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婉心不甘心,不顾薄太后在场,也不理会安庆王要将自己软禁,便离开了皇宫,慕容婉心没有急着回去安庆王府,不管安庆王的不准,就跑回慕容府去找凌氏诉苦了。

  慕容婉心一路上哭喊着,虽然蓝萍很是心疼自己家的小姐,可是蓝萍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劝说慕容婉心,她的脾气谁都知道,既然在慕容倾心面前如此的狼狈,自然是不会甘心的了。

  “娘亲啊……我不活了啊……”慕容婉心一回到慕容府邸,便是又哭又叫的,好像真的想去死似得。

  “哟,怎么了?婉心你是被谁欺负了啊?是不是安庆王欺负了你啊。”凌氏大老远就听见哭喊的声音了,而且还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的耳熟了,仔细一听,居然是自己女儿慕容婉心的声音。

  凌氏最是心疼自己的女儿了,一直都担心慕容婉心嫁到安庆王府之后会被欺负,所以凌氏恶言在前,以为这样的话,安庆王就不会欺负慕容婉心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慕容婉心这才刚刚嫁给安庆王不出一个月,怎么慕容婉心就跑到娘家来哭诉了呢?这其中一定是大有文章啊。

  “娘亲啊,您什么也别问了,都怪慕容婉心那贱人,我恨她,我恨她啊……”慕容婉心拉扯着凌氏的衣袖,又是骂人,又是跺脚的,根本就掩盖不了,慕容婉心此刻愤怒的心情。

  “蓝萍,你说说,小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凌氏知道,慕容婉心只要一生气,就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了,于是便只能够问着蓝萍了。

  “回夫人的话,是这样的,今日小姐本来是与安庆王一块儿进宫给太后请安的,后来小姐说要去瑶华宫看看芸昭仪娘娘,于是我们便去了瑶华宫,后来小姐也与芸昭仪娘娘说了很多话,再后来……再后来……”

  蓝萍也是知道的,这一次的确是慕容婉心对慕容倾心出言不逊,所以才会被撤掉正妃之位,这件事情还是慕容婉心有错在先,可是蓝萍却又不知直截了当的告诉凌氏错的是慕容婉心。

  “怎么了?”凌氏见蓝萍话说一半,突然结结巴巴的,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得,凌氏更想知道实情了。

  “夫人,奴婢不敢说。”蓝萍连忙低下头,摇了摇头回应道。

  “娘亲,不就是我对慕容倾心说了几句不客气的话,没有想到太后和安庆王无声无息的居然来到了瑶华宫,可是我还不知道,还说慕容倾心是庶出,根本就不配成为皇上的宠妃。”慕容婉心只顾着自己在诉苦,却没有发现凌氏的脸色已经变得很不好看了。

  “婉心,你糊涂啊,这些话就算是你想要打击慕容倾心,也不应该在皇宫里面说啊,毕竟薄氏皇太后,也是庶出所生的,她可是最忌讳这一点的啊,唉!”凌氏看着慕容婉心,无奈的摇了摇头。

  凌氏大概也能够猜想的到,慕容倾心进宫一定是会在薄太后面前,说自己和慕容婉心曾经是那样的看不起庶出所生,之前是听别人说的的,那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却是亲耳从慕容婉心的嘴里听到了,那么薄太后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了。

  “啊……?”慕容婉心一惊,看着凌氏,心里根本就没有底了,“娘亲这可怎么办啊?女儿现在已经不是正妃了,安庆王以后肯定不会再理会女儿了,那么女儿下半辈子的幸福,不就毁了吗?”

  “唉……婉心啊,婉心,你啊,你让娘亲怎么帮你啊。”至从沈氏从皇宫回府之后,也跟凌氏说了许多,甚至包括薄太后赏赐给自己的令牌,沈氏也故意在凌氏的面前炫耀的一番。

  凌氏知道了之后,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资格与沈氏斗的了,没有想到的是薄太后如今居然对沈氏如此的喜爱,所以凌氏便派去墨兰查一查究竟。

  后来凌氏终于明白了,原来沈氏的娘亲,就是当年薄太后身边得力助手紫儿嬷嬷,现在就算是凌氏也得让着沈氏三分了。

  “娘亲,那么女儿怎么办啊,你不帮帮女儿吗?要不您去求求太后吧?”慕容婉心都急的哭出来了,连忙跪拜在了薄太后的面前,“娘亲,求求你了,也只有您会帮助女儿了啊。”

  “婉心啊,你快起来吧,娘亲不是不愿意帮你,只是你要知道,娘亲与薄太后的情谊,现在可是还不如沈氏和慕容倾心那对母女俩啊。”凌氏一脸无奈的看着慕容婉心。

  凌氏不能够帮助自己的女儿,心里非常的难受,但是事情就是这样的无奈,除非去求沈氏,那么也许还是有一点儿的可能性的。

  “娘亲,您不帮助女儿的话,那么女儿死也不愿意起来了。”慕容婉心见凌氏要扶着自己起来,连忙松开了凌氏的手,摇了摇头说道。

  “婉心啊,你啊……要不娘亲去求求沈氏那贱人吧,毕竟现在太后对沈氏那贱人真的比我还要好啊。”凌氏为了慕容婉心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甚至要向沈氏低声下气的说话,凌氏也是愿意的。

  Bu酷y☆匠网唯一,r正版,%》其=、他都$◎是c盗版#

  “娘亲,我们真的要去求二娘吗?可是以前我们对二娘那么坏,二娘怎么可能会愿意帮助我们呢?”慕容婉心知道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无奈之下,只能够让凌氏去求沈氏了。

  “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对母女俩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呢。”也不知道沈氏是何时出现在了慕容婉心和凌氏的身后,而且说话的语气还是有些冷嘲热讽的样子。

  “妹妹啊。”凌氏听见沈氏说话的语气,心里特别的不爽,可是待会儿自己还有事情要求着沈氏,也不能够对怎么样,还是和颜悦色的说着吧,“婉心这不是在皇宫里遇到了委屈,所以就回来找我这个当娘的诉苦了嘛。”

  “啥?什么委屈啊,婉心你怎么了告诉二娘,好让二娘替你出口气啊,是安庆王欺负你了吗?”沈氏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笑了笑问道。

  “二娘,二娘您帮帮婉心吧。”慕容婉心轻轻地将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了以后,便跑到了沈氏的身边。

  “帮忙?婉心你快告诉二娘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二娘才好帮助你啊。”沈氏一脸得意的看着凌氏,没有想到还有凌氏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沈氏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是这样的,二娘啊,今日婉心多嘴,居然不小心得罪了太后,在太后的面前说出了庶出这两个字,后来婉心才知道,是自己说错话了。”慕容婉心把事情告诉了沈氏,可是却没有告诉沈氏,自己其实是对慕容倾心出言不逊的。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沈氏像似明白了什么似得,点了点头,“可是婉心你得罪的是太后啊,二娘还真的是帮不了你什么忙了。”沈氏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慕容婉心说道。

  “为何呢?婉心听我娘说,现在二娘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了啊,太后可是非常喜欢二娘您的呀,只要二娘替婉心求情的话,相信太后一定是会答应的。”慕容婉心都已经低声下气的求着沈氏了,如果沈氏再不答应的话,慕容婉心也不会再这样了。

  “行了,我不打扰你们母女俩相聚了,告辞了。”沈氏看了看慕容婉心之后,再看了看凌氏,这便大摇大摆的和墨兰一块儿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