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就是因为慕容倾心一直都是默默无闻,也没有对慕容婉心大呼小叫的,所以让慕容婉心的胆子才会越来越大了起来。

  来到瑶华宫没有给慕容倾心请安,就凭着这一点,慕容倾心足以治慕容婉心罪名了,但是慕容倾心没有,因为时候还没有到,或许,慕容倾心是猜出来慕容婉心接下来说不定还会有更难听的话要说呢。

  “今日安庆王妃来看望本宫,究竟是有什么意义呢?”慕容倾心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开口看着慕容婉心问道。

  “本妃还以为妹妹你因为小产的事情,还一直闷闷不乐呢。”慕容婉心还以为慕容倾心会一直沉默下去,没有想到慕容倾心还是开口对自己说话了。

  “闷闷不乐?为何本宫要闷闷不乐呢?难道安庆王妃是不知道吗?皇上如今可是比从前更喜欢本宫了呢,而且本宫还听说了,这些日子皇上都在与太后商量着,要册立本宫为皇后呢。”慕容倾心也不知道慕容婉心究竟是在得意什么。

  “什么?”慕容婉心一听完慕容倾心所说的话语,惊讶的看着慕容倾心,“妹妹,你刚才究竟说什么?皇上和太后要册立你为皇后?这怎么可能啊?你不过就去庶女罢了,既然还能够成为皇后?这可是天大的笑话呢。”

  慕容婉心不相信慕容倾心会被册立为皇后娘娘,还把庶女的身份拿出来说事。

  慕容倾心倒是一直都没有热别在意慕容婉心的说词,知道慕容倾心是绝对不可能与自己低声下气说话的,其实慕容倾心一点儿也不生气,因为待会儿肯定是会有慕容婉心的苦头吃的。

  “安庆王妃喝茶。”春儿端上来了一杯茶盏,便递给了慕容婉心。

  春儿是亲手泡的这杯茶盏,是用最最低等的茶叶,也就是平日下人所喝的茶叶了,对下人来说,能够喝上低等的茶叶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但是慕容婉心肯定是喝不惯了。

  果然,就在慕容婉心拿起茶盏,刚刚喝了一口气之后,连忙露出了不悦的神情。

  “我呸,这是什么茶叶啊?难道你们瑶华宫里的人,都是喝这样的茶叶吗?”慕容婉心将茶水吐了出来。

  慕容倾心觉得奇怪,一直以来春儿都是泡上等的雨前龙井给自己的,怎么可能会像慕容婉心所说的那么的难喝,慕容倾心讶异的看着春儿。

  只见春儿却是暗自偷偷的笑着,慕容倾心才会猜想到,想必这茶叶一定是被春儿给掉包了吧。

  “啪……”慕容婉心非常不爽的,将茶盏给打翻,好像瑶华宫是她慕容婉心的地盘似得,根本就不把慕容倾心放在眼中。

  “慕容婉心。”慕容倾心刚才听了慕容婉心对自己说的大言不惭的话,已经是一直忍着了,但是现在慕容婉心居然在自己的瑶华宫主殿大厅撒野,那么慕容倾心是万万忍不下去了。

  “怎么?你们瑶华宫用这样的茶叶招待本妃,难道就不怕本妃告到太后那边去吧?再怎么说,刚才也是本妃经过了太后的允许,才会来到你们的瑶华宫的,本妃可是代表着太后呢。”慕容婉心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慕容婉心,虽然本宫是你的亲妹妹没有错,但是再怎么说,本宫也是皇上的宠妃,你竟敢在本宫面前撒野,看来慕容婉心你是不想过安稳的日子了吧?”慕容倾心指着慕容婉心问道。

  “哟,不就是因为你小产,皇上看你可怜罢了,才一直都没有冷落你,你还以为自己的宠爱会永远不减吗?就凭你慕容倾心一位庶出,你就想成为皇后娘娘,做梦去吧。”慕容婉心依旧是得意洋洋的看着慕容倾心,一点儿也不害怕慕容倾心会治自己的罪名。

  “安庆王妃,你最好把你刚才所说的话,再说一遍,哀家的耳朵不好使了,刚才你说了什么,哀家没有听清楚。”也不知道薄太后和安庆王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瑶华宫。

  薄太后刚才就已经清清楚楚的听见慕容婉心所说的话语了,薄太后是最忌讳有人提起庶出这个字眼的,因为庶出也是薄太后这被子的痛苦啊。

  可是慕容婉心却是三番两次提起,虽然从前薄太后是没有亲耳听见的,但是也有好几次,都是从慕容倾心那儿听说的。

  “太……太后……您怎么来了啊?”慕容婉心听见薄太后的声音,身子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没有想到薄太后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慕容婉心这才慢慢的转过身去,笑了笑给薄太后请安。

  “安庆王妃看来是越来越不把皇宫当成皇宫了啊?皇宫是有规矩的地方,可不是安庆王妃你随便撒野的地方。”薄太后看着慕容婉心说话之后,便看了一眼安庆王,这才训斥道:“安庆王,不是哀家说你啊,这能够成为正妃的,可不一定都要是嫡子出啊,谁说庶出就不能够成为正室了呢?”

  薄太后是话里有话的,而安庆王自然是能够听的明白,只是安庆王却一直都不敢去反驳薄太后,只是连连点头,便回应道:“太后,您说的极是啊,其实秉晨也是庶出所生的,可是现在却是逼嫡出所生的哥哥,要有成就的多呢。”

  安庆王躬身对着薄太后说完之后,便转头瞪了一眼慕容婉心,慕容婉心却似乎还是不分轻重,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是有错的。

  “太后,您误会妾身了,妾身从来都没有看不得庶出,只是妾身是想替娘亲打抱不平罢了,如今芸昭仪成为了皇上的宠妃,可是妾身的娘亲却因此而得到父亲的冷淡,所以妾身难受啊。”

  慕容婉心提起了凌氏,因为她以为,只要自己在薄太后的面前,说起沈氏的话,相信薄太后是不会计较自己刚才对慕容倾心出言不逊的事情。

  #b更D新最vD快F上v9酷&C匠b#网

  “太后,您也别生气了,臣妾觉得姐姐并不是故意要说庶出的,以为姐姐以前在府邸里,一直都是看不起臣妾与娘亲的,所以臣妾早就已经习惯了。”慕容倾心见薄太后似乎很讨厌慕容婉心的样子,心里非常的恶意,朝着薄太后走去,笑了笑说道。

  “倾心啊,你不要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而感到不高兴啊,有哀家在呢,没有人会欺负你的啊。”薄太后瞥了一眼慕容婉心,便好声好气的对慕容倾心说话。

  “臣妾多谢太后的疼爱,臣妾不会因为一些话而不高兴的,因为这生气只是对自己的惩罚罢了。”慕容倾心现在心里可是非常得意啊,好在薄太后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安庆王,你的王妃你自己知道如何处置吧?”薄太后看着慕容倾心,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便转头看着安庆王,一脸严肃的说道。

  “太后,秉晨知道怎么做。”安庆王看着薄太后躬身回应道,随后便严肃的看着慕容婉心说道:“慕容氏婉心,从今以后你便是本王的侧妃了,没有本王的允许你不可以离开安庆王府半步。”

  “什么?”慕容婉心听完安庆王所说的话语,惊讶的看着安庆王,不敢相信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正妃之位,却是因为自己说了几句话,得罪了慕容倾心之后,却被贬为侧妃。

  “小姐,这……?”在一旁带着这蓝萍是什么话也不敢说啊,只是心里非常的担心罢了。

  “安庆王,您怎么能够撤了妾身的正妃之位呢?”慕容婉心无缘无故就不是正妃了,她的心情自然是不爽了,也是非常的不甘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