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颜颖为了不让皇浦靖毅发现,自己身后藏着的小木偶人的,本来是打算把小木偶人放起来的,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掉在了地上,这下被皇浦靖毅发现了,傅颜颖非常的害怕。

  傅颜颖有些颤抖的身子,想要蹲下去捡起小木偶人,可是却被皇浦靖毅给抢先了一步。

  “这是什么?”皇浦靖毅仔细一看,上面居然写着慕容倾心的名字,和慕容倾心的生辰八字,皇浦靖毅气愤的瞪着傅颜颖问道:“颖妃,你这是要干什么?”

  “皇……皇上……臣妾……我……我不是故意的,这,这不是我的……”傅颜颖看见皇浦靖毅瞪着自己,害怕极了,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皇上啊,哀家已经处置了颖贵人了,将她打入冷宫了,你就别再生气了啊。”薄太后见皇浦靖毅气愤,便上前,轻轻地拍了拍皇浦靖毅的后背,安抚道。

  “皇宫里容不下像颖贵人这样嫉妒心强的人,魏元,听朕的旨意,将贱妇傅颜颖贬为庶人。”皇浦靖毅一脸严肃的看着魏元命令道。

  “皇上,这样不好吧?”魏元也是看在傅颜颖是薄太后的亲侄女,所以才不敢领命,有些犹豫,转头看了看薄太后,只见薄太后看着自己点了点头,魏元这才回应道:“是,皇上,奴才知道了。”

  “皇上?您说要将臣妾贬为庶人?不可以的,臣妾是太后的亲侄女啊,姑妈,姑妈您帮颖儿向皇上求情吧,颖儿以后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了。”傅颜颖再一次跪拜在了地方,一手拉扯着薄太后的裙角,另一手拉着皇浦靖毅的裤脚。

  “魏元,你还愣住做什么呢,还不快把傅颜颖赶出宫去。”皇浦靖毅扯开了傅颜颖的手,气愤的看着魏元命令道。

  “是是是,奴才这就把她带走。”魏元连忙反应了过来,将傅颜颖抓着,就往含章殿的宫门口走去。

  “别把我赶走啊,皇上,您别把我赶走啊,我不要离开皇宫,我不要啊……”傅颜颖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她左思右想,或许现在自己去求慕容倾心,她一向都很仁慈的,相信她会救自己的。

  傅颜颖想着想着,便使劲了气力,将魏元松开了,往瑶华宫的方向快速跑去。

  “快将傅颜颖给朕抓住。”皇浦靖毅和薄太后也跟了出来,没有想到傅颜颖的速度是那么的快速,皇浦靖毅怕傅颜颖会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便连忙让侍卫一起去抓傅颜颖。

  “皇上啊,哀家乏了,先回安宁殿去歇息了,颖儿的事情你处理就好,哀家已经不想再理会了。”薄太后对傅颜颖是彻彻底底的失望了,便与秀丽嬷嬷一块儿离开了含章殿。

  “母后慢走,好好歇息啊。”皇浦靖毅对着薄太后说道。

  待薄太后上了轿辇之后,皇浦靖毅突然想起,傅颜颖似乎很仇恨慕容倾心,现在傅颜颖唯一会去的地方,可能就是瑶华宫了。

  皇浦靖毅来不及多想,让与魏元一块儿赶到了瑶华宫。

  ——瑶华宫。

  “昭仪娘娘……昭仪娘娘……救救我啊……”

  因为傅颜颖要向慕容倾心求饶,所以自然是得喊着她昭仪娘娘了,傅颜颖一路上跑着,总算是到了瑶华宫的主殿大厅了。

  “颖妃娘娘,您怎么来了?”双双看见傅颜颖急冲冲的跑来,便疑惑的问道,双双自然是不会让傅颜颖就这么跑去见慕容倾心的了。

  “去,告诉昭仪娘娘,我有事情要求她。”傅颜颖总是时不时回头看看,她生怕自己还没有求到慕容倾心,就会被皇浦靖毅给抓走了。

  “我们家小姐现在正在歇息呢,颖妃娘娘若是有什么事情,还是等晚点儿再来吧。”双双就是不让傅颜颖进去打扰慕容倾心。

  “滚开,我现在没有闲工夫跟你在这里废话了,我就是要去见见昭仪娘娘。”傅颜颖推开了双双,朝着内殿的方向跑去,也不停的叫喊着:“昭仪娘娘……昭仪娘娘……”

  慕容倾心被傅颜颖的叫声给吵醒了,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这才缓缓的起身,刚刚准备下床,就看见傅颜颖冲进了内殿,可把慕容倾心给吓了一跳。

  傅颜颖看见慕容倾心已经坐在了床榻的边沿,连忙跪拜在了慕容倾心的面前:“昭仪娘娘,求您了,救救我吧,皇上要把我贬为庶人啊,我不可以离开皇宫啊,还请昭仪娘娘您帮我求情吧。”

  “这……颖妃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慕容倾心听完傅颜颖说的话,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便疑惑的问道:“好端端的,为何皇上要把你别为庶人呢?”

  “皇上,颖妃娘娘已经跑进去内殿了,我们家小姐还是歇息呢。”双双看见皇浦靖毅和魏元也来到了瑶华宫,便把傅颜颖来到的消息告诉了皇浦靖毅。

  “快去内殿看看。”皇浦靖毅真的是担心傅颜颖会对慕容倾心做出什么伤害的事情,便快速的朝着内殿的方向走去。

  更vJ新最_v快◎$上酷er匠网¤s

  “昭仪娘娘,我以前那么对我,我知道错了,还请你别跟我计较了,你都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昭仪娘娘了,你相信我,我再也不会做那些错事了。”傅颜颖跪着爬到了慕容倾心的身边,拉扯着慕容倾心的裤脚。

  “颖妃,本宫真的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本宫现在身子不舒服,你……”慕容倾心说着说着,感觉肚子特别的疼痛,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撑在了床榻上,说话力气也渐渐的变得小声了起来。

  “昭仪娘娘,皇上就快要来了,我求您了,跟皇上求情吧吗,就当作是为了您肚子里的孩子积德吧,求求您了啊。”傅颜颖不管慕容倾心此刻已经难受的不行了,还是不停的摇晃着慕容倾心。

  “魏元,你还不快快行动,把贱妇傅颜颖赶出皇宫去。”皇浦靖毅已经赶到了瑶华宫的内殿了,看见傅颜颖拉扯着慕容倾心,大声的喝道,“还不快放在倾心吗?”

  “皇……皇上……臣妾……好难受啊……”慕容倾心都没有力气与傅颜颖挣扎,只是现在慕容倾心肚子疼,头也是晕晕沉沉的。

  “双双,快,快去叫程太医过来。”皇浦靖毅看见慕容倾心不舒服的样子,连忙跑到了慕容倾心的身边,将傅颜颖狠狠的踢开了。

  “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臣妾好难受,让颖妃走,让她走,臣妾不想看见她……”慕容倾心可能是因为看见傅颜颖,所以才会觉得特别的不舒服吧。

  “好,我这就让她马上消失。”皇浦靖毅抱着慕容倾心,点了点头,然后再看着魏元命令道:“快点将这个贱人赶出宫去,朕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她了。”

  “皇上,您不可以这样对臣妾的啊……皇上……”傅颜颖一直在挣扎着,可是魏元这一次非常的用力,要将傅颜颖给拉出去。

  “颖妃娘娘,您配合一些吧,为了保住性命,您也就别为难奴才了啊。”现在傅颜颖已经被贬为庶人了,而魏元似乎还没有改口,还是喊傅颜颖为颖妃娘娘。

  “魏公公,本宫,本宫还是当颖妃,本宫不要当庶人啊,你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要不你去替本宫求求情吧。”一路上,傅颜颖都不停的求着魏元,希望魏元能够帮助自己。

  “从今日开始,你便不再是颖妃娘娘了,请别在为难我了。”魏元一脸严肃的看着傅颜颖,最后将傅颜颖赶出了皇宫外面。

  宫门关上了之后,傅颜颖不停的在外面敲着门,哭喊着,可是谁也不会理她了,从此以后后宫里,便不会有有颖妃这个人物了,更不会有傅颜颖这个人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