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的时候,安庆王府里的慕容婉心,刺客的心里特别的难受,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感觉胸口特别的沉闷,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过的一点儿也不好的缘故吧,或者是因为自己的正妃之位被废除的缘故吧,慕容婉心起身,又躺下,又起身,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着。

  “咚咚咚咚……”安庆王府门外来了一群的侍卫,拼命的敲打着安庆王府的门。

  “来了,来了。”安庆王府的管家,听见有人在敲门,连忙赶着出来,小声的念叨着:“这么晚了,究竟是谁来了呢?”

  管家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皇宫里的侍卫,管家一脸惊讶的看着侍卫,不知所措。

  “圣旨到,还不让安庆王和侧妃来接旨!”一位侍卫拿着圣旨,一脸严肃的看着管家说道。

  “是是是。”管家连忙点了点头,便让侍卫们前去大厅里等着。

  慕容婉心终于下了床榻,坐在梳妆台前,心里越来越不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从来都不会像今日这样的感觉啊。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蓝萍没有敲门,就直接冲进慕容婉心的屋子里。

  “啪……”

  ;、看c@正8z版◇_章节1上u酷.*匠vJ网

  慕容婉心觉得蓝萍是越来越不把自己这个主子放在眼中了,气愤的拍了一声梳妆台,“蓝萍,你的眼中还有没有本妃这位主子啊,这都什么时辰了,你居然不敲门就直接闯入本妃的屋子里,你用意何在啊?”

  “小姐,出大事了,出大事啊,有圣旨来我们安庆王府,八成是奴婢派去的刺客被抓了啊。”蓝萍来不及跟慕容婉心解释那么多了,现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最重要的是去大厅接旨。

  “等一下,你说什么?”慕容婉心惊讶的看着蓝萍,“那……那……那我们怎么办啊?是不是皇上和慕容倾心知道刺客是谁派去的吗?”

  “大概是知道了吧,小姐我们先不说那么多了,先到大厅去接旨吧。”蓝萍说着,便给慕容婉心更衣,之后便扶着慕容婉心快速的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安庆王和侍卫等人,都在大厅里等着慕容婉心和蓝萍的出现,不一会儿她们主仆两人便来到了大厅,纷纷的跪拜在了安庆王的身边。

  “好,既然安庆王府的人都已经到期了,那么下官就念圣旨了啊。”侍卫一脸严肃的扫过安庆王和慕容婉心。

  “有请!”安庆王非常客气的点了点头,便看着侍卫说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慕容婉心因嫉妒芸昭仪便派去杀手刺杀,好在被侍卫抓拿,刺杀不成,慕容婉心赐死,留个全尸,钦此!”侍卫念完圣旨之后,只见另一位侍卫端着托盘,里面有两杯毒酒,“一杯是赏赐给侧妃的,另一杯是赏赐给侧妃身边的小丫鬟的。”

  “小姐……王爷,妾身不想死啊,王爷求求您了,饶命啊,这一切都是小姐指使妾身这样做的啊,王爷饶命啊,您就看在这些日子妾身一直陪着您的份上,饶命吧。”蓝萍看见是毒酒,心里吓坏了,连忙拉扯着安庆王求饶。

  “贱人,你生是本妃的奴婢,死也是本妃的奴婢,难道你还想逃脱罪名吗?”慕容婉心瞪着蓝萍,狠狠的说道。

  “走开,一个贱婢,不过就是本王玩腻了罢了,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姿色吗?像你这样的贱人,本王要几个有几个。”安庆王根本就不屑蓝萍的求情。

  “安庆王……您怎么能够这样对待妾身呢,您忘记了吗?您前些日子在妾身耳边说的一些情话吗?”蓝萍没有想到安庆王居然把自己当成了玩的工具。

  “活该。”慕容婉心不忘冷嘲热讽,“蓝萍你个贱人,背着本妃的面与安庆王勾搭,现在你的下场也和本妃一样,你活该啊!哈哈哈哈!”慕容婉心说完这句话,便拿起毒酒一饮而下。

  “蓝萍丫鬟,你剩下你了。”侍卫看着蓝萍说道。

  “是……”蓝萍见慕容婉心都喝下毒酒了,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拿起毒酒的手,有些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不一会儿,侍卫等人都离开了,而慕容婉心和蓝萍的毒还未发错,感觉有些奇怪,门外便传来了春儿的说话声音。

  “慕容婉心,蓝萍,是昭仪娘娘留了你们一条性命,将你贬为庶人。”春儿一脸得意的朝着大厅走去,看着慕容婉心说道。

  “怎么会这样?贬为庶人?呵呵,那我慕容婉心宁愿一死。”慕容婉心没有想到慕容倾心来了个更狠的,贬为庶人的慕容婉心,今后的日子还怎么生活呢?

  “春儿,你怎么来了?”安庆王看见春儿这个时候来到了安庆王府,便惊讶的问道。

  “王爷,太后与昭仪娘娘都说了,从今日起妾身便入住安庆王府,王爷选个吉日与妾身举行婚事就可以了。”春儿淡淡一笑,便朝着安庆王微微地福了个身子说道。

  “贱人。”蓝萍气不过,想要冲到春儿的面前,给她两个耳光,没有想到却被安庆王给抓住了手。

  “大胆蓝萍,你竟敢对本王的正妃不敬。”安庆王说话,便狠狠的将蓝萍的手给甩开了。

  “王爷息怒啊,妾身没事的,慕容婉心和蓝萍恨妾身也是应该的啊,毕竟妾身抢走了她们最心爱的男人啊。”春儿说着,便亲热的靠在了安庆王的肩膀。

  “慕容倾心,算你狠,谁让我慕容婉心败给了你啊。”慕容婉心冷眼看着这一切,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因果报应吧。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啊?”蓝萍很担心自己今后的生活,便走到了慕容婉心的身边问道。

  “我已经是庶人你,你现在也不可能在继续呆在安庆王府了,我们回慕容府去吧。”慕容婉心没有办法了,只能够回到娘家去了。

  “可是……可是小姐……奴婢已经怀有安庆王的骨肉了?”蓝萍说着,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然后再转头看着安庆王说道:“王爷,妾身已经怀有您的骨肉了,您忍心把妾身赶走吗?”

  “怀上本王骨肉的女人,也不止你一个,菜瓜,你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吧?”安庆王根本就不屑蓝萍,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她怀有自己的骨肉了,便让菜瓜将蓝萍腹中的胎儿处理了。

  “是,王爷!”菜瓜听了安庆王的吩咐,便领命。

  “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怀有安庆王的骨肉啊,你不可以乱来的……”蓝萍见菜瓜一步步的走向自己,心里特别的害怕。

  “蓝萍啊,蓝萍,这便是你抢走我的男人的下场啊。”慕容婉心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朝着安庆王府门外跑去,因为慕容婉心要回到慕容府去了,至于蓝萍这个丫鬟嘛,与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王爷,蓝萍这个贱婢,就让妾身来处理好了,时候不早了,您还是去歇息吧。”春儿看着安庆王柔声说道。

  “好,以后你是安庆王的女主人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吧。”安庆王说完,就走了。

  “菜瓜,你也下去吧,本妃来处置这个贱婢就是了。”春儿看着蓝萍一副狼狈的样子,笑了笑,笑意很深,深得让人感觉到了恐惧。

  “你……你要干什么?”蓝萍蹲坐在地上,害怕春儿会伤害自己腹中的胎儿,连忙后退了几步,蓝萍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样害怕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