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为事业献身的白三爷因为急于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找到那支失踪的调查组,所以他在即将凌晨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带领我们去逛逛姚家村的古坟。可是没想到的是,等到我们想要打道回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片迷雾,和无边无际的姚家古坟里。我忽然间想起了我们在昨天早上遇到了死而复生的看坟人姚大爷,就不免想到是不是那老鬼故意引诱我们和上一支调查组进入坟地。这一个观点让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恐慌,上一支调查组体力比我们强一百倍,如果他们都走不出去的话,我想我们这一组人就更没戏了。不过在这个时候高珊说她看到前面的空地上似乎有个人,这让我们立刻提高了警惕。他是谁?上一支调查组的组员?还是前来找我们的姚家村村民?或者是……他是已经驾鹤西游五年的看坟人姚大爷又回来了?那他是怎么回来的呀,他的仙鹤哪去了……

  我在听到高珊说她看到前面似乎有人之后,瞬间产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这时候我又觉得能发生一些意外是好事情了,总比我们困死在这姚家古坟里强啊!我看到白三爷和马俊卿都已经掏出了手枪,我也立刻把属于我的那把左轮掏了出来。我觉得如果高珊看到的真是人还好办,不过在这黎明前的黑暗时刻有人跟我们一样在坟地里面晃悠,那就算他是人也是个神经病!白三爷似乎不管对方是谁都想过去会一会,他跟马俊卿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立刻分开,左右包抄跑了过去。我跟高珊一人跟着一个也不甘示弱,可是等我们走过去之后才发现那个人对我们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他是一具枯骨,躺在地上张大嘴似乎有很多冤屈要向我们表明。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姚家古坟里怎么会有一个人暴尸荒野,难道这个人也是跟我们一样,走进了这片坟地之后就再也没走出去吗?看那具尸体腐烂的状况,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死了多少年,不过细心的白三爷发现那具尸体上背着一个帆布包,那个挎包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还没有腐烂。带上了一副手套之后,白三爷打开那个帆布包,发现里面有一个手电筒,已经生锈,还有一个记事本,虽然纸张已经泛黄,可是打开之后发现上面的字迹还是依稀可辨。我也承认翻看别人的日子或者记事本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可是能够通过文字窥探一个人的内心,确实也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显然白三爷童心未泯,他让高珊用手电筒给他照亮,仔细的一页一页翻看,看到前半部分的时候阅读的速度还挺快,可是当他看到后面的内容,我发现他的脸色大变,看来他看到了有价值的内容!

  当白三爷发现我们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他索性小声的读出了他觉得有价值的信息:“某年某月某日,我来到姚家村调查。今天我走访的对象是看坟人姚光旭,我是在早晨起来之后发现的他家,当时村里人都还没有起来,只有村外的一个院子开着门。我走进去之后,姚光旭很冷淡地问我有什么事,我跟他说我是来了解一下关于迁坟这件事村民是怎么看的。他当时就把手中的扫帚扔到了地上,气哼哼的告诉我村长都已经说过了必须迁坟,他们能怎么办?后来我还想再问别的问题,可是这时候看坟人姚光旭已经转身走进了屋子,还狠狠地把门关上表达他的愤慨。我知道继续追问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看来村民们对于迁坟这件事还是有意见的……”

  听到这里我感觉毛骨悚然,那本记事本上记载的时间就是五年前啊!记事本的主人跟我们经历了完全一样的遭遇,或者说是我们跟他经历了完全一样的遭遇,这恐怕不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吧?这时候我听白三爷继续念到:“某年某月某日,我一个人走进了姚家古坟,村里人都传说这里是禁区,祖先有遗训:不论任何人有任何理由,都不许走进这里半步。现在正是一年一度的雾月,我以为自己的方向感很好,所以并不担心迷路。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被困在姚家古坟里了,我已经在这里走了整整两天,可是还是没有发现出路。被茫茫白雾笼罩着的姚家古坟似乎是另一个世界,所有方向和空间在这里去不都消失了。我放声大喊,这里连回音都没有。我仔细观察过了每一块墓碑,两天以来我没有发现任何两块是重复的。我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可是我现在已经体力透支,估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昏迷。可能我记载的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有人看到吧,但是我觉得弥漫在我身边的雾气有问题!好像就是它们让我神志不清,所以我才找不到出路!此时此刻我要是戴着防毒面具该有多好啊……”

  听到这里我们四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立刻不约而同的把防毒面具带上了!这一路我们虽然把装有防毒面具的背包随身携带,可是因为能见度很低所以谁也没有把防毒面具带到脸上!现在已经有一个前辈用他的生命为我们换来了宝贵的经验,这样的金玉良言若是不停那可真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戴上防毒面具之后就听白三爷对我们说:“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本记事本上写的话,现在咱们带着防毒面具走,看看能不能走出姚家古坟!”

  精神力量的作用不可小视啊!刚才我还觉得自己体能到了极限,可是现在看到希望摆在眼前,立刻振奋精神,跟着白三爷等人大步向前迈进。整整走了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四个人终于走回到村口我们出发的地方,摘下防毒面具我们疲敝中伴随着兴奋,虽然当时已经天光大亮,正是村民起床的时候,可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白三爷大手一挥,终于下达了一个让我由衷赞同的指令:“回屋睡觉!”

  躺在土炕上我抱着枕头感觉这个舒服啊,不知道屋子里怎么会隐隐的闻到一股臭味儿,估计是昨天早上我们的呕吐物发出的吧,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找周公下两盘棋再说!

  等我睡醒的时候,发现跟我“同炕共枕”的白三爷和马俊卿已经起床了,估计住在里屋的高珊也跟他们一起出去了吧。四个人当中只有我的体力最差,这让我作为一个当过健身教练的人非常汗颜。躺在炕上翻了个身我又闻到了那股臭味儿,我心想一会儿说什么也要把那盆秽物给扔出去,却突然发现似乎那股难闻的味道并不是从门后的角落里散发出来的。我用力嗅了几下,感觉那股味道应该是从炕底下传出来的!当我觉得那股味道是从炕底下散发出来的时候,我突然间从炕上跳了起来,大叫着跑出了屋子。白三爷等人这时正在村委会跟村长聊天,看到我疯了一样从屋子里跑出了,立刻起身问我怎么了。当我看到白三爷等人的时候我心里才踏实了一些,发觉自己还光着脚就站在地上,不免有些尴尬。我对他们说我做噩梦了,然后给白三爷使了个眼色,这老家伙对于挤眉弄眼那是相当的在行,当时就明白了我又发现。他跟姚村长客套了几句之后,就带着高珊和马俊卿陪着我一同走回了我们居住的房间,等关上门之后他低声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进屋之后先穿上了鞋,然后站在炕前对他们说:“咱们来姚家村很多天了,你们不觉得这里有些古怪吗?”

  “这里古怪的地方多了,赶紧说你发现了什么吧?”高珊看我想卖关子,立刻不耐烦的催促我。

  我也不喜欢跟白三爷似的总是故弄玄虚,就一句话道破了天机:“南方哪有炕啊!”

  看2◇正版_●章%节j=上#酷“匠oB网

  其他三个人听了我的话恍然大悟,对啊,过了秦岭淮河以南,见过炕的人有几个?我们四个人应该都是北方人,看看这盘炕就知道这是行家的手笔,炕面平整,大小适中,这在南方谁能有这手艺?

  白三爷知道一盘火炕不会把我吓成刚才那个样子,就问我说:“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发现吗?”

  我听白三爷这么问,就指着那盘火炕说:“我闻到了这炕下面传上来一股臭味儿……”

  “那臭味儿不是……”说到这里高珊指了指放在门后面装载着我们昨天早餐的盆。我摇了摇头对她说:“肯定不是,不信你自己闻闻。别说我没提前告诉你啊,那是尸臭!”

  其他三个人听我这么说又是一惊,我们这一组人里面白三爷最年长,他肯定睡过火炕好多年。当他听到我说那个炕里面传出来了尸臭,他蹲下身子把堵炕洞的砖头扣了下来。就在他扣下一块砖头的时候,那股令人作呕的臭味儿瞬间变得更加浓烈。白三爷一只手捂住了口鼻,另一只手继续开始往外扣砖头。我和马俊卿见状连忙去帮他,不大一会儿我们就把那个炕洞彻底扣开。我们发现那个炕洞明显要比普通的炕洞要大一些,白三爷拿了一个手电筒往里找了一下,这一照我们才发现,那炕洞里面别有洞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呼延成章说:

  因为五一有故人来访,所以更新时间变为晚上九点,各位不好着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