一样。整个过程中我的手和我的心都在颤抖,我很想知道墙里面的那个人影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我还真的很怕把它凿了出来。它要是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会跟叶公好龙一样被吓死吧,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了当初自己罚下的誓言:我会竭尽全力保卫人民、保卫祖国、保卫党,即便是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我将扫除一切牛鬼蛇神,查清事实真相,捍卫正义与和平!我现在才知道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我有优厚的待遇,我们有常人想象不到的特权,可是我们也要面临连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危险,干我们这行也不然就确保自己能做到无所畏惧,要不然就等着被吓死吧!

  好在我们没有从墙里面挖出什么东西来,最后我们把那堵墙凿得跟月球表面似的,那个人影还是忽然间消失了。完了,我们整整忙碌了一天多,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回到监控室之后,三爷找了个空房间给我们开了个会。我们都知道继续追查那个人影儿是不会有进展的,所以三爷让我们想别的办法。我看到白三爷的手包着厚厚的纱布,就知道他流血的情况很严重。按理说抠一下墙面也不至于留那么多心血啊,奇怪!不过白三爷对于自己的健康状况似乎并不关心,他让我们开动脑筋,想想还有没有别的突破口。这时候高珊突然说:“三爷,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一个工人在坠楼后失踪了,要不然咱们去调查一下这件事情?”

  白三爷一听这句话觉得高珊说得很有道理,当即决定让我和高珊去调查一下那个坠楼工人,他和马俊卿在监控室继续留守,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跟高珊向李杰森要了那个工人的个人资料,然后让他带我们去那个工人的家中探望一下。在车上我和高珊看到,那个坠楼后就神秘失踪的工人叫虞关中,他有一个儿子是在读研究生,还有一个因为瘫痪而卧病在床的妻子。等我们到了虞师傅的家里,发现他的妻子是由一个亲属照料,他们似乎对于他的失踪并不关心,而是在问明我们来意之后把我们逐出了门外。高珊早就准备好了假的警官证,我也把我那张盖朝伟的证件掏了出来,看到我们是警务人员,虞关中的家人才很不情愿的把我们让进了屋。不过他们并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所答非所问,能搪塞就搪塞,搪塞不了就骂街。最后我门惹了一肚子气出来之后,高珊因为一向目空一切,所以抱怨了一路。

  等我们跟白三爷见面之后,他问我们有什么收获,高珊怒气未消,气哼哼的说一无所获。这是我一脸坏笑的说:“怎么没有收获啊?这一次我们收获颇丰!”

  听我这么说白三爷和高珊都很惊讶,就问我到底有什么收获。我看着高珊被气得花容失色的样子,幸灾乐祸的说:“你们说一个女人憎恨她的丈夫,甚至不管她老公的死活,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酷匠网Is首1●发*

  白三爷等人听我这么问,都一头雾水,高珊没好气的对我说:“靳修远,我们现在调查的是墙上出现人影的灵异事件,不是家庭纠纷!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我却不急不恼,学着白三爷淡定从容的样子说:“姗姗啊,这你可就不懂了!这世上最恶不过人心,最毒不过妇人心。很多鬼鬼神神的事情其实都是人为的,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妖魔古怪,而是人心叵测啊!”

  听到我的话高珊显然不以为意,不过白三爷听出了其中端倪,就让我继续说。我知道玩笑不能开过了,就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虞关中的老婆根本不关心她丈夫的死活,就算他们夫妻感情不好,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啊!现在老公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当老婆竟然能无动于衷,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虞关中的老婆恨虞关中!可以夫妻一场人都没了还能真么恨一个人,这会是多么大的仇恨啊!能让一个女人如此的恨一个男人,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男人……”

  “出轨了!”白三爷斩钉截铁地说。我心说行啊,这老家伙有经验啊,看来这是经历过呢。不过白三爷的生活作风问题不是重点,于是我继续说:“对!这就说明虞关中外面肯定有人!我查的很清楚,虞关中的老婆是几年前因为一场车祸造成的瘫痪,医生的诊断是她下半身毫无知觉了,也就是说她不能再跟虞关中过夫妻生活。别看虞关中的儿子都读研究生了,可是虞关中是农村人,所以其实他结婚很早。他今年还不到五十岁呢,他媳妇不能跟他……”

  “这跟破案有什么关系?”高珊听我越说越低级,立刻打断我问道。

  “怎么没有啊?既然我们在虞关中的老婆和儿子身上找不到线索,那么我们可以去调查一下他的情人!”

  白三爷平时看着儒雅博学,其实他绝对是个道貌岸然的老不正经。听我说要去找虞关中的情人,当时就表现出了兴奋的神色。不过让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因为我们很八卦的去追查一段婚外情,竟然查出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