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薄太后之后,皇浦靖毅依旧是留在瑶华宫陪伴着慕容倾心。

  现在已经快到申时了,可慕容倾心这才感觉到了困意。

  酷匠{网唯%K一N$正《y版,其}K他E都是G#盗版":

  “皇上,臣妾有些困了,想歇息呢。”慕容倾心其实就是喜欢皇浦靖毅陪伴在自己的身边的,可是这困意难抗的,所以便只能够去歇息了。

  “那也好,朕得回雍华殿去,还有一些奏折还未批阅的,朕晚上再来看你吧。”皇浦靖毅笑了笑,看着慕容倾心说完,便再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嗯,臣妾恭送皇上。”慕容倾心淡淡一笑,微微地点头,目送着皇浦靖毅离开瑶华宫的内殿。

  皇浦靖毅在离开瑶华宫之前,便吩咐了春儿和双双,一定要好好的伺候着慕容倾心。虽然皇浦靖毅已经不止是吩咐一两次了,可是他就是因为放心不下慕容倾心,可是自己又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伴着她。

  皇浦靖毅感觉自己对慕容倾心有些愧疚,至从慕容倾心怀有身孕之后,朝中的大小事务也就特别的多,虽然皇浦靖毅知道慕容倾心是个善解人意的,可是皇浦靖毅还是希望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在慕容倾心的身边。

  慕容倾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睡着了,梦中,慕容倾心感觉到非常的幸福,她生下了皇子不久之后便册立为皇后。而慕容婉心嫁给安庆王不久之后也怀有身孕了,似乎两姐妹相处的很很好,没有前世的仇恨,只有这一世的姐妹情。

  其实慕容倾心的心地还是非常的善良的,她也不希望自己整日整夜都沉浸在前世的仇恨之中,的确自己这一世是想要报仇,可是如果没有了仇恨的话,那么自己过的是不是更幸福快乐呢。

  慕容倾心早就说过了,只要慕容婉心和凌氏不再使坏,不再对付沈氏和自己的话,那么慕容倾心真的可以不计较往事的。

  慕容倾心醒过来的时候,也才没有歇息多久,可能是因为躺着不舒服的缘故吧,只好就下床了。

  “小姐,您要起来了啊,您才睡了一个时辰不到呢,不多歇息一会儿吗?”双双一直都在慕容倾心的身边伺候着,见慕容倾心要起身,连忙上前扶着。

  “可是本宫感觉越睡越累啊,双双你扶着本宫出去走走吧。”慕容倾心让双双给自己更衣之后,便想着出去御花园逛逛。

  “小姐,您是呆不住吗?皇上不是已经交代过了,让你在瑶华宫内好好的歇息呢,皇上可都是关心着娘娘您啊。”双双一边给慕容倾心更衣,一边笑了笑,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本宫的确是呆不住啊,本宫是自由之身,又不是被皇上给软禁了,为何本宫不能够出去走走呢。”慕容倾心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双双说道。

  “小姐,您别说这个软禁的字眼,不吉利噢。”双双听完慕容倾心所说的话语,连忙打住,“小姐,您永远都不会被软禁,更不会失宠的,所以小姐您就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知道了吗?”

  “好,本宫知道了。”慕容倾心笑了笑,点点头看着双双,便伸手,让双双双搀扶着自己。

  慕容倾心好久没有感受到御花园的空气了,总是让人觉得好清新的感觉啊。

  微微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一切,似乎这里不在是后宫那些血雨腥风的地方。

  “昭仪娘娘,您看,那不是芸妃娘娘吗?”谷雨搀扶着郭昭仪王御花园的方向走去,谷雨看见不远处慕容倾心正在那儿,便凑近了郭昭仪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人家如今不是芸妃娘娘了,她现在可是与本宫平起平坐的芸昭仪了,昭仪娘娘了,呵呵。”郭昭仪说完,冷笑了一声,眼底划过了一丝的恨意。

  “昭仪娘娘,您说这可如何是好呢?她现在与您平起平坐了,若是等到她肚子里生下的是个皇子的话,那么必定超过您的妃位了呀。”谷雨看着郭昭仪说道,心里也是为郭昭仪担心的。

  “唉,能够有什么办法呢?要怪只能够怪本宫的肚子不争气,没能早日为皇上怀上龙子啊。”郭昭仪看着不远处的慕容倾心,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本宫不能够怀有身孕,你慕容倾心也别想顺利的把孩子生下来。”

  “昭仪娘娘,您要干嘛去啊?”谷雨见郭昭仪松开了自己手,缓缓的朝着慕容倾心的方向走去,谷雨也不知道郭昭仪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便快速的赶了上前。

  “昭仪妹妹在这儿赏花吗?”郭昭仪停住了脚步,站在慕容倾心的身后,笑了笑问道。

  “昭仪姐姐吉祥!”慕容倾心还以为是谁呢,转过头一看,原来是郭昭仪,便福身行礼。

  “哟,不敢当啊,如今妹妹可是怀有身孕之人呢,怎么能够行礼呢,而且皇上也是特意交代过了呀。”郭昭仪一脸笑意的看着慕容倾心,便上前扶着慕容倾心,“昭仪妹妹,姐姐都忘记恭喜你了呢。”

  “多谢姐姐,再怎么样,倾心还得喊您姐姐呀。”慕容倾心淡淡一笑,虽然自己如今与郭昭仪平起平坐,但是慕容倾心还是得谦卑待人。

  “奴婢见过昭仪娘娘。”双双与春儿看见郭昭仪,便连忙福身行礼。

  “起身吧,你们两个可有好好的伺候着芸昭仪吗?”郭昭仪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双双和春儿起身,随后便又看着双双和春儿问道。

  “回禀昭仪娘娘的话,奴婢一刻也都不敢怠慢啊,伺候芸昭仪本来就是奴婢本应该做的事情。”春儿福身,便看着郭昭仪回应道。

  “那是自然,如今芸昭仪的身份可是不一样了,若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们就得小心自己的脑袋了啊。”郭昭仪在春儿和双双的面前说出了狠话。

  慕容倾心一惊,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郭昭仪说出这样的狠话出来,今日倒是让慕容倾心感觉到了奇怪,难道说,郭昭仪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样,她的心里似乎让人捉摸不透。

  “呵呵,昭仪妹妹,你在想些什么呢?”郭昭仪回过头来,看见慕容倾心发呆,便笑了笑问道,“都说这怀有身孕的女人啊,是最爱胡思乱想的了,不知道昭仪妹妹会不会这样呢?”

  “胡思乱想?妹妹我倒是不会呢。”慕容倾心回过神来,看着郭昭仪笑了笑,摇摇头回应道,“今日姐姐也是来御花园赏花的吗?”

  “是呀,听说御花园这些日子花开的不错,这不,闲着没事就出来逛逛了,也正巧在路上遇见了妹妹,有妹妹陪着我啊,看来我就不无聊了呢。”郭昭仪说着,便扶着慕容倾心往前面的方向走去,“不如我们去前面看看吧。”

  “也好,有姐姐陪着倾心,倾心也不无聊了。”慕容倾心点了点头,便与郭昭仪一块儿朝着荷花池的方向前去了。

  “妹妹啊,姐姐从来都没有怀过身孕,还真的不知道这怀有身孕的感觉呢,妹妹说说这些日子有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呢。”郭昭仪一直时不时望着慕容倾心的肚子。

  “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感觉身子有些疲惫,也不知道过些日子肚子大了,会不会更加的疲惫呢。”慕容倾心只要一提起腹中的孩子,心里就特别的开心。

  “那肯定的啊,挺着大肚子,不难受才怪呢。”郭昭仪听完慕容倾心说的话,笑了笑点头说道。

  慕容倾心只要好好的歇息,就不觉得难受了,虽然昨日动了胎气,但是服用过程太医开的药方,也舒服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