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说再熟悉的地方不管多美都没有景色,现在看来这句话很有道理。我们四个自认为是调查灵异事件的精英已经在村委会呆了这么长时间了,却没有发现那盘火炕有问题!南方哪里睡火炕啊,我们四个人都在上面睡了一觉了居然才发现!当我们把那个炕洞扒开之后,用手电筒往里一照,那炕洞里面竟然是有个暗道!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们昨天晚上为了能找到灵异事件,大半夜去逛姚家村的坟地,差点没死到里面!现在我们才知道原来在我们的屁股底下就有很多线索,那阵阵传来的尸臭就是这条暗道值得我们调查的最好证据!

  白三爷当即就想下去一探究竟,被我一把拉住了。你说这白老三让我说他点什么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连这么点常识都不知道呢?长期密闭的地窖、密室、暗道因为空气不流通,所以里面的空气十分浑浊,含氧量很低,如果在没有充分通风换气的情况下贸然进入,进去的人很可能因为缺氧而休克!因为这种原因丧命的人不计其数,今天要不是我看过几本盗墓小说了解这种常识,白三爷现在估计已经光荣殉职了。

  当我把需要通风换气的事情跟白三爷说了之后,他愧疚的笑了一下,表示是他操之过急了。我们站在炕洞旁边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还是觉得不放心,最后从院子里捉来了一只鸡,用绳子困住鸡爪,把那只鸡扔进暗道里。过了几分钟之后再给拽出来,发现那只鸡除了对我们不满之外没有其他问题,才打定主意下去看看。

  这次白三爷又想身先士卒,可是高珊推了一下我说:“三爷年纪那么大了,让他下去你忍心啊?你先下去看看,要是没有危险再让我们下去找你!”

  要是有危险的话,你们负责下去给我收尸呗?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怀疑高珊想害死我,可是事已至此我还真就不能退缩,就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对白三爷说:“三爷,还是我先下去吧!”

  白三爷也知道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就嘱咐我一定要小心。这时候高珊终于做了件好事,她把防毒面具帮我带上了。我从炕洞里钻进暗道里之后,立刻用手电往前照了照,发现前方有一个拐口,走过去之后再往前一看,当时我把我吓了一跳!前面躺着几个人,面目狰、脸色铁青,他们是上一支调查组的人!我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用手电筒仔细地照了一圈儿,里面有五具尸体,前面还有一个拐口,那个拐口到底通向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需要叫支援了,一个人和五具尸体共处于这么狭小的空间,让我很不适应!

  我把白三爷和高珊叫了下来,并且告诉马俊卿看好炕洞口。想必上一支调查组就是一起进入暗道,才被歹人堵住了炕洞活活闷死的,我们可不能重蹈他们的覆辙!白三爷下来之后,他通过防毒面具用很含糊的声音说:“不对啊,上一支调查组只有四个人,这里怎么会有五具尸体?”

  我告诉他我让他们下来就是想让他们帮我把尸体搬出去,好确认多出来的那具尸体到底是谁。等我们把上一支调查组的四个彪形大汉搬开之后,我们发现埋在他们身下的是一具枯骨。那具枯骨明显已经腐烂很长时间了,也看不出来到底死了多久。等我们把五具尸体都送到地面上之后,我们又到第二个拐口那里看了一眼,这一看让我们感觉很失望,那里是里屋高珊睡得火炕下面,这个暗道除了藏尸体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啊!

  等我们再次回到地面上的时候,马俊卿告诉白三爷他已经确认了死者的身份。那四个刚刚开始发臭的尸体,确实就是上一支调查组的所有成员。至于那具枯骨,马俊卿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个工作证,说到这里马俊卿把那个工作证递给了白三爷。白三爷接过那个工作证打开一看,脸色当时就是一变。我很少能看到一向淡定从容的白三爷能表露出这样的神情,就好奇的伸过头去看上面的内容,就见上面写着:特别行动调查组成员证,那个持证的成员名叫姚一文。

  “什么事特别行动调查组啊?”我通过表情就知道白三爷知道答案,所以立刻问他。

  “特别行动调查组就是咱们灵异事件调查组的前身,现在依然在工作岗位上的特别行动调查组成员,只有白三爷一位了!”白三爷还没有说话,高珊率先替他回答了问题。

  “那……三爷,您认识他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白三爷此刻面沉似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这人你都不认识你拿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干什么啊?白三爷看我想问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反应,就拿出了昨天夜里我们在坟地里捡到的那个笔记本给我看,我赫然发现那个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拥有者的名字:姚一文!

  “这……”如果刚才我们从暗道里抬出来的枯骨是姚一文,那昨天晚上我们遇到的人是谁?那个记事本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持有者的工作摘要,并且是以绝笔的形式收尾,这就明显能看出来写笔记的人就是那个记事本的主人啊!可是一个人把自己的重要证件随身携带,这也是很合理,很符合逻辑的行为。现在只有三个可能,第一种可能是那两具枯骨是两个人,只不过是他们很巧合的重名重姓罢了。但是在一个小山村里会存在两个意外死亡的重名者,这样的概率比中彩票还要低啊!第二种可能就是那两具枯骨是两个人,不过其中一个人拿了属于姚一文的私人物品罢了。可是不论记事本还是工作证,这都是持有者应该随身携带的私人物品。这类物品会在其他人身上找到的可能性也不大。第三种可能就是我们昨天晚上活见鬼了,这种可能现在看来更容易让人接受。反正我们在姚家村活见鬼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看坟人姚光旭这老爷子的音容笑貌我们现在还历历在目呢。所以说在姚家村见鬼这种经历不足为奇,姚一文老前辈蒙元殉职,昨天晚上现身用记事本给我们指了条明路,想让我们回到村委会的火炕上找他的本尊,给他的肉身下葬掩埋,超度亡灵这很正常啊!干了这么长时间的灵异事件调查工作,我已经对那些鬼鬼神神的感觉到麻木了,他们有或者没有也不就是那么回事吗?日子总是要过,我们也早晚都会死,做人啊,难得糊涂吧!

  不过白三爷这伙人想得比我还开,他们根本就没过多的纠结于昨天半夜的奇异遭遇,而是已经开始商量怎么跟上级汇报找到了另一支调查组的事情。高珊说:“三爷,刚才要不是修远拦着您,说实话如果您下去了也可能因为缺氧而窒息。我认为可能是上一支调查组在讨论过所有资料之后,跟我们一样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可是他们比我们更早的意识到了南方有火炕这件事情很奇怪,所以出于好奇心他们掏开了炕洞,在发现了里面别有洞天的时候一窝蜂似的进入了暗道。可是暗道里因为长期没有通风换气,所以空气十分浑浊。他们因为缺氧而休克,最后全部因为窒息而死在了暗道里面。”

  “嗯……你说的有道理,看他们的样子也像是因为窒息而死……”白三爷死死地盯着那四具尸体,单手托着下巴对高珊说。

  酷=q匠(G网首(发+o

  有道理个屁啊!我立刻反驳到:“三爷,这不对吧!他们四个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不可能不知道进入密室先要通风换气。再说就算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会一起下去,不留一个人在上面当后援吧?就算他们真的一起下去了,可是你要知道姚村长跟我们说过他什么都不知道啊!他要是什么都不知道,那……那些砖头是谁塞进炕洞里的?”我这番话让高珊都无言以对了,可是还有更犀利的观点我要表达:“最让我奇怪的是,你们发现没有,他们四个的装备呢?他们的装备去哪了?”

  此次姚家村之行,算得上是我们四个人调查过的最棘手的案子,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我们找到了上一支调查组的全部人员,可是他们已经是四具冷冰冰的尸体了。我们已经有一大堆谜团没有解开了,现在还要追查他们的死因。就在我们四个人相对无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白三爷突然接到了一条短信。他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对我们说:“收拾东西,马上撤离!快!”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其他三个人疯了一样的开始整理私人物品。马上撤离?那地上的五具尸体怎么办啊?可是看到他们急促的样子,我知道现在不是我问问题的时候。所以我也跟着他们开始忙活,等我们确认没有遗留下任何属于我们的东西之后,白三爷带着我们坐上了直升飞机。我从天上往下看,发现姚家村在茫茫白雾中若隐若现。突然间我看到了那个独自坐落于村外的院子,让我吃惊的是我还看到了,我还看到了一个老者正在扫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