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皇上,您忘记当初了吗?若不是臣妾的郭氏一族,你以为就凭着你和太后,你的皇位能够坐的稳吗?”郭香凝大声的喊着,她既然已经被皇浦靖毅下令给软禁了,那么现在她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忌讳了吧。

  “来人,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呢?”皇浦靖毅听完郭香凝所说的话语,更是气愤。

  “你们敢动本宫一下,本宫的父亲可是率领千万御林军,他绝对可以将皇宫给剿灭的。”郭香凝就像似着了魔似得,指着两个前来的侍卫,大声的喝道。

  听郭香凝这么一说,两个侍卫谁也不敢动,如果真的将郭香凝给押回衍庆宫的话,说不定郭氏一族真的会造反。

  皇浦靖毅见两个侍卫不动,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薄太后却大步大步的迈向了瑶华宫的内殿。

  郭香凝还以为自己看见了救星呢,因为郭香凝一直相信,薄太后是会站在自己的身边的。

  “太后,您来救救臣妾啊,皇上她……她要将臣妾给软禁呢。”郭昭仪起身,朝着薄太后走去,紧紧的拉扯着薄太后的衣袖求情。

  “啪……啪……”

  薄太后两个巴掌摔在了郭香凝的脸上,内殿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郭香凝更是惊讶的望着薄太后。

  “昭仪娘娘,您没事吧?”谷雨连忙上前搀扶着郭香凝,关心的问道。

  郭香凝瞥了一眼谷雨,没有理会她,而是望着薄太后问道:“为什么?太后您为什么要打臣妾呢?”

  )酷匠网u首发%

  “来人啊,哀家懿旨,将郭氏打入冷宫,贬为贵人,没有哀家的允许谁也不能够见。”薄太后终于放了狠话。

  “太后,您是最疼爱香凝的,您怎么忍心让香凝去冷宫那样的地方住呢,太后,您忘记了吗?香凝的父亲可是率领御林军的啊,您可得掂量掂量啊,究竟是慕容倾心腹中的孩儿重要,还是皇上的皇位和您的性命重要啊……”

  郭香凝已经被两个侍卫架着离开了瑶华宫的内殿,可是郭香凝还是不停的说着,因为她要说服薄太后,可惜薄太后似乎怎么样也没有理会郭昭仪了。

  程太医刚才正在写药方子,因为郭香凝在场太过吵闹了,所以迟迟都没有下笔,郭香凝离开了之后,瑶华宫的内殿也安静了许多,程太医下笔,很快就写下了药方子。

  “程太医,芸昭仪的孩子可否……”薄太后也很担心,因为她知道慕容倾心的身子本来就比较若的,再加上今日掉入荷花池,池水那么的冰凉,真的担心孩子会保不住啊。

  “太后……皇上……”程太医似乎很是为难,犹豫了片刻,始终还是没有敢开口。

  “程太医,你有什么的,就直接说出来,朕听着呢。”皇浦靖毅见程太医迟迟都没有开口说话,心里更加的担心,“程太医朕让你快点说话啊。”

  “回禀皇上,太后,只怕芸昭仪腹中的孩子是保不住了……”程太医深呼吸了一口气,无奈的说着,“恕下官无能,不能够保住芸昭仪腹中的孩子。”程太医说完,连忙跪拜在了皇浦靖毅和薄太后的面前。

  “什么?”双双望着程太医,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好在有春儿扶着自己,不让双双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双双,你小心一点啊。”春儿看着双双关心的说道。

  “春儿姐姐,程太医刚才说什么了?他说小姐的孩子是保不住了吗?怎么可能,上午的时候,小姐还说已经舒服了很多,怎么这会儿孩子居然保不住了呢?”双双看着春儿,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双双,你就别难过了,我们这里的人,都已经很难过了呀。”春儿心里也很难过,慕容倾心都已经怀胎三个月了,还剩下六个月就可以临盆了,可是现在却小产。

  唉……

  “孩子……我的孩子……姐姐……救你放过我的孩子吧……”慕容倾心在梦中挣扎着,她梦见了慕容婉心在自己的床榻边沿,她要害死自己的孩子,慕容倾心拼命的求饶,可是慕容婉心还是不放过。

  “姐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正妃之位给你……孩子留给我……我绝对不会跟你争抢的……不会的姐姐……求你了……”慕容倾心眉头已经紧紧的皱成了一团,手抓着被单,越来越紧了。

  “倾心,倾心,有朕在啊。”皇浦靖毅听见慕容倾心在说话,便连忙握住了慕容倾心的手,后来才知道慕容倾心还没有醒来,只不过是在做梦罢了。

  “姐姐……孩子还给我……我要我的孩子……孩子……”慕容倾心突然惊醒了过来,眼睛似乎已经被泪水给打湿了,看了看四周,才发现,刚才自己是在做梦啊,这里是瑶华宫的内殿。

  好在虚惊一场,慕容倾心刚才还以为自己的孩子没了呢,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慕容倾心根本就感觉不到什么,只是觉得非常的不对劲,便转头看着皇浦靖毅。

  “倾心,怎么了呢?”皇浦靖毅不忍心把这个消息告诉慕容倾心,便笑了笑问道,“倾心,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呢?”

  “皇上,臣妾的孩子他还好吗?”慕容倾心害怕梦境和现实会是一样的,便紧紧的抓着皇浦靖毅的手问道。

  “这……这……倾心啊,你还是好好的歇息吧。”皇浦靖毅站了起来,给慕容倾心盖好了被子,这一刻皇浦靖毅的眼神,根本就不敢看着慕容倾心。

  “芸昭仪啊,孩子以后都是会有的,好在你还年轻啊。”薄太后看着失去孩子的慕容倾心,心里不由的对慕容倾心感觉到了可怜,便走到了床榻边去,安慰着慕容倾心。

  “太后,您刚才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什么叫孩子还是会有的?难道说臣妾的孩子……”慕容倾心目瞪口呆的看着薄太后,“太后,您可以清楚的告诉臣妾吗?”

  “唉……”薄太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芸昭仪啊,你的孩子没了。”

  “啊……”慕容倾心一声尖叫,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她不想再听见任何人的说话声音,她没有本法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就像似前世那样。

  “倾心,你冷静一点啊,你别这样,我会担心的。”皇浦靖毅连忙将慕容倾心揉在自己的怀中,安慰着她:“倾心,没事的啊,孩子以后我们都是会有的,你现在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身体啊。”

  “不会的,臣妾的孩子不可能就这样没了,不可以啊皇上……”慕容倾心眼神充满着空洞,望着皇浦靖毅,摇了摇头说道。

  皇浦康毅在一旁看着,也对慕容倾心感到非常的心疼,第一次看见慕容倾心情绪失控的样子,可是皇浦康毅却不能够上前去安慰着慕容倾心。

  薄太后转头看了一眼皇浦康毅,似乎觉得皇浦康毅看着慕容倾心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了,薄太后不敢多想,便连忙走到了皇浦康毅的身边。

  “康儿,哀家听说了,刚才是你跳下荷花池中,去救芸昭仪的,你看看你的身子都湿了。”薄太后一脸关心的看着全身半干不干的皇浦康毅说道。

  “母后,已经干了许多,儿臣没事的,只是芸昭仪她……”皇浦康毅刚才来瑶华宫的时候,春儿已经给了自己毛巾了,所以现在皇浦康毅身上也干了差不多了。

  慕容倾心真的非常的难受,她恨自己,恨自己为了除去郭香凝居然要失去自己的孩子,慕容倾心怎么也原谅不了自己,孩子是被自己亲手给害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