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着高珊潜入天池水底,试图寻找到那个水怪的踪迹。可是没想到当我们真的遇到了水怪,反而觉得如果今天一无所获更好。因为那个水怪只是一个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清楚的“黑团”,而那个“黑团”正在用一股不大不小的吸力,试图把我们拖入水底!我们遇到那个水怪的时候就应该浮到水面之上了,现在跟它纠缠了一阵,让我们的氧气消耗量急剧增加,再这样持续下去,我估计不超过十分钟我和高珊都会因为缺氧而休克。但是那个水怪不怕光照、不怕刀砍,我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它。当时高珊因为不小心划破了大腿,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了,我知道现在只能靠我自己。越是危险的环境下我越需要冷静,我心想只有想清楚了这个“黑团”是什么,才知道怎么对付它。可是我在短期之内搞不清楚它是什么,而我又没有多少时间了,真是我我只能输死一搏,给自己创造一个最后的生机!

  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我在下水之前就想过,如果我们真的遇到的水怪,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都知道水下的生物绝大多数也是需要氧气的,那些靠鳃呼吸的鱼、虾、蟹都需要相对纯净的水来获取氧气,即便是厌氧型的微生物也需要水来维持生命。根据综上所述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不论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水怪,只要我能把水搅“浑”,我们就能脱身。所以我在下水之前带了一瓶料酒,用胶布绑在了腰间。我知道刚才高珊流出的血对于任何水下生物来说都没有什么杀伤性,可是这瓶料酒不一样,它辛辣的味道很可能会给缠绕我们黑团造成刺激!我现在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不管什么样的举措都比我什么都不做,活活等死强!我索性试试,到底自己能不能靠一瓶调味品击败天池的水怪!

  想到这里我扯掉胶布,把瓶盖扭开之后把料酒瓶倒置,将瓶口伸向那个“黑团”。还真是自助者天助啊,谁能想到驰名天下的天池水怪,竟然真的怕一瓶料酒!那个黑团再跟料酒接触后不久,就立刻放开了我和高珊,下沉到更深的水域去了。这时候高珊已经有些晕厥,我连忙揽住了她的腰肢,将她带上了湖岸。

  等我们回到帐篷的时候,我发现高珊因为失血过多加上运动过度,身上的体温很低。我现在也不顾上什么男女有别了,直接撕开她的潜水衣给她包扎伤口。等为她止住了鲜血,我又冲了一杯消炎药,然后把高珊抱在怀里硬生生的给她灌了下去。就这样我把高姗卷在被子里,抱着她整整过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天亮,我被阳光照醒,看着怀里的高珊体温恢复了正常,我才把她放平,自己拖着麻木的双腿走出了帐篷。没过多久白三爷和马俊卿回到了营地,在得知高珊受伤的消息之后白三爷大发雷霆,质问我为什么要跟高珊一起胡闹。我心想这老家伙对高珊够关心的啊,都跟他说了高珊没什么事,他还那么紧张干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对我说:“我知道这事也不能都怪你,姗姗那孩子的脾气我清楚,她要是想做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丫知道你刚才还说我!不过我也不好辩证太多,因为毕竟都是生死与共的同事。白三爷现在已经根本不再提调查天池水怪的事情了,而是在第一时间把高珊送到了医院。等到医生告诉我们,高珊住院休养几天就行,身体没有什么大碍,白三爷才如释重负,把我们召集到一起谈工作。

  对于查清天池水怪的事情,谁也没有高珊积极。她现在就想立刻出院,然后继续调查。白三爷拦住她说:“咱们还是把收集到的情况汇总一下吧,至少要制定一个计划,才能开展下一步的工作啊!”

  高珊觉得白三爷说得有道理,就问:“三爷,你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白三爷听高珊这么问,微微摇了摇头说:“跟以前的那些目击者一样,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看到的东西该怎么形容。有人说是龙,有人说是大鱼,还有人说是一只巨兽。可是从他们拍到的影像来看,根本不能说明什么!你们不是在水下遇到了水怪么,你们看清楚那个水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吗?”

  白三爷的问题让我们很难回答,我总不能告诉他我们看到的是一个黑肉丸子吧!高珊这时候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那种眼神似乎是在逼迫我说出心中的话,我只能对白三叶说:“三爷,您跟我说过高珊的妹妹高欢就是被水怪拖入水里去的,当时高珊也在场。这就是说高珊已经两次亲眼看到过那个水怪了,你为什么不让她告诉我们,那个水怪到底是什么呢?”

  听我这么说,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把眼光聚集到了高珊的身上,可是高珊不为所动,冷冷的对我说:“我不知道!”

  白三爷见我们的交谈有了火药味儿,赶紧打圆场说:“行了,今天先这样吧!姗姗啊,你好好休息,调查水怪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然后白三爷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跟他出去一下。等我和白三爷到了一个僻静的所在,白三爷责备我说:“修远啊,不是我说你。高珊失去她妹妹这件事情对她的刺激很大,你为什么要提这件事伤她的心呢……”

  我打断了情绪激动的白三爷对他说:“三爷,我这么做有我的苦衷啊!您想想,这个世界上见过那个水怪两次的人有几个?咱们能轻易找到的人,恐怕也只有高珊啦!”

  “你的意识是……你在用激将法?”白三爷诧异的问我。

  酷;匠!Q网{首}S发

  “对!三爷,在你们走后我看了一下关于天池水怪的内部资料。根据资料显示,这几十年内在天池边上发生的人畜失踪案件只有几起,能够确认是水怪作案的案件一起都没有!高珊信誓旦旦的跟我们说她妹妹高欢死于水怪之手,可是我们不能排除她是因为失亲之痛产生了幻觉啊!刚才我让她告诉我们看到的水怪到底是什么,她的回答让我很满意。她的恼怒中带有羞愧,而不是憎恶。这就说明她真的是因为查不清那个水怪到底是什么而懊恼,并不是因为我们质疑水怪的真实性而愤慨。”

  “哦……”听了我的解释白三爷点了点头,又说:“那你看清楚那个水怪是什么了吗?”

  “这就是我问高珊她看清没有的第二个原因!三爷,高珊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真的看过那个水怪两次。可是她看过那个水怪两次,都说不清楚那个水怪是什么模样,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呀?”白三爷疑惑不解的问我。

  “说明那个水怪有可能,根本不止一个!”

  “不可能!”白三爷立刻反驳我说:“所有见过那个水怪的人都说它是一个庞然大物,可是生物学家都说在天池这么小的一个生态环境下,不可能存在一个身体长达数米的巨兽!可是你现在竟然说那个体型巨大的水怪不止一个,这不是更不可能么!”

  我看着白三爷激动的样子微微一笑,跟他解释说:“三爷,您怎么知道那个水怪是庞然大物呢?如果人们看到的水怪是由一群生物组成的一个群体……”

  听到这里白三爷恍然大悟,他问我道:“你是说其实天池的水怪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对!”我看白三爷开始理解我的意思了,就对他说:“昨天我在水下遇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天池水怪,我当时就很诧异为什么它可以随意改变形状,又不怕刀割呢?等我上岸之后我翻看了一下资料,发现所有声称见到过天池水怪的人对于水怪的描述都是不一致的。我当时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对于同样一只怪兽,除了黑色这个共同点之外,每个人看到的样子都没有任何相似点呢?再加上生物学断定,在天池这么小的一个生态环境内,不可能存在长达几米的巨兽。那么我就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传说中的天池水怪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怪兽,而是一大群浮游生物或者微生物组成的话,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风无常势,水无常形,一群漂在水里的浮游生物自然能够摆成各种形状。当游人在不同的时间看到天池里的那些黑色群体,有的人看到的时候像鱼,有的人看到的时候像龙,而我看到的时候像一个黑色的肉丸子,这很正常啊!再说如果天池水怪真的是一群微生物的话,那么就不违背生态原则了。水里可以有一群鱼,有一群虾,怎么就不能有一群黑色的小生命组成一个水怪呢?还有那个水怪不怕刀砍、声呐测试不到、不定期出现这些问题,全部可以解释清楚。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传说中的天池水怪,不过是一群会攻击人畜的浮游生物罢了!”

  白三爷听完我的解释,沉吟了半晌才说:“修远啊,你这个解释完全合理,我也找不出任何破绽。可是我们调查灵异事件跟警察办案一样,需要讲究证据。你有证据证明你的观点吗?”

  我看着白三爷殷切的眼神,笑着对他说:“我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