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烟雾缭绕之中,白三爷给我们讲起了他的那些峥嵘岁月。他对我们说:“其实人这一辈子啊,肯定会遇到几件自己搞不清楚的事儿。有事些事情时间过得久了,也就淡忘了,再也不会想起了。有些事情别人劝你几句,虽然你心里还是犯嘀咕,可是你没有能力证明什么,也就只能听从别人的劝阻,把那些事儿放下。可是有些事情是刻骨铭心的,你越是不可能知道结果,你就越想查明真相……”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三爷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在指唐嫣然的事情,就听他继续说道:“我这辈子遇到的第一件灵异事件,是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那年我是十一啊,还是十二岁,记不清除了。反正我知道那是在一个冬天,我们隔壁村子里放电影,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跑去看。可是那时候自行车都少,几十里路都要靠步行,电影又是露天放映,所以只能在天黑之后才能开始。我们同村的人第二天都有事儿,所以第一场放完,也就是九点钟左右的时候就回去了。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玩心比较重,我知道要是第二场我不看,回去肯定睡不着觉,所以就一个人留下没回去。等到散场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多了,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忆着电影里的情节,不知道有多开心。可是农村地广人稀,也没有路灯,天一黑可就只能靠着月光照明了。当我意识到再走不多远就要路过一片坟地,而在这条漆黑的土路上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开始感觉到有些害怕。别说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就是现在我这个眼看就要进棺材的岁数,恐怕也不敢说在那种情况下毫无畏惧吧。可是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冬天的晚上我不能在荒野过夜啊!后来我也只能咬了咬牙,不停地给自己壮胆,告诉自己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鬼,才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那片坟地。可是就在我不断给自己打气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西北风,我打了一个哆嗦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东西。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这个人虽然喜欢侦破推理,可是我最讨厌那种故弄玄虚的人了。要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上白老三这种城府深、心机重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其实可以活得很简单。我其实很想给白老三一巴掌,然后怒斥他:“你他妈说不说?以后要说就说清楚,不说就闭嘴!别没事总吊老子的胃口!”可是我在跟他讨教,所以只能虚心向学,很配合的问他:“您看到了什么呢?”

  “我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白三爷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了,如同那个白色的影子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听他继续对我们说:“在我们老家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说每个小男孩的额头上都长着一只隐形的眼睛,那叫天眼!只要是在你成为男人之前,你的天眼都可能会打开。如果你的天眼开了的话,你就可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修远啊,你知道男孩和男人的区别吧?”

  我听白三爷这么问我,心想这老家伙是想给我讲黄色笑话还是要给我普及生理卫生知识啊!我他妈交过唐嫣然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能不知道什么叫男孩儿,什么叫男人吗?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就听白三爷继续说:“我当时就以为自己开天眼了,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把我给吓得啊,差点没尿了裤子!那个白色的影子就在我眼前飘啊飘,北风呜咽,树影攒动。我抬头看看天,月朗星稀;再环顾一下四周,除了坟丘之外,再就是那个白色的影子在随风摇摆,似乎它在逐渐的向我靠近!你们能想象出当时的恐怖气氛吗?”

  我心想白老三你这厮能不能少问点问题,直接说重点啊!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跟我们来个互动,他还真拿自己当说评书的了?我不耐烦的点了点头,注视着他示意他继续说,就听白老三依然阴阳顿挫,有板有眼的跟我们讲:“当时我已经吓得迈不开腿了,可是我知道在那个时间我只能穿过那片坟地回家,没有别的选择!所以犹豫了半天最后我还是克服了恐惧,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跑去。当我里那个白色的影子越来越近,最终把它彻底看清楚的时候,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老三又停住了,好在我估计这是对于这个故事来说最有一次需要我配合了,于是我问:“您看到了什么呀?”

  “一个破化肥袋子!”没等白老三说话,高珊抢先道破了玄机。

  ym酷s匠#O网正版首~h发‘

  靠,我竟然被一个破化肥袋子缠绕了半天的思绪!这时白三爷一边笑一边对我说:“修远啊,其实这个故事很有教育意义啊!什么叫疑心生矮暗鬼,这就叫疑心生暗鬼!如果当时不是我战胜了恐惧,跑到那个白影儿的近前看了个清楚,恐怕到现在我还会纠结于当初我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我们调查灵异事件,就是需要这样的勇气和魄力!不管我们遇到的是多么诡异的事情,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一颗勇敢的心。也只有在你无所畏惧的时候,你才能保持冷静。修远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现在明白了白三爷为什么在讲故事的时候频频问我问题,他不是想烘托气氛,她是想保证我能够通过故事理解她想告诉我的道理。我这次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就听白三爷继续说道:“其实很多道理,还是要在实践中才能领悟的。我这么红口白牙的给你讲,你很难能有跟我一样的体会。不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夫干了这么多年灵异事件调查,还是有很多经验可以跟你分享的。我再跟你说说我当兵时发生的一件事儿吧,好不好?”

  我点头称是,然后要了一壶茶,给白三爷倒上之后就听他对我们说:“那一年啊,我在西北当兵。那时候我的级别不高,只是一个小小的上尉连长。有一天晚上凌晨左右,我手下的一个班长叫高猛,他跑步来到了我寝室说事情要汇报。机关单位的规矩是很多的,最通用的一条就是任何事情都要逐级上报。如果你越级上报的话,对你的上级领导是极大的不尊重。我以为高猛这么晚了来找我是想走后门评个先进什么的,就问他:‘你们排长呢?有事怎么不想跟他汇报?’高猛回到我说他已经让一个战士去请了,马上就来。我一听他这么着急来见我,就知道出大事了。我问高猛想跟我汇报什么,他挠了挠头犹豫了半天才跟我说他的兵把子弹弄丢了。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叫把子弹弄丢了啊!在部队为了防止士兵哗变,枪弹都是分离的,只有在执行任务时才会给士兵配发子弹。今天高猛他们班负责站岗,每个士兵手里都有二十发子弹,这些子弹和枪要在换岗的时候交接给下一班的战士。现在刚过凌晨十二点,正是换岗的时候,高猛手下的兵拿不出子弹给下一班战士,这时要耽误大事的!我问高猛丢了几发子弹,怎么丢的。高猛用很小的声音回答我说全丢了,怎么丢的不知道!我一听当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我们一个班里有12个人,这就两百多发子弹啊!按照规定少一发子弹我都要写报告解释清楚,这发子弹到底怎么少的。现在这可是两百多发子弹啊,这让我怎么跟上级交代!这时候高猛的排长丛明义也来了,他跟我一起让高猛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可是高猛跟我们说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跟上一班交接的时候子弹一发不少,站岗过程中也没遇到什么怪事。可是换岗的时候下一班的战士发现枪里面根本没子弹,原本填满子弹的备用弹夹也空了!也就是说那些子弹不翼而飞,谁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丢的。我当时就呵斥他放屁,然后下达命令全连一级戒备,丛明义的那个排的所有战士全部到会议室集合,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离开会议室,上厕所都不许去!一排负责站岗执勤,三排在会议室外集结待命,我必要把事情查清楚了才能跟上级汇报,不然我可能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可是一排的战士去站岗也需要子弹啊,我就命令后勤处的主任先从库里调拨一批先应急。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后勤处的主任在打开仓库之后,发现军火库里的子弹也全没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身上的血都凉了,我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再不上报我的脑袋都要搬家。等我给我的营长打电话汇报完情况之后,营长暴跳如雷,在电话里骂了我足足十分钟。那个营长是个老战士,平时很少骂人,我知道他现在是真急了,也不敢还嘴。等他骂够了,我喃喃地问他我该怎么办,他冷冷的说了一句原地待命,然后狠狠地挂断了电话。我知道当务之急是稳住局面,如果这时候再有什么突发状况,那么我们只能靠拼刺刀保卫祖国了。至于那些子弹怎么会不翼而飞,就要等上级派人来,帮我们调查个水落石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