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姚家古坟 (3)

  不论什么季节,早上的温度都是一天当中最低的时候,山村的清晨更是让人感觉有些寒意。可是我们现在身上的凉意跟温度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刚才姚村长跟我们说了一句我们谁也想不到的话。他说刚才我们去过的那个院子已经多年无人居住,并且原来的那个住户是个看坟人!可是刚才我们明明看到有个老者在扫院子,那个院落也被那个老者收拾的井井有条,哪里有荒废破败的样子!我们现在明白为什么姚村长刚才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映了,白三爷在稍作迟疑之后,带领我们走出村委会,要再去那个院子看看。

  q。酷i匠=A网◎首发s

  现在可真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虽然说大雾并未消散,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过终究还是不需要任何照明设备就能看清楚身边的事物。我们有五个人,就算是活见鬼了也没什么可怕的。等我们穿过迷雾,再次走进那个院落的时候,我们吃惊的发现原本就很破败的院墙竟然变得更加残破,而且上面已经长出了很多的青苔!再仔细看看院子里的房屋,显然很久没有人住过了,通过千疮百孔的窗户纸能看到里面有很多的蜘蛛网和灰尘,这可不是人为可以制造出来的假象!眼前的景象跟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大行径庭,让我们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院子!可是一切都似曾相识,只不过是变得更加破败了而已,我们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哪有守墓人的踪迹?可是在当我们把正房的门推开之后,看到屋子里的正中央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里那个目光呆滞,表情中透露着诡异的老者,正是我们之前见过的那个人!

  “啊……”高珊看到那张照片之后张大了嘴,差点叫出声来。

  我们其他三个大男人虽然没有高珊那么大的反应,不过其实内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活见鬼了啊!这时候姚村长又不合时宜的对我们说:“这是我们族里指定的看坟人,已经去世五六年了,他无儿无女……”

  我觉得姚村长现在跟我们说这些事情就是故意吓唬我们,不过他的目的达到了。本来白三爷打算立刻带我们进入坟地,可是当他发现这小小的姚家村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息时,他决定还是谨慎从事更好一些。白三爷对我们:“咱们还是等雾散了在到坟地里去吧,先走访一下各家各户,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

  姚村长似乎对这个提议深表赞同,当即欢天喜地的招呼我们去他家吃早饭。这时候白三爷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反应当中得到一个答案。难道他也觉得这个村长有问题吗?可是我觉得越是有嫌疑的人越不可能作案,因为谁也不是傻子,这个姚村长现在明显不太希望我们调查他,又为什么刻意引起我们的注意呢?

  来到村委会之后我们看到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吃食,粥、饼子、咸菜、鸡蛋热腾腾的冒着蒸汽。姚村长满脸赔笑的对我们说:“乡下没啥好吃的,几位领导凑合吃一点吧!”

  我一看这阵势感觉犯难了,这人啊就怕打亲情牌。当初耿双拿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跟白三爷叫板,结果我们这伙人连眼睛都不眨,直接就想要结果耿双的性命。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举拳难打笑脸人,姚村长对我们如此恭敬和热情,我们要是执意不接受人家的美意,就显得有些摆谱了。好在我只是个新人,不是领导,什么事情都以白三爷的马首是瞻就可以了。他在来之前可跟我们交代的很清楚,到了姚家村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一口水都不能喝,更何况吃人家的饭了。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白三爷大大方方坐下来,对姚村长说:“姚村长你太客气了,我们想吃农家饭都吃不到,今天我们就不外道了啊!不过咱们可要有言在先,这顿饭我们要给钱,你要是不收,我们可不吃!”

  姚村长说:“别别,就吃顿家常便饭给啥钱!”可是最后还是拗不过白三爷,也只能答应等我们走的时候一起算。就在我纳闷儿白三爷怎么自己率先破坏规定的时候,他的一句话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我们坐这儿吃饭,让你老婆孩子等着都不好意思啊!你让他们过来一起吃吧,这桌子挤挤做得下!”

  人老了奸,马老了滑,这话可是一点儿都不假啊!白老三这老家伙看着慈眉善目的,他内心深处的阴暗是谁也想不到的!这桌饭菜要是有毒,就让姚村长一家给我们殉葬,我心想白三爷可真有你的!不过姚村长推托说:“哎呀我们这里有规矩,有客人在妇道人家和孩子不能上桌。再说他们也已经吃过了,你们这里路挺累的,就不用管他们了……”

  得,人家不上你这当!不过一计不成,白三爷又生一计,他说:“哎呀,老姚啊,我看这意思这些年是不是只要有人来你们村都是你招待啊!你一个村官能挣多少钱,天天什么事情都为了工作,老婆孩子没少跟你吃苦吧?这样,我们带了些零食,你跟我来,这是我们几个人的一点心意,就当是慰问品吧!”说罢不由分说拉着姚村长就走,姚村长听白三爷夸他,那脸笑得跟个包子似的,一边客气还一边推诿。不过白三爷哪里是想恭维他几句,分明使得是调虎离山计,拽着姚村长就走向我们住的地方。看姚村长离开屋子了,高珊立刻把手中的一个指环摘了下来扔进了粥里,然后用勺子捞了出来仔细观察那个指环的颜色。

  我猜测那个指环是纯银的,因为据传说银子遇到毒药会变色。看到那个指环依然是亮银色,高珊又把那个指环塞进了一个饼里,拿出来后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样,才用纸把指环擦干净,又戴到了手上。没过多久白三爷和姚村长回来了,姚村长满口称谢,不过我看到白三爷只是在敷衍他,在高珊对白三爷点了点头之后,白三爷才坐下招呼我们吃饭。我心想那粥我就不喝了,谁知道高珊那个戒指干净不干净啊?可是高珊这娘们儿存心报复我,特意给我盛了一大碗,还跟我说都喝点粥对身体好,养胃!一直坐在一旁的马俊卿看到了事情的整个过程,他强忍着没有笑出来。我心说喝了你这粥不阳痿我就万幸了,重金属都有毒,高珊这娘们儿估计就是存心想毒死我!

  吃完了早饭之后白三爷说要给我们开个会,姚村长就很知趣的走了。回到我们住的房间里,我还没做到炕上就见白三爷拿起一个盆开始扣自己的嗓子!他呕吐是发出的声音对我产生了强烈的条件反射,本来我就喝了一肚子粥,想想那盆粥曾经浸泡过高珊的戒指我就反胃。现在看到白三爷做出这么恶心的行为,我立刻捂住了嘴。没想到高珊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想吐就吐出来,要不然一会儿还要自己扣嗓子催吐!”

  这他妈是什么套路啊,刚吃完你们就要吐出来,这不是有病么?可是白三爷吐完了对我说:“刚才姗姗用她的戒指试过了,这饭菜里面肯定没有急性或者烈性的毒药。可是慢性的或者微量的毒药可不好说啊,修远啊,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吐出来吧!”好家伙,白三爷这是怕打草惊蛇使出的下策啊,没办法我们其他三个人也在那个盆里吐了个干净。我现在回想起当时那个盆里的景象都觉得恶心!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白三爷还提出了一个更恶心的要求,那个盆里的呕吐物不许倒掉,因为怕被姚家村的人发现后起疑心。那个盆被另一个盆盖上之后,就放在我们住的屋子里,下次要是再吃了这里的东西,还要用那个盆吐!这件事说到这里就到此为止了,我是死活不愿意在提及。可是高珊似乎很喜欢蹂躏我的过程,她关切的对我说:“修远,你饿不饿啊?我这里有吃的,要不你吃点儿?”

  我强忍着没有再次吐出来,用一个很难受加上很愤怒的表情告诉了高珊我的答案。这时候白三爷说:“行了,我看外面的雾根本没有散的意思,咱们还是分头到村里去了解一下情况吧!修远啊,你跟姗姗一组,记住啊,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我发现不知道因为什么,自从我转正之后白三爷总是喜欢把我和高珊安排到一起。很不情愿的跟着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在村子里走访了一天,除了接触到一群牙齿一样黄的人之外,我觉得自己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天黑之后我们回到村委会会合,这一次我学乖了,自己拿出我们带的罐头吃给姚村长看,还一边表露出很好吃的样子一边问他要不要也来一罐?这一天都没吃东西可把我饿坏了,再要是发生早上那种恶心的事件,我想没等我把事情调查清楚我就因为饥饿殉职了。不过白三爷显然要比我敬业很多,他点燃了烟斗问姚村长:“你们村很奇怪啊,有句谚语说得好:早上起大雾,中午晒葫芦。可是在你们这儿,怎么这片大雾一整天都没散啊?”

  姚村长说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不过每年的这时时候都会出现这种现象,无边无际的大雾要过一个月左右才会消散,他们村之所以这么穷,就是因为这片雾气遮挡住了阳光,影响了他们村的农作物生长。我们所有人听了姚村长的话之后,都感觉蹊跷,不过既然问不出个所以然,自然也就没必要再追问什么了。等我吃完了罐头,白三爷把我们聚集到一起开会,彼此介绍一下白天的走访情况,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问题。我坐在屋子里,隐约闻到了一点儿异味儿,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们早上干的好事!四个人坐在屋子里说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我打着哈欠看了一眼表,十一点多了,看到这个时间我突然打了个冷颤,因为我知道上一支灵异事件调查组就是在这个时间消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