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时辰了,慕容倾心本来是想让双双伺候自己午休的,可是沈氏去了安宁殿已经那么久,慕容倾心不放心。

  此刻,慕容倾心正在瑶华宫的主殿大厅,是想要等待着沈氏回来,她坐立不安的样子,是担心沈氏在安宁殿出了什么事情。

  站起来,走来走去,又坐下来,眼神一直盯着主殿大厅外面瞧着,明明眼皮子都快要搭下来了,可是慕容倾心就是要在这里等着沈氏回来。

  “小姐,要不您先去内殿歇息吧,等待会儿要是夫人回来了,奴婢就去内殿告诉您。”双双知道慕容倾心是因为担心沈氏,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

  “双双,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宫担心娘亲啊,这里是皇宫,不是慕容府,若是从前娘亲被凌氏欺负,我们还是可以帮助娘亲说情的,若是被太后欺负去了,只怕我们就得吃哑巴亏了呀。”慕容倾心看了一眼双双,无奈的说着。

  “可是,小姐,奴婢就是担心您啊。”双双也没有办法说服慕容倾心,她的脾气本来就是很倔强的,她说一定要等沈氏,那么若是没有看见沈氏,她是绝对不会去歇息的。

  “我说双双,你就让芸妃娘娘等着夫人回来吧,若是现在让娘娘去内殿歇息的话,娘娘肯定也是睡不着的啊。”春儿最懂得察言观色了,见双双一直在劝说慕容倾心,便连忙看着双双说道。

  “可是……”双双只是想让慕容倾心多歇息罢了。

  “不行,本宫得去安宁殿瞧瞧,这究竟是怎么了呢?娘亲只是说去安宁殿给薄太后请安,可没有说在那儿要与薄太后说话的呀。”慕容倾心站了起来,直视着前方说完之后,便自顾自的往主殿大厅外面走去。

  “小姐,小姐,您慢着点啊,别着急啊。”双双见慕容倾心走的那么快,便再后面连忙追赶上去。

  “双双,你看着芸妃娘娘,我这就先去准备轿辇啊。”春儿见慕容倾心走的太过冲忙了,便快速的跑到慕容倾心的面前,到殿外面准备轿辇去了。

  ——安宁殿。

  薄太后和沈氏似乎有投机,一聊起天来就是个没完没了的事情了。

  在来安宁殿之前,沈氏还担心薄太后这个人不好相处,还打算用薄太后的这些年的秘密来威胁她的。

  看来还是顺着薄太后的意,陪着她闲聊,也是可以让沈氏帮助慕容倾心,在后宫里能够顺顺利利的生存下去。

  “哀家就说嘛,慕容夫人与你的娘亲啊,除了长的相像之外啊,这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神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啊。”薄太后看着沈氏,是越来越喜欢了。

  “太后夸奖了,妾身可是比不上娘亲那么厉害呢,娘亲曾经跟妾身说过,她这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伺候在太后您的身边,太后当年为娘亲许配的婚事,娘亲才能够嫁给爹,只是爹他……他年纪轻轻的就离开了我们。”沈氏说起自己的爹娘,是很开心的,但是却又难过的。

  “太后,您若是喜欢慕容夫人,以后让慕容夫人常常进宫来陪着您,这样一来,慕容夫人也可以时常与芸妃娘娘见面,对慕容夫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啊。”秀丽嬷嬷看得出来薄太后的喜好,便笑了笑说道。

  “是啊,哀家刚才就是这样说的呢。”薄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了,不知道慕容夫人可还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爹娘就生妾身一人,就是因为家中五兄弟姐妹,所以妾身嫁进慕容府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在府上才会处处被凌氏姐姐欺负了。”

  沈氏现在说起自己曾经被凌氏欺负的时候,仿佛就像似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与自己毫无任何的关系。

  “不过哀家觉得,如今慕容夫人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啊,现在芸妃又是皇上的心头肉,以后慕容夫人你的好日子可是有了啊。”薄太后说完,便喝了几口茶。

  可是是因为与沈氏说的太久的话了,薄太后总是觉得口干舌燥的,已经让秀丽嬷嬷去换了两次的茶盏了,这不,茶盏里的茶水又喝完了。

  “太后,奴婢这就去给您换茶盏啊。”秀丽嬷嬷看了一眼空空的茶盏,便接过薄太后手中的茶盏说道。

  “好的,也给慕容夫人换上吧。”薄太后也不忘记给沈氏换上一杯茶。

  “芸妃娘娘驾到……”

  正在薄太后与沈氏聊着高兴的事情,慕容倾心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安宁殿,似乎是一种很霸气的架势。

  “芸妃你来啦。”薄太后见慕容倾心这次走的比较冲忙,便叫住了她。

  “娘亲……?”慕容倾心这才刚刚走进安宁殿的主殿大厅,便看见了沈氏一副安然无恙的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

  “芸妃娘娘。”沈氏还是很规规矩矩的起身,给慕容倾心行礼。

  P.更%新最b&快上N酷$匠网Hh

  “娘亲,您就别给倾心请安了,倾心不喜欢这样啊。”慕容倾心连忙上前扶起了沈氏,微笑的说道。

  “这是规矩,自然是要的。”沈氏起身,瞟了一眼薄太后,便看着慕容倾心说道。

  “臣妾倾心给太后请安了。”慕容倾心扶起沈氏之后,便朝着主位之上的薄太后行礼请安。

  “芸妃啊,起身吧,你快坐着,哀家刚才与你娘亲聊得投机的很啊。”薄太后看着慕容倾心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哀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开心过了呢。”

  “太后与娘亲这可是第一次见面吗?怎么就聊得如何的投机呢?”慕容倾心都不敢相信薄太后所说的呢,疑惑的看着沈氏,想要确认一下,薄太后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是的。”沈氏看着慕容倾心,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薄太后说道:“太后,妾身也很喜欢与太后您聊天呢。”

  “既然太后喜欢与娘亲聊天,以后就让娘亲时常进宫来陪着太后您吧。”慕容倾心果然是没有想到,刚才还以为薄太后会因为凌氏,而去伤害沈氏呢。

  这下看来,都是慕容倾心刚才想多了,慕容倾心现在的心情总算是安心了。

  “哀家刚才也与慕容夫人说过了。”薄太后说完,转头看着艳琴嬷嬷吩咐道:“艳琴嬷嬷,你把本宫的令牌赏赐一个给慕容夫人,若是她想入宫便可随时都可以来。”

  “是,太后。”艳琴嬷嬷听了薄太后的吩咐,福身命令之后,便先把自己身上挂着的令牌递给了沈氏。

  “妾身多谢太后的赏赐。”沈氏心里暗自高兴,没有想到薄太后本是凌氏的亲戚,却对自己逼凌氏还要好。

  “不必客气了,哀家把你的娘亲早就当成是自己人了,所以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告诉哀家吧,若是慕容府上有人欺负你的话,那么哀家也定是不会饶恕的。”薄太后看着沈氏说道。

  “臣妾多谢太后对娘亲的厚爱。”慕容倾心虽然很惊讶,但是还是福身谢恩了。

  “哀家现在可是越来越喜欢你们母女俩了,噢,不对,不对,哀家是喜欢你们祖孙三人了啊。”薄太后笑了笑,指着慕容倾心和沈氏说道。

  “妾身的娘亲与妾身的女儿,能够得到太后您的喜欢,那可是我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沈氏再次朝着薄太后福身行礼。

  “呕……呕……”

  慕容倾心突然感觉到身子有些不适,最近的反应是越来越大了,时不时都恶心想要作呕。

  今日可能是因为刚才太过担心沈氏所以才会这个样子的吧,沈氏见状,非常的担心,便与慕容倾心一起离开了安宁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