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撒旦之刃 (3)

  男人和女人的心理状态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绝大多数男人比女人心胸更豁达,绝大多数女人比男人思维更缜密。通俗点讲就是男人往往比女人更不要脸,女人往往比男人更小心眼。

  屋里的其他三个人,白三爷、高珊和马俊卿在意识到自己的鬼把戏被拆穿了之后,白老三这厮厚颜无耻的开始赞美我,企图用几句好话抚慰我意识到自己受骗之后的创伤。可是高珊似乎就没有我们三个男人这样容易释怀了,她沉默了一小会儿,才用低沉的声音说:“我查到郑千秋的外甥穆文龙一直觊觎郑家的产业,而就在前不久,他签了一大笔赌债!”

  幸亏我机灵,要不然这么重要的信息我都不知道!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所以我也不好再追究,我只能强压怒火听高珊继续说。

  “穆文龙和郑浩然总是在一起吃喝嫖赌,可是郑浩然是纨绔子弟,穆文龙却只是郑浩然的马仔。据说穆文龙最近欠了一大笔赌债,而如果郑家人都死光了,作为直系亲属穆文龙可以分得一大笔财产。所以我认为穆文龙有动机,也有机会害死郑家所有人。我进一步调查了一下,穆文龙的债主叫耿双,他的爷爷也是一个古玩收藏者。所以我怀疑耿双就是嗜血刀的拥有者,他把嗜血刀给了穆文龙,教唆他……”

  “那现在耿双在哪?”白三爷问高珊说。

  “他因为聚众赌博被抓,现在正被行政拘留……”

  “咱们马上去见他!”白三爷一改平时淡定从容的风格,两次打断了高珊的话,立即起身带我们去了拘留所。

  我也不知道这个灵异事件调查组到底有多大的势力,反正他们异常高效的特权让我开始感到惊恐。高珊只是在路上发了几条短信,我们到达拘留所的时候,就直接在拘留所所长的带领下走进了一间审讯室。

  当我看到耿双第一眼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一个无赖。不论是他的衣着、发型、气质,都散发着一种人渣的味道。白三爷和高珊坐到了他的对面,我和马俊卿站在门口,就听白三爷和颜悦色的问:“你到底给了穆文龙什么东西?”

  耿双听白三爷这么问,装出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反而问我们:“你们是谁啊?凭什么审讯我?什么我给了穆文龙什么东西?”

  见到他耍无赖白三爷还没说话,高珊一拍桌子怒斥道:“别装了!我们知道郑家人的死亡跟穆文龙有关,你现在被怀疑教唆杀人。你要是不老实交代,你就等着被枪毙吧!”

  还没等耿双说话,白三爷又说:“耿双,我现在是给你一个机会。你告诉我们你到底给了穆文龙什么东西,我们可以网开一面,既往不咎。也就是说,这件事情以后就跟你再也没关系了。你要是不说实话,可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白三爷和高珊一个唱白脸,另一个唱红脸,这种恩威并施的伎俩估计像耿双这样的无赖见多了。他露出了一脸无耻的笑容,对我们说:“你们别他妈吓我,老子不是吓大的!什么郑家人的死亡、什么穆文龙、什么教唆杀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看到他矢口否认,我还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心想就看白三爷等人的手段了,他们是专业的,会用什么办法让耿双开口呢?没想到白三爷给马俊卿使了个眼色,马俊卿心领神会,带上了随身携带的橡胶手套,然后把一个茶杯打破,挑了一块锋利的瓷片把耿双一脚踹翻在地,给他来了个割腕!

  这太残暴了啊!地上瞬间就流了一大滩鲜血,耿双躺在地上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候白三爷过去踩着他的脖子说:“你是想选择在审讯室里割腕自杀,还是选择跟我们说实话?你要快点做出选择啊,因为你的时间不多了!”

  白三爷采取的这个方法简单粗暴,却很有成效。不论耿双如何苦苦哀求让我们先给他包扎伤口,再跟我们吐露实情,白三爷都不为所动。直到耿双把所有的内幕都告诉了我们,白三爷才抬脚带我们离开了审讯室。

  再回去的路上其实我很想问问白三爷到底打算怎么处置耿双,不过想想这样问会显得自己太幼稚,也只能作罢。他要不然就是死,要不然就是活。活着他也不会向外界透露一个字,因为只要他对外说出了实情,他就会因为教唆杀人罪被拒捕。可是他想苟延残喘的活着,也要看白三爷愿不愿意冒着内幕被泄露的风险了。这事由不得我做主,所以我多说无益。

  “三爷,你觉得耿双说的是真的吗?”坐在前排的高珊忽然转过身来问。

  “你觉得呢?”白三爷反而转过头来问我。

  “我们并没有跟耿双说嗜血刀的事情,可是他却跟我们说他爷爷给他留了一个盒子,并且再三叮嘱他千万不要打开。因为如果那个盒子被打开,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为之丧命。他的这个说法跟撒旦之刃的传说完全契合,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没撒谎!”

  听了我的见解,白三爷频频点头,我见他表示认同就说:“再加上耿双想帮助穆文龙窃取郑家家产,从中分得一杯羹这个动机,我觉得案情现在已经很明朗了。穆文龙身负赌债难以偿还,他的债主耿双知道穆文龙的舅舅郑千秋家财万贯,又想到自己手中有一个盒子可以杀人于无形,就制定了这样一个计划:他让穆文龙把那个盒子带到郑家然后打开,等到郑家满门全都暴毙,穆文龙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郑家的家产。可是天算不如人算,丧心病狂的穆文龙遭到了报应,在他打开盒子的那一刻他首当其冲,成为了受害者。可是郑家人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委,并没有那个盒子或者盒子里的东西扔掉,所以最终才导致了全家身遭不测!”

  对于我的观点,没有人表示反对,只是白三爷提出了一个问题:“修远说的有理有据,我完全赞同。可是我想问你们,咱们下一步因该做些什么呢?”

  “找到嗜血刀!”我跟高珊异口同声的说。

  白三爷看到我们竟然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一样的答案,哈哈大笑,然后突然间脸色为之一变,问我们说:“可是嗜血刀也好,撒旦之刃也罢,我们该到哪里去找?”

  白三爷的这个问题让我们哑口无言,该干什么很容易想明白,可是该怎么干却很难回答。传说中的撒旦之刃会在杀人之后消声灭迹很长时间,上一次白三爷追查的案件就是嗜血刀在作祟,可是他们费尽心机也没有找到那把匕首。一直十多年之后那把刀才从见天日,难道我们又要和它失之交臂吗?我们要是相等它再次出现,真的不知道要等多久……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沉默无言的时候,高珊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看了一眼之后兴奋地对我们说:“嗜血刀有下落了!”

  我们一听,连忙问她是怎么回事。原来,高珊刚才收到消息,在郑千秋一家人居住的那个别墅小区,有一条狗死了。本来死一条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那条狗也是因为有了一个小切口而流血不止,最后死亡。这跟郑家人的死因完全一样啊!这就说明嗜血刀还没有消失,它还在杀生就表明我们还有机会找到它!

  可是我发现白三爷并不像我们一样高兴,他一脸阴郁,沉默不语。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反应,想当初要不是他没有找到嗜血刀,现在那条狗和郑家人也不会死。时至今日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做才能找到那把传说中的撒旦之刃,愧疚感加上随时可能产生的挫败感,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打击。沉吟了半晌白三爷才喃喃的说:“去郑家人住的小区看看吧……”

  等我们到了那个小区,白三爷还是神色凝重吗。我们去看了看那条狗,确实是跟郑家人一样,鲜血流了一地,绝其身亡。然后我们又跟狗的主人聊了几句,也没有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现在我们处于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希望嗜血刀不再杀生从此消失,那么我们就可能再也找不到它了;如果我们希望嗜血刀暂时先不要绝迹江湖,那么从现在开始,在我们找到它之前所有死掉的人都要归咎于我们的无能!

  虐心啊!背着抱着一边沉,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好受,除非我们可以尽快找出那把撒旦之刃。可是我们已经问遍了所有人,查清了所有线索,根本没有人见过一把可以让人流血不止的刀。那把嗜血刀为什么会让人流血不止,它又是怎么做到在杀生之后消失不见的呢?难道说,那把刀真的像传说中那样,上面充满了怨念,所以才导致了它拥有魔力?这不科学啊,虽然说科学已经验证人的思维是一种波,可是一种波会产生这种超自然的现象,这凭借着目前的科学技术估计还是解释不清楚的。

  O~酷☆%匠网首(y发◇)

  传说中的撒旦之刃就是一把匕首而已,传说中的……想到这里我醍醐灌顶,我想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撒旦之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