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浦康毅与双双举行了婚事之后的第二日,皇浦靖毅把双双带去了仙蜀山,毕竟皇浦康毅的身子还是没有好转,也只有呆在仙蜀山,才能够修身养性。

  薄太后觉得双双会是个贤妻良母,因为双双在一旁伺候着皇浦康毅的时候,薄太后都是看在眼里的,也相信皇浦康毅会在双双的照料之下,身体会渐渐的康复的。

  虽然薄太后不舍得皇浦康毅的离开,可是他的身子骨若是没有去仙蜀山修养的话,只怕寿命也不长,为了皇浦康毅能够活的长久,薄太后也只有忍着思念之情了。

  今日,慕容倾心又感觉身子有些不适,可是请了程太医过来把脉的时候,程太医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慕容倾心这些日子没有休息好。

  可是慕容倾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啊,所以慕容倾心特别担心,怕这一胎孩子会保不住。

  ——含章殿。

  傅颜颖被软禁的三个月里,对慕容倾心是充满着恨意,如果不是慕容倾心的话,自己根本就不会被软禁,虽然三个月的期限早就过去了,可是傅颜颖还是一直呆在含章殿。

  “慕容倾心,我刺死你,刺死你,你不得好死。”傅颜颖一手拿着小木偶人,另一手用针,狠狠的刺着小木偶人,一边嘴里念叨着。

  “娘娘,您已经好几日都这个样子了,您这样奴婢真的很担心啊。”若果也一直陪伴在傅颜颖的身边,可是这些日子感觉傅颜颖的精神越来越不正常了,若果也是非常的担心的。

  “哈哈哈!我要让慕容倾心死,我要诅咒她不得好死。”傅颜颖哈哈大笑,看着若果说道,“去,若果你去瑶华宫打听依稀啊,看看慕容倾心死了没有。”

  “娘娘,这诅咒没有用的,现在芸妃娘娘已经成了昭仪娘娘了,而且她又怀上了皇上的孩子啊。”若果抢过傅颜颖手中的小木偶人,大声的说道。

  “什么?慕容倾心居然成为了昭仪娘娘?这怎么可能呢?还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慕容倾心又怀上了皇上的孩子?她不是小产了吗?怎么这么快又怀上了呢?”傅颜颖拉扯着若果的衣袖,想要问问清楚。

  “娘娘,您冷静一点啊,您现在这个样子,奴婢真的很担心您啊。”若果松开了傅颜颖的手,把小木偶人丢到了一边去。

  “还给我,小木偶人还给我,我不仅要诅咒慕容倾心不得好死,我也要诅咒她的孩子,生下来没有屁眼,哈哈哈哈哈……”

  “唉……”若果看着傅颜颖现在这副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够去安宁殿求薄太后了。

  “如果,你去哪里,你给我回来啊。”傅颜颖见若果离开了含章殿,便要叫住若果,可是若果跑得特别的快,没有离开傅颜颖。

  傅颜颖一个人呆在殿内,捡起刚刚被若果丢到一边去的小木偶人,傅颜颖再一阵一阵的扎着。

  这个小木偶人的证明上面写着慕容倾心四个打字,而背面写着慕容倾心的生辰八字,看来傅颜颖的确是恨透了慕容倾心,不然也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诅咒慕容倾心的。

  不一会儿,薄太后变来到了含章殿,若果以为薄太后会帮助傅颜颖让她恢复正常,谁知道,薄太后一来到含章殿,看见傅颜颖手中拿着小木偶人,脸色一沉。

  “太后,您看看颖妃娘娘吧,至从被软禁三个月之后,她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了,奴婢担心颖妃娘娘是因为神志不清啊。”如果皱起眉头,看着薄太后说道。

  /看…l正版CO章节●◎上“酷匠网4

  “颖妃。”薄太后大声的朝着傅颜颖叫道。

  “咦……?你是太后姑妈对吧?”傅颜颖听见有人在叫着自己,转头看去,看见薄太后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傅颜颖笑了笑走到了薄太后的身边,把小木偶人给薄太后看。

  “这是什么?”薄太后惊讶的看着傅颜颖问道。

  “太后姑妈,你不知道吗?这个是小木偶人,也是我用来诅咒慕容倾心的,我诅咒她不得好死,我也诅咒她生下来的孩子没有屁眼啊,姑妈你瞧瞧啊。”傅颜颖一点儿都不害怕薄太后,一定要让薄太后看看小木偶人。

  “娘娘。”若果看得出来,薄太后大概是不高兴了吧,可是傅颜颖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可能分辨的出来呢,若果连忙搀扶着傅颜颖,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娘娘啊,您别这样啊,太后会不高兴的。”

  “太后姑妈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她不是最讨厌慕容倾心的吗?再说了,皇上又不是太后姑妈的亲生儿子,慕容倾心就算怀有皇上的孩子,也不是太后姑妈的亲孙子,太后姑妈你说是吗?”傅颜颖甩开了若果的手,笑了笑,看着薄太后说道。

  “哼……”薄太后看着傅颜颖,瞥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颖妃,哀家看在你是哀家亲侄女的份上,没有与你计较你所犯的错,可是你现在居然诅咒怀有身孕的芸昭仪,哀家真的帮不了你了啊。”

  “太后姑妈,你怎么了呀?不高兴了吗?”傅颜颖听完薄太后所说的话语,一脸疑惑的看着薄太后问道,“别啊,姑妈,您别不高兴啊。”

  “来人啊,将颖贵人打入冷宫。”薄太后二话不说,就直接领命人将傅颜颖带到冷宫去了。

  “太后姑妈,你为何要把我打入冷宫呢?我是颖妃娘娘,我不是颖贵人,太后姑妈你不可以把我打入冷宫啊。”傅颜颖惊讶的看着薄太后,此刻她终于神志清醒了,连忙跪拜在了地上求饶:“姑妈,姑妈,您饶了颖儿吧,是颖儿一时神经错乱了,您别把颖儿打入冷宫去啊。”

  “哀家今日听若果说你神经恍惚,所以哀家就很担心,才想要来看看你,可是一来含章殿,就看见你诅咒芸昭仪,哀家真的帮不了你了啊。”薄太后居高零下的看着傅颜颖,无奈的说道。

  “姑妈,您怎么恨的下心呢,颖儿知道错了,颖儿再也不敢了,只要姑妈您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皇上的话,皇上不会知道的啊,姑妈饶命啊。”傅颜颖不愿意去冷宫,去那种地方,就等于自己再也无翻身之日了。

  傅颜颖就算再怎么不受宠,她宁愿在含章殿里老死,也不愿意去冷宫那种凄凉的地方虚度时光。

  “皇上驾到……”

  皇浦靖毅已经许久没有瞧见到傅颜颖了,今日只不过是正巧路过含章殿,看见薄太后的轿辇正停在含章殿的门口,所以才想要进来看看的。

  “皇上来了?”傅颜颖惊呆住了,害怕这个小木偶人会被皇浦靖毅发现,连忙将小木偶人隐藏在了自己的身上,连忙起身,等着皇浦靖毅来到。

  “母后,您果然在这儿啊,朕刚刚路过的时候,就看见您的轿辇停在这里呢。”皇浦靖毅一脸笑意的看着薄太后说道,只见薄太后脸色不怎么好,皇浦靖毅便关心的问道:“母后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呢?”

  从皇浦靖毅刚刚踏入含章殿,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正眼瞧过傅颜颖,傅颜颖知道皇浦靖毅向来就不喜欢自己,所以她也已经认命了。

  “皇上,哀家对不住你啊,当初真的不应该将颖儿送入皇宫为妃啊。”薄太后看了一眼皇浦靖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皇浦靖毅不明白薄太后为何要这样说,可是就在皇浦靖毅疑惑的时候,突然小木偶人从傅颜颖的手中掉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