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浦康毅非常的卖力,终于把慕容倾心抱回了瑶华宫去,春儿一见,着急的跑了上去,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倾心此刻也已经昏迷过去了,也许是因为荷花池里的水太凉了,再加上慕容倾心这些日子身子本来就虚弱的原因,大家都非常的担心着急。

  “怎么程太医来没有来呢?”皇浦康毅看着床榻上的慕容倾心朝着外面喊着。

  “康王,你就别着急了,刚才双双不是已经去太医院找程太医了嘛。”郭昭仪觉得奇怪,怎么见皇浦康毅这么担心慕容倾心呢,一点儿也不像是叔嫂之间的关系啊。

  “昭仪嫂子,这受伤掉下荷花池的人,又不是你重要的人,相信昭仪嫂子自然是不会关心的了。”皇浦康毅听见郭昭仪是在跟自己说话,转头看去,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被皇浦康毅这么一说,郭昭仪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了,只能够安静的站在一旁,什么话也不说了。

  “昭仪娘娘,这可如何是好呢?奴婢担心康王殿下会知道,是昭仪娘娘您把芸昭仪给推下荷花池的。”谷雨觉得皇浦康毅今日对郭昭仪说话态度似乎有些异样,便凑近了郭昭仪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唉……本宫也不知道啊,只是刚才本宫行动的时候,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出现,康王应该不会发现吧。”郭昭仪摇了摇头,但是心里还是非常的担心的。

  “程太医来了,你们让让啊。”双双太担心慕容倾心了,领着程太医就快速的朝着瑶华宫的内殿跑去。

  “下官见过昭仪娘娘,康王殿下。”程太医刚刚走进内殿,便看见郭昭仪和皇浦康毅都在场,便躬身请安。

  “程太医,你什么话都不要再说了,快去给芸昭仪把脉吧,刚才她掉入荷花池中了,本王也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了。”皇浦康毅说完,就连忙让路给程太医了。

  “是是是,下官这就给芸昭仪把脉。”程太医连连点头,便拿出了药枕和丝线,给慕容倾心把脉。

  “皇上驾到……”

  双双刚才去往太医院的路上,遇见了魏元,便把慕容倾心掉入荷花池的事情告诉了魏元,想必魏元一回去一定是把事情告诉了皇浦靖毅吧。

  皇浦靖毅快速的朝着瑶华宫的内殿走去,便见程太医在场,皇浦靖毅便等待着程太医把脉后的结果。

  “皇上……”郭昭仪缓缓的走到了皇浦靖毅的身边,正想要与皇浦靖毅说话呢,可是皇浦靖毅却看也不看郭昭仪,摆了摆手示意郭昭仪不许说话,郭昭仪只好退到一旁去了。

  皇浦康毅走到了皇浦靖毅的身边,凑近了皇浦靖毅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皇兄,臣弟知道芸昭仪是如何掉入荷花池中的。”

  “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刚才皇浦靖毅来到内殿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问,这会儿听见皇浦康毅说他知道实情,便惊讶的问道。

  “这个嘛……”皇浦康毅转头看了一眼郭昭仪,只见郭昭仪是一脸担心的样子看着自己,皇浦康毅似乎有些犹豫了。

  “皇上,臣妾刚才在与倾心妹妹在御花园赏花的,后来跟倾心妹妹一起到了荷花池,臣妾也不知道怎么的,倾心妹妹居然不小心摔到了池中,当时可是把臣妾给吓坏了啊。”正当皇浦康毅准备告诉皇浦靖毅实情的时候,却被郭昭仪抢先了一步。

  “你说倾心是自己不小心摔到荷花池的?”皇浦靖毅听完郭昭仪所说的话,仔细一想,感觉疑点重重啊,便转头看着皇浦康毅说道:“康王,刚才你不是说你知道倾心是如何掉入荷花池中的吗?你告诉朕。”

  “是皇兄。”皇浦康毅躬身领命,便指着郭昭仪说道:“皇上,臣弟一个人在路过荷花池的时候,已经看见郭昭仪想要将芸昭仪推入荷花池中,当时她还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见臣弟,所以她郭昭仪才敢下手的。”

  “什么?”皇浦靖毅似乎还不相信皇浦康毅所说的话语,毕竟郭昭仪入宫五年,一直都是贤良淑德的好榜样,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伤害他人的事情呢?

  “皇兄,臣弟所说的是实话,不信皇兄就再问问郭昭仪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吧。”皇浦康毅一脸肯定的看着皇浦靖毅说道。

  “香凝,康王所说的是这样的吗?”皇浦靖毅转头看着郭昭仪,一直盯着她看,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朕不相信香凝你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你告诉朕,康王说的是这样的吗?”

  “呵呵……”郭昭仪没有急着回答皇浦靖毅的话语,只是冷笑了一声。

  “昭仪娘娘。”谷雨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郭昭仪认罪,只是现在所有的人似乎真的都怀疑到了郭昭仪的身上,谷雨担心受怕,便连忙跪拜在了皇浦靖毅的面前,“皇上,都是奴婢做的,是奴婢将芸昭仪推入荷花池的,都是奴婢干的。”

  “谷雨,你这是干嘛呢?”其实郭昭仪也有打算认罪,毕竟是被皇浦康毅发现的,如果是被其他人发现的话,那么郭昭仪还能够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可是只要是皇浦康毅的一句话,相信皇浦靖毅和薄太后都不会再信任自己了,就算狡辩,不认罪又能够如何呢。

  ‘酷匠网vv首发7Z

  “为什么?”皇浦靖毅没有理会跪拜在地上的谷雨,而是继续盯着郭昭仪看,皇浦靖毅朝着郭昭仪大声的喊道:“为什么?”

  “呵呵……”郭昭仪还是没有回应皇浦靖毅的话语,又冷笑了一声。

  “朕试问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啊郭昭仪,为何你想要害死朕的倾心和朕的孩子呢?”皇浦靖毅和薄太后一直都是非常的信任郭昭仪的,可是今日之事,却让皇浦靖毅对郭昭仪彻底的失望。

  “皇上,您还问臣妾为什么?臣妾陪伴在皇上身边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是皇上……”郭昭仪话说一半,然后只想了躺在床榻上的慕容倾心,继续说道:“可是她慕容倾心入宫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她要有什么就有什么,成为皇上的宠妃也就罢了,居然还怀有身孕,呵呵,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臣妾气愤的就是,太后居然如此之快册封她慕容倾心为昭仪娘娘,她慕容倾心何德何能啊,不就是为皇上怀有身孕罢了。”

  郭昭仪说着,心里充满了不甘心,她不愿意看见自己所有的一切,一一的被慕容倾心给抢走,郭昭仪就算是拼了自己的命,也绝对不会让,慕容倾心得逞的。

  “来人啊,把撤去郭凝香的昭仪位分,贬为郭贵人,终身软禁衍庆宫,没有朕的允许,谁都不能够与她相见。”皇浦靖毅朝着魏元命令道。

  “皇……皇上……这……这似乎不大好吧,如今昭仪娘娘可是有了太后的允许掌管后宫的事宜啊。”魏元听了皇浦靖毅的命令,似乎拿不定主意,还想给郭昭仪求情。

  “怎么?朕的命令你就不听了吗?若是母后知道她所信任的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相信母后也绝对是不会轻饶的吧。”皇浦靖毅要保护慕容倾心,无论是谁,只要她胆敢害慕容倾心,皇浦靖毅定会让她没有好日子过的。

  “皇上……您真的要将臣妾废除昭仪之位吗?”郭昭仪笑了笑,反问皇浦靖毅。

  可是皇浦靖毅却不愿意再理会郭昭仪,便坐在慕容倾心的床榻边沿,陪伴着慕容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