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人现在可以说是疲惫不堪,可是不论是对于姚家古坟还是上一支失踪的调查组,我们都没有查到任何线索。就在我们的调查时间马上就要到达二十四小时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正是上一支调查组失去联络的时间。于是我对其他三个人说:“各位,我记得资料显示上一支调查组就是从现在这个时间开始跟组织失去了联系。白天的时候姚村长也说了,他没发现那一组人离开院子。可是也不知道是那组人离开了院子姚村长没发现,还是今天早上我们遇到的那个扫院子的老头儿……”

  当我提到我们早上遇到的那个老头儿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我自己也知道在这即将半夜的时刻,提及一个已经故去多年的老人跟我们在早上邂逅的事情,这有多么慎人。但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逃避,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们今天早上遇到的姚大爷说的是真是假我们无法辨别,可是他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啊!我觉得这个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具有特殊意义,我们不应该放过这个计划,而是应该进一步调查……”说到后面我自己都没底气了,因为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想要提议做什么。

  白三爷用手托着下巴点了点头,问我:“修远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下一步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我知道这老家伙其实心知肚明,他就是逼我把话说出口然后把责任推卸给我。可是谁叫我是个新人呢,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于是我硬着头皮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再去一次村外的那个院子……”

  “现在去?”高珊不怀好意的问我。

  “对,就现在去!”白三爷当即拍板,带领我们三个人再次来到那个我们曾经活见鬼的院落。此刻的姚家村依然是白雾蒙蒙,我们看着由破砖烂瓦建成的那间房子,想想白天的经历就不自觉的感觉阴森恐怖。白三爷此时还高举着手电,很儒雅的问:“屋里有人吗?”我心说这他妈要是有人回到说:“有!”我们四个当场就会被吓死!好在有沉默是金这条真理,破旧的院落里除了断壁残垣,没有人回应白三爷。谢天谢地,有时候我真觉得什么都查不到也挺好的,总是经历很刺激的事情我的心脏受不了啊!不过白三爷显然是六十岁的人三十岁的心脏,看到故地重游没有任何收获,他站在院子里一边抬头远眺,一边说:“你们觉得如果上一支调查组真的来过这里,接下来他们会做什么?”

  “去坟地!”高珊立刻回答说。不是吧……纵然我也同意高珊的观点可是这大半夜的我们四个人去逛坟地,这多少让我心里有些发毛。

  不过其他三个人显然比我更具备大无畏的精神,他们成一纵列,二话没说直接向姚家古坟进发了!我知道现在自己要是再发表不同的意见,那就是蛊惑军心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们往前走。在白天我们走访的时候听村里人说,他们这片祖坟都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看过那片坟地到底有多大规模。据当地人讲那片坟地一直修到了山里,具体埋葬了多少人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我从他们口中听到的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他们有一条祖训:所有的人都是按照年代从里往外下葬,任何人都不许进入坟地之中打扰祖先的安宁!而且只要下葬完毕,就不允许再去坟前祭拜,想要烧纸、上供的话这些活动在村口进行就可以,老祖先收得到你的心意。如果有人胆敢进入坟地惊扰了老祖先,那么后果自负。即便是老祖先不跟你一般见识,村里的人也会把你逐出村子。因为你的行为已经惹恼了列祖列宗,不把你扫地出门,祖先就不会保佑子孙后代了。我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没太在意,我们分析出来的结果是因为古时候盛行厚葬,估计姚家村的祖先怕有人盗墓,所以才制定了这么一条祖训,来吓唬后人和盗墓贼。但是这终究是我们的猜测,如果这姚家古坟里真的有什么古怪,那我们四个人能对付得了吗?虽然我们带着防毒面具、防弹衣和手枪,可是灵异事件不同于暴力事件,我们这些装备对付人是很精良的,可是对付……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后脊梁发冷,连忙加快了脚步,紧紧地跟着走在我前面的高珊。

  就这样我们在姚家古坟里走了一个小时,除了体会到什么是步步惊心之外,没有发现任何线索。白三爷本人也显得很有挫败感,他把我们聚拢到一起说:“上一组的人如果真的跟我们一样在这个时间进入到了坟地,我想他们应该也不会走太远吧。现在咱们一无所获,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要不然先回去休息?”

  白三爷的话正合我意,我立刻表态说:“现在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怎么也看不出什么。我觉得三爷说的有道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听我这么说,高珊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修远,你是怕了吧?”

  我也不知道这娘们儿最近抽什么风,总喜欢欺负我取乐。我还带当初还救过她一命,关于天池水怪的事情也是我查清楚的,帮她结开了心中的一把锁。她一句谢谢都没说过,怎么还恩将仇报啊!我刚想跟她理论几句,白三爷突然说:“行了,别斗嘴了!咱们原路返回吧!”我也已经累得没有精力再跟高珊扯淡,就转过身第一个往回走。

  这一路我们跟来的时候一样,站成一竖排前行。可是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发现我们没有回到村口,还是身处于姚家古坟里!就算我们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走得慢一些吧,可是估计了一下已经多走了半个小时,这不至于吧!我们都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四周围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啊!我们通过手电筒照明,可以确定这一路上就没有遇到岔路口,既然来回我们都是沿着一条路走的,怎么会迷路了呢?白三爷一脸的疑惑,不过他就喜欢表现出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样子,他让我继续走不要停,并且告诉我们路上要留意周围,看看是不是有我们没发现的岔路口。我们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周围还是一样,没有回到我们出发的地方,反而到了一个陌生的所在。截至到现在我们已经连续走了将近四个小时,再过一会儿天都要亮了。现在我已经疲惫不堪,跟其他三个人明确表示:如果找不到正确的路,我就不再继续走下去了。你们他妈的大半夜带我来逛坟地,现在走不出去了还让我带路,这不累傻小子么?白三爷也意识到这么走下去不是个办法,就对我们说:“现在咱们必须找对了方向才行,可是说出来你们别害怕,我刚才看了一眼我的指南针,它失灵了……”

  酷"匠;9网首5发Tj

  不是吧,我们就算走不回姚家村,走出这片坟地也行啊!可是现在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四周围连棵树都没有,现在指南针都能失灵了,那我们怎么辨别方向?就在我感觉有些灰心的时候,高珊的一句话让我开始感觉要死心了,她说:“这一路上我都在仔细观察墓碑,我发现我们走过的路没有看到一块墓碑是重复的,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咱们并没有在原地打转,可是就是走不出去,对么?”我问道。

  高珊点了点头,我掏出出发前随手带着的半瓶水喝了一口,然后问他们要不要喝点。这三个人也真没跟我客气,拿过去给我喝了个干净!然后白三爷皱着眉头对我们说:“你们说上一支调查组,会不会也是走进了坟地,然后没有走出去!”

  白三爷这一句话让我们其他三个人都吃了一惊,这老同志就是觉悟高,现在我们都自身难保了,他还惦记着另一只调查组呢。不过他说的也有道理,要不然那支调查组怎么会无缘无故失踪呢?我们在前行的路上已经试过了所有的通讯装备,全部失灵了!这时候我意识到我们可能会成为第二支失踪的灵异事件调查组,一股莫名的恐慌涌上心头。

  白三爷看我脸色不对,他就问我说:“修远啊,你怎么了?”

  我听他问我,这才回过神来,对他说:“三爷,我……我有一个假设啊,纯粹是假设!咱们遇到的那个看坟人姚大爷他跟我们说过,上一组人在夜里十一点多去他家了解情况,然后就离开了。可是咱们再次去姚大爷家的时候,咱们发现姚大爷已经去世很久了。你们说会不会,会不会是姚大爷故意把我们和上一支调查组引领到这片坟地来,然后……”

  没等我的话说完,我发现他们三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看来他们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么严重了。就在我们四个人沉默不语,在心中作出最坏的打算之际,高珊突然大叫了一声。我们连忙问她怎么了,她抬手指着她前面的空地说:“那里,那里好像有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