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撒旦之刃 (2)

  高珊说如果我们想要查清郑家灭门惨案的真相,找到给他们的身体上留下伤口的那把刀是关键。可是白三爷认同了她的观点,却说找到那把刀并不容易,这让我理解不了。我在去郑家的路上也看了警方的调查结果,上面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再加上尸检报告显示这一家人都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那就说明那把可能造成他们一家人流血不止的刀还在郑家的别墅里啊。最离奇的猜测就是当初报案的女佣或者某个到达现场的警察把那把刀藏了起来,可是这些人我们可以一一询问,白三爷为什么要认定那把刀不容易找到呢?

  看着我一脸疑惑的样子,白三爷长出了一口气对我们说:“我曾经听说过有这样一个传言,据说世界上有把匕首,见血即可要人性命。被这把匕首割伤的人不论伤口有多小,只要被割破了血管,就会最终因为血液流干而绝气身亡。关于这把刀的来历众说纷纭,流传最广的一个说法是外国的一个工匠因为不堪忍受债主逼债,就用他妻儿的腿骨制成了这把刀。因为这把刀上充满了工匠一家人的怨念,所以这把刀才会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在外国,人们将这把匕首成为撒旦之刃,而在我们灵异事件调查组,我们称之为嗜血刀……”

  “在我们灵异事件调查组?那么就是说这把嗜血刀您曾经追查过?”我忍不住脱口问道。

  白三爷对我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整个一栋机关干部家属楼里面的人全都因为流血不止而死。这件事情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轰动,谣言四起,人人自危。很长一段时间内,当地的居民都不敢用菜刀切菜!好在当时的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当时的科技水平也同样落后,这给我们的调查工作做成了很大阻碍。做个实验都要到外国去,等实验结果出来黄瓜菜都凉了!修远啊,你们是赶上好时候了。现在我们的生活这么幸福,可是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谣言更容易被传播。我们维护治安稳定,避免社会动荡的工作更加艰巨了啊。所以我们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了社会的长治久安……”

  我心想白三爷这老家伙说什么都能扯到纲领上去,你他妈上次就没查明白的事,现在还腆着脸让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可是好歹白老三是跟这把撒旦之刃打过交道的,也只能强压怒火跟这厮讨教:“白三爷,那您到底是根据什么来断定,我们想要找到那把嗜血刀很不容易呢?”

  白三爷见我用一个问题打断了他的高谈阔论,显得意犹未尽,不过还是很有风度的对我说:“因为根据传言,那把刀再出现过一次之后,就会莫名的消失一段时间,谁也别想找到它的踪迹。上一次的惨剧验证了这个传言的真实性,我们当时把那栋家属楼都拆了,可是还是没有找到那把嗜血刀!”

  这时高珊对我们补充说:“根据资料记载,当时我们灵异事件调查组的前辈把那栋楼里面所有能割破人皮肤的锐器全都集中了起来,然后用那些锐器在小白鼠身上做实验,可是最终证明那些菜刀、剪子、水果刀甚至是指甲刀没有一个会造成流血不止的现象。”

  高珊的一番话让我对她肃然起敬,这娘们儿行啊,看着冷艳逼人,可是业务水平很高。以后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仔细阅读一下那些档案资料,没准儿我就会从中受到启发,知道自己应当如何去找那架消失的飞机。

  白三爷看着高珊很欣慰的笑了一下,然后对我们说:“这次机会难得,我们一定要把嗜血刀找出来,不然多年之后,它必定还会伤人性命!”

  “那您打算怎么找呢?”我问白三爷。

  “郑老先生爱好收藏古玩,他们一家人又是突然暴毙。这就说明嗜血刀应该是刚到他们家不久。姗姗和俊卿去查清楚郑老先生最近都买了哪些古玩,最好能够查出郑老先生是从谁的手里买得嗜血刀。修远你跟我一起去查查档案,看看十多年前的死者跟郑家人有没有什么关联。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行动!”

  听白三爷说完,高珊和马俊卿立刻起身就走出了餐厅。我本以为白三爷会带我出去,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从他的行李箱里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在发了几条信息之后,白三爷给了我一个U盘,让我去我们下榻的酒店前台把里面的文件全都打印出来。这老家伙够潮的啊!我本以为他会带我去查已经落了一层灰的档案,没想到他老人家早就会玩电子商务了!等我把那个优盘打开,才发现高科技高好处,整整两百多页啊,害的我出去买了两包A4纸,前台的那个女人才肯帮我打印。不过大宾馆的前台素质就是不一样,她刻意跟我保持了一段距离,确保不会看到我打印文件的内容。后来我才知道,我们根本不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就住下的,来之前我们的后勤人员都已经做过了调查,也跟接触的各级单位都打好了招呼,确保任何外人都不可能窃取到我们的信息。

  就这样整个下午我和白三爷都在他的房间里看资料,经过一下午的不懈努力,最后我们终于可以骄傲地说:“一无所获!”十多年前死的那些人跟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高珊和马俊卿回来之后也跟我们说他们没有发现郑千秋最近有收购古玩的意向。他们追查了郑家的女佣以及相关办案人员的资料,也没有发现任何疑点。完了,现在我们走进了死胡同,撒旦之刃恐怕就要再次绝迹江湖了!

  有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看到三个老组员已经黔驴技穷,我反而开始发表了我的见解:“我觉得我们去查郑千秋最近收购了什么古玩,本来就是误入了歧途。”

  此言一出其他三个人全都一惊。“哦?那你说说我们怎么误入歧途了呢?”高珊忍不住开口问我。

  “首先撒旦之刃也好,嗜血刀也罢,这都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见过这把刀,那么也就是说这把刀看上去像不像古物,我们并不确定。更何况郑千秋爱好收藏古玩,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可以收购古董。你们只查了可能性最大的郑千秋,可是我们没有理由把其他人排除啊!再有就是那把刀的下落问题,你们认为那把刀不是留在案发现场,就是被人拿走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了吗?”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高珊的脸上变颜变色的,想必她也认同我的观点,觉得只查郑春秋一个人确实有些大意,所以现在觉得很没面子。可是当她听我说到那把刀除了留在案发现场或者被人拿走还有别的可能,立刻问我说:“那你觉得还有什么可能啊?”

  t最)新章●节上/酷U匠网.S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那把刀自己消失了啊!”

  听到我这么回复她,屋子里的其他三个人都笑了。

  “荒唐!”笑完之后高珊好不婉转的表达了对我的否定。

  “我们是调查灵异事件的,要是不荒唐还要我们干什么?”我也毫不示弱,立刻跟她针锋相对。

  “行了,修远刚才说的很有道理。咱们应该查一下郑家其他人有没有购买古董或者道具。姗姗,这个任务还是交给你,要尽快给我答复啊!”白老三这厮有出来打圆场,可是这一次我却没有买账,阴沉着脸冷冷的对他说:“三爷,您要是真拿我当自己人就别跟我兜圈子了。其他人高珊早就查过了,如果她查出了结果也只会告诉你一个人,根本不会让我知道,对吗?”

  我这一句话又让屋子里的人吃惊不小,可是通过他们的表情我就知道,我说对了!

  白老三他们莫名其妙的把我召入了他们的组织,如同儿戏一般这根本不合理。我是当过武警的人,我知道你要是想在一个集体里拥有地位,获得尊重,就必须做一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连个面试都没有,就让我加入了政府设立的秘密组织,这让我一直以来都怀疑他们到底在耍什么花招。后来我发现他们看我时那种戒备的眼神我才明白,其实考验无处不在,只不过是我能不能经受住罢了。他们这种阴险的考验方式倒是让我对他们的专业性更加肯定。考核本来就应该是随机无常的,事先通知你,让你准备好的测试根本不能检测出你的真实水平。当我想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我觉得有点儿意思啊,跟他们在一起处处防范他们给我下套儿还真挺刺激。

  今天白三爷让高珊去查郑千秋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像他这种干了几十年的老油条,根本不可能犯马虎大意的低级错误。我都能想明白收购古玩的可以是任何人,为什么他会疏忽呢?这就是因为在他完全了解我的能力之前,不想让我得知所有情报,免得日后辞退我的时候因为我知道的太多,难以摆脱。可能老子就是天生有侦破的思维吧,他们想糊弄我,还真没那么容易!

  短暂的尴尬之后,白老三哈哈大笑,一边拍着我的肩膀一边说:“我们组长真是没看错人,修远啊,你还真是干这行的材料!”

  我知道有些话说破了就没意思了,刚才白老三的话就是表明了他已经认可我,我再得理不饶人毫无意义。所以我违心的谦虚了几句话,然后就听白三爷说:“姗姗,说说吧。你都查到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