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驾到……”

  就在慕容倾心担心后宫那些人议论自己的时候,薄太后突然来到了瑶华宫。

  更S“新'q最z/快上酷a“匠网qT

  “太后吉祥!”所有人看见薄太后前来,便都纷纷的跪拜行礼请安。

  “都起身吧,今日哀家是想来看看芸妃的。”薄太后一脸慈爱的笑意挂着,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所有的人都起身。

  “多谢太后。”起身之后,便让来路,给薄太后走向慕容倾心的内殿。

  慕容倾心此刻正在内殿等候着薄太后前来,也不知道薄太后无缘无故来自己的瑶华宫究竟是有什么事情,从前,薄太后才不会无缘无故就来呢。

  “小姐,您在担心什么吗?”似乎双双看出了慕容倾心的心思,“太后来了,您是不是担心太后她……”

  “太后吉祥!”春儿正准备给慕容倾心端上药的,只见薄太后在前方,春儿便朝着薄太后福身行礼。

  “起身吧,这就是给芸妃喝的安胎药吗?”薄太后看了一眼春儿手上断的药,便问道。

  “回太后的话,这正是刚才奴婢为芸妃娘娘熬的药。”春儿点了点头,便躬身回应薄太后的话。

  “嗯。”薄太后点了点头,走进了内殿。

  “臣妾倾心给太后请安,太后吉祥!”慕容倾心虽然心里忐忑不安的,可是却在薄太后走进来的那一刻,所有的不安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芸妃不必多礼,哀家听说你这些日子身子不适是吗?”薄太后亲自将慕容倾心扶起,便关心的问道,“若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出来啊,这怀有身孕的人,可是最忌讳的呢。”

  “臣妾多谢太后的关心,有了太后的关心,臣妾就算身子再不舒服,也很快就能够康复的。”慕容倾心起身,看着薄太后淡淡一笑,“只是,臣妾这些日子都不能够时常去安宁殿给您请安的,还让您亲自来看臣妾,真是臣妾的不是啊。”

  “哎,别这么说,芸妃与哀家都是一家人,哀家身为皇上的母后,关心他的宠妃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啊,芸妃你刚才那么说,就与哀家太过见外了啊。”薄太后笑了笑,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臣妾受宠若惊呀,太后对待臣妾那么好,臣妾真的无以为报了。”慕容倾心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薄太后今日来瑶华宫居然与自己说了这么多关心的话。

  平日里,也只有皇浦靖毅在场的时候,薄太后才会故意说这些话的,就是要让皇浦靖毅安心,可是今日皇浦靖毅没有在场,薄太后真的太令人感到奇怪了吧。

  可是想起昨日,娘亲在安宁殿的时候与薄太后聊得深入,那究竟又是意味着什么呢?难道说娘亲以前就认识薄太后了吗?这也没有可能啊,因为慕容倾心还从未听过自己娘亲提起过呢。

  “怎么了芸妃?”薄太后见慕容倾心在发呆的,便疑惑的问道。

  “没事的,太后,臣妾只是觉得有一件事情感觉到奇怪,太后与臣妾的母亲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了呀?”慕容倾心只不过是忍不住好奇,所以才会这么问的。

  “哈哈哈!”提起沈氏,薄太后高兴的笑了起来,“哀家也是昨日才与慕容夫人见得第一见,但是哀家却是与芸妃你的外祖母相识好几年啊。”

  “太后说……您与臣妾的外祖母相识好几年?”慕容倾心听完薄太后所说的话语,惊讶的看着薄太后,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就是,慕容倾心居然与薄太后还有这样一种缘分,这也真的是太奇怪了吧。

  难怪这些日子,慕容倾心就觉得薄太后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许多,看来真的是自己托了外祖母对福气啊,不然薄太后还是跟以前一样,对自己冷言冷语的。

  “芸妃是不相信哀家的话吗?”薄太后是看见慕容倾心惊呆的样子,便问道。

  “真的好奇怪,莫非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臣妾还从未听起娘亲告诉臣妾关于外祖母的事情呢,只是臣妾不知道外祖母与太后您究竟是有什么样子的一层关系呢?”慕容倾心扶着薄太后坐在了椅子上,自己也坐在了薄太后的身边。

  “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吧,哀家与你的外祖母是主仆关系了,当年你外祖母正是伺候哀家的嬷嬷,也算是哀家的陪嫁丫鬟吧,所以哀家与你外祖母相处的比亲人还要亲啊。”薄太后似乎想起从前的事情。

  往事多多少少都是令人感到心酸的,只是薄太后在提亲慕容倾心外祖母的时候,似乎又是另一番感觉,让慕容倾心根本就捉摸不透。

  慕容倾心也不知道为什么,沈氏从来都不告诉别人关于外祖母的事情,所以慕容倾心也从来都不会去过问,就算是昨日,慕容倾心发现薄太后与沈氏聊得开心,回到瑶华宫,与沈氏单独在一块儿的时候,慕容倾心也开始没有开口啊。

  “原来是这样,太后,那么您一定是很想念臣妾的外祖母了,想必太后昨日您看见臣妾的娘亲,一定是觉得臣妾的娘亲像极了外祖母吧。”慕容倾心笑了笑,看着薄太后问道。

  “可不是嘛,哀家当时还以为芸妃你的外祖母,就活生生的站在了哀家的面前,哀家开心极了。”薄太后笑了笑说道。

  “别人总说臣妾的娘亲像极了臣妾的外祖母一样的漂亮,可是臣妾似乎就没有继承娘亲与外祖母的美貌呀,所以太后您见到臣妾的时候,肯定不觉得臣妾眼熟吧。”慕容倾心其实与沈氏长的并不是很像,难怪薄太后不觉得慕容倾心眼熟了。

  “可是哀家倒是觉得芸妃与你的娘亲和外祖母的美貌,是不一样的啊。”薄太后倒是忘记了,刚才春儿明明是端着一碗药给慕容倾心的,这聊天的,却忘记了,“芸妃,你刚才不是应该到了喝药的时间了吗?”

  “太后不提醒,臣妾倒是忘记了,这药真的太苦了,而且娘亲还说了,喝药的时候最好别吃蜜饯,免得会把药效给减少了,无奈啊,臣妾只能够一口气把这碗苦药给喝了下去。”慕容倾心只要一想起喝药,喉咙和心里就感觉苦苦的。

  “芸妃娘娘,快点把药趁热喝下去吧,免得药凉了。”春儿刚才只是看见慕容倾心与薄太后聊得那么的开心,所以也不敢去打扰她们了。

  “嗯,本宫知道了。”慕容倾心接过春儿手中的那碗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芸妃果然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啊,你娘亲说什么,你就是什么,看来哀家不一样用从前的眼光看你啊。”薄太后现在对慕容倾心似乎是越来越喜欢了,一点儿也不少于郭昭仪的喜爱。

  “多谢太后,臣妾觉得,身体授之父母,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孝顺父母,听从父母的话罢了。”慕容倾心淡淡一笑,看着薄太后说道。

  “现在哀家也总算是明白了,难怪皇上会喜欢你啊,原来你真的是一个非常惹人爱的孩子。”薄太后看着慕容倾心许久,这才夸赞道。

  “太后,臣妾与皇上本来就是真心相爱的,或许很多人都会在背后说臣妾的不是,但是天地可鉴,臣妾的心只有皇上,并不是因为他是皇上,所以臣妾才会百般的讨好。”慕容倾心当初便也不是刻意要接近皇浦靖毅的,只是一切真的就是那么的巧合罢了。

  慕容倾心之所以要把自己对皇浦靖毅的真心告诉薄太后,也就是希望薄太后不要对自己有任何的误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