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本来是要去给慕容倾心熬药的,但是沈氏不放心,觉得双双的经验不足,便吩咐了墨兰去熬药。

  g酷)匠*0网_唯)x一k正6q版!:,J其他G都o是盗版7

  再怎么说,墨兰都是跟随了沈氏几十年的丫鬟了,墨兰对于这些经验还是非常的吩咐的,毕竟当年沈氏怀着慕容倾心的时候,可都是墨兰在身边悉心的照料着啊。

  沈氏当年怀着慕容倾心的时候,也没有少受凌氏的压制,若不是墨兰的照顾,只怕现在根本就不会有慕容倾心的存在了。

  当年的凌氏,也是因为害怕沈氏会生个儿子,如果沈氏所生的是儿子的话,那么凌氏的地位自然就保不住了。

  想起当年的一切,仿佛就像是昨日所有发生的事情,沈氏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娘亲,您在想些什么呢?”慕容倾心见沈氏发呆出了神,便疑惑的问道。

  “倾心啊,娘亲什么也没有多想,娘亲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保护着你。”沈氏转头看着慕容倾心,笑了笑便继续说道,“倾心,今日娘亲见皇上对你是真的喜爱啊,所以你一定要把握住,千万别让自己失宠了啊。”

  “娘亲您……?”慕容倾心也不知道为何沈氏要与自己说这些话,可是沈氏都只交代慕容倾心应该如何去把握宠爱了,为何当年沈氏却不好好的把握慕容豪对她的爱呢。

  慕容倾心不明白,而且对沈氏所说的话语,还感觉到非常的讶异,一时半会儿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倾心啊,你就别多想了啊,娘亲不管是做了什么事情,最终的目的,只会是一个,那么就是,娘亲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生活,并且得到夫君的爱,永远不失宠。”沈氏一脸严肃的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慕容倾心现在的确是不担心自己失宠,毕竟自己还年轻,若是再等个五年十年的,自己的年华老去,只怕真的会被那些年轻的妃嫔比下去啊。

  皇浦靖毅的身边,永远都不缺少女人,慕容倾心现在的压力也是特别的大,不过如今已经有了自己的骨肉,那么就要好好的养胎。

  就算今后自己失宠了,那么也有亲生骨肉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何乐而不为呢。

  “小小姐,您应该喝药了。”墨兰已经准备好了药,端到了内殿给慕容倾心服用。

  “唔……这药的味道怎么会如此的苦涩啊?墨兰今日的药是你熬的吗?”慕容倾心这才刚刚闻到药味,就连忙捂住了鼻子,“太苦了,我受不了啊。”

  “倾心,今日这药是程太医刚刚为你开的,药效与以前的不一样,这味道自然也就不一样了,苦口良药啊,你还是趁热喝下去吧。”沈氏说着,便从墨兰的托盘中,接过了药碗。

  “娘亲,太苦了这药。”这药居然自己越来越近了,慕容倾心还没有喝这苦药,就感觉自己嘴巴已经有种苦涩的感觉了。

  “小小姐,小姐说的对,苦口良药啊,您就好好的喝下去吧。”墨兰看了看沈氏,再看了看慕容倾心,淡淡一笑便说道。

  “墨兰,那你去把蜜饯拿过来吧,本宫看着这么黑,又这么苦的药,根本就喝不下去啊。”慕容倾心摇了摇头,便吩咐了墨兰去拿蜜饯。

  “好吧,那奴婢这就去让双双拿蜜饯去。”墨兰听了慕容倾心的吩咐,便准备去小厨房的时候,却被沈氏给叫住了。

  “墨兰,别拿了。”沈氏朝着墨兰招了招手,随后便看着慕容倾心说道:“倾心,你可知道吗?喝了这药,若是再吃下蜜饯的话,只怕这药效会减半啊。”

  “可是……娘亲,别啊,太苦了。”慕容倾心拉扯着沈氏的手,撒娇的语气说道。

  “呵呵……”墨兰看着慕容倾心像小孩子似得,居然还跟沈氏撒娇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小姐,您还是听小姐的话吧,一口气把这药给喝下去了。”

  “倾心,娘亲还会害你不成吗?乖,喝下去吧。”沈氏为慕容倾心,轻轻地吹了吹药,便准备喂慕容倾心喝下去。

  “娘亲,您等一等啊。”慕容倾心刚想准备开口喝药的,却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倾心?”沈氏疑惑的问道。

  “娘亲,我还是自己来喝吧。”慕容倾心如果再一口一口的喝这药的话,只怕自己会吐出来,还不如忍着,一口气把药喝下去的好啊。

  “嗯,那也好,你自己慢着点啊,这药刚刚熬出来的,还是很烫口的啊。”身上再给慕容倾心吹了吹药之后,这才把药递给了慕容倾心。

  “娘亲,我知道了。”慕容倾心笑了笑,点点头,自己也轻轻的吹了吹了,捏起鼻子,闭上眼睛,一口气咕噜咕噜的把药给喝下去了。

  “倾心这才是最乖的啊。”刘氏见慕容倾心已经把药一口气喝完了,便满意的点了点头。

  “唉……”慕容倾心把空碗递给了墨兰,深呼吸了一口气,便问道:“这药程太医究竟是开了几副呀?”

  慕容倾心只是担心,这么苦的药,若是每日都要喝三次的话,那自己就成了药罐子了呀,不过现在自己与药罐子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至从怀有身孕以来,慕容倾心可以说,是根本就离不开药了。

  “小小姐,小姐,这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就好好歇息吧,奴婢今晚与双双和春儿姑娘挤一挤去。”墨兰笑了笑,说完便朝着慕容倾心和沈氏微微地福了个身子。

  “去吧,墨兰。”沈氏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墨兰可以退下了。

  待墨兰离开之后,内殿里,就剩下慕容倾心与沈氏这对母女俩了。

  慕容倾心早就忘记了,自己究竟是相隔了多久,没有与沈氏好好的睡在一起了,或许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吧,记得最后与沈氏睡得那一次,沈氏还给自己将了故事呢。

  “娘亲……您睡着了吗?”过了片刻之后,慕容倾心觉得内殿突然十分的安静,便侧脸朝着身旁躺着的沈氏问道。

  “嗯?倾心怎么了吗?”沈氏没有睡着,只不过刚才是在想事情罢了,“你怎么还不歇息呢?”

  “娘亲,倾心睡不着,倾心想起小时候的事情了。”慕容倾心说着,便凑近了刘氏,她想要靠在刘氏的身边。

  “呵呵……倾心想起了什么呢?”沈氏笑了笑,便也转头看着倾心问道。

  窗外的月光照射的进来,慕容倾心与沈氏,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对方的脸。

  “娘亲,小时候倾心与娘亲睡在一起的时候,娘亲都会与倾心讲许许多多的故事呢,今日娘亲可以将故事给倾心听吗?”慕容倾心现在就像似个小孩子一样,渴望着娘亲在睡前给自己讲给故事。

  “倾心长大了,怎么还想过着孩童的生活呢。”沈氏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慕容倾心的头,慈爱的笑了笑。

  “娘亲,倾心的确是长大了,可是倾心这辈子都还是娘亲您的孩子呢。”慕容倾心觉得今日是个难得的日子,虽然她自己心里也是明白的。

  过了今日之后,明日后宫必定会有许多人在背后议论自己,说不定还会有许多的人,说自己不懂得规矩,哪里能够让妃嫔的娘亲进宫留夜陪伴的呢。

  不过慕容倾心早就不在意,后宫那些人的闲言碎语了,嘴巴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愿意怎么说,那也是他们的事情,自要慕容倾心做好自己的本分便是了。

  慕容倾心要的并不多,安安稳稳,平平静静过一辈子便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