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氏看的出来,也是知道薄太后大概是想念紫儿了吧。

  的确,沈氏与紫儿还是有几分像似的,毕竟她们的亲生母女,一般人一眼就能够认出沈氏的紫儿的女儿了。

  只是因为薄太后太久太久没有见到过紫儿了,所以也特别的想念,薄太后虽然坏,专权,但是对于身边伺候的人,还是很在意的,毕竟都是自己的心腹。

  “太后,您怎么了呀?”沈氏只见薄太后又看着自己发呆了,便小声的叫唤道。

  “哀家没事,哀家没事,只是想起了……”薄太后话说一般,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又看着沈氏问道:“不知道慕容夫人可认识一位叫紫儿的人吗?”

  “太后,您太想念紫儿了。”艳丽嬷嬷知道当年紫儿是薄太后的心腹,便小声的在薄太后的耳边说道。

  “是啊,哀家真的很想念紫儿的。”薄太后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沈氏,就好像沈氏是紫儿一模一样模子里刻出来似得。

  “太后怎么认得妾身的娘亲呢?”沈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便看着薄太后问道。

  “慕容夫人你说什么?你说紫儿就是你的娘亲?这……这也太巧合了吧?”薄太后听完沈氏的回答,一惊,转头望了一眼艳丽嬷嬷。

  大家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氏,果然长的是极像啊。

  “太后,妾身刚才说,紫儿就是妾身的娘亲。”沈氏再次看着薄太后回应道,随后便问道:“只是太后怎么认识妾身的娘亲呢?”

  “很好,很好,看来哀家真的与慕容夫人你很有缘分啊。”其实这些年薄太后也一直都在寻找紫儿的下落,虽然是当年薄太后放走的紫儿,也是因为害怕紫儿会把秘密公开。

  可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紫儿没有把薄太后当年所做的坏事公布于世,这让薄太后心安理得的过了这么多年,所以薄太后对紫儿的感激的。

  但是薄太后却忽略了这一点,紫儿虽然没有把薄太后做的坏事公布出去,但是紫儿却把薄太后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沈氏。

  也就是说,现在的沈氏,知道的事情,也就是当年紫儿替薄太后所做的事情了。

  沈氏之所以会来安宁殿见薄太后,除了是按照规矩办事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沈氏要来看看薄太后,看看薄太后到底会不会认出自己长的像谁。

  “太后,没有想到紫儿的女儿都已经有了女儿了。”艳丽嬷嬷与紫儿的年龄相差十几岁,看着沈氏,也感觉特别的亲切感。

  因为当年,艳丽嬷嬷和秀丽嬷嬷她们都还是刚刚入宫没有多久的小姑娘,那时候紫儿就已经是嬷嬷的身份了,虽然身份逼刚入宫的宫女们要高,但是却也没有对她们很坏。

  所以紫儿在皇宫里的人缘,还是非常的好的,没有得罪任何人,就算是从辰太妃那里抢走皇浦靖毅,辰太妃也毫无怨言,因为紫儿说了许多安抚辰太妃的话语。

  事到如今,辰太妃的心中就算是有很,也是对薄太后的怨恨,却从来都没有把事情推到紫儿的身上去。

  “慕容夫人啊,哀家想问你几个事情。”薄太后看着沈氏,很亲切,笑了笑说道。

  “太后,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妾身的话,那么太后就问吧,妾身听着就是了。”沈氏点了点头,看着薄太后回应道。

  “其实也没有多大点的事情,就是哀家觉得吧,你跟你娘紫儿真的太像了,如果你愿意留在皇宫的话,那么就与哀家做伴好吗?”薄太后看着沈氏说道。

  “啊……?太后您的意思是让妾身呆在皇宫?可是这样不好吧?这样可是坏了规矩啊,妾身现在是慕容大人的夫人了,若是不住在慕容府上的话,只怕……”

  其实沈氏是担心,自己不在慕容府里盯着凌氏和慕容婉心那对母女俩的话,还不知道慕容府会被她们弄成什么样子了呢。

  “哀家明白慕容夫人你担心什么了。”薄太后看得出来沈氏的心思,笑了笑说道。

  “太后您怎么知道妾身在想什么呢?”沈氏讶异的看着薄太后问道,“太后,其实妾身是担心慕容府没有妾身的话,怕二夫人与大小姐,会把慕容府弄的不得安宁。”

  “对了,哀家忘记问一件事情了,慕容府与安庆王府的婚事,何时办了呢?”薄太后只记得,懿旨已经好久之前颁发下去的,可是就是迟迟都没有听见慕容府与安庆王府的喜事,所以这才问道。

  沈氏就是不想看着慕容婉心嫁得那么好,安庆王是何等的人物啊,就算是朝廷的人,也要尊敬安庆王三分,而且安庆王有对皇浦靖毅的皇位威胁是最大的。

  之所以沈氏看出了至一点,才想到要破坏慕容婉心的婚事,不然安庆王早就上门迎娶了慕容婉心了。

  虽然沈氏要破坏慕容婉心的婚事,但是今日在安宁殿,也不好直接与薄太后说明什么,毕竟自己这是第一次看见薄太后的。

  第一眼与薄太后相见,自己自然是要在薄太后的面前,留一个好的印象了,不然这可就辜负了当年自己娘亲所告诉自己,关于薄太后的所有秘密了。

  “呵呵……”过了片刻之后,沈氏笑了笑,看着薄太后说道,“太后啊,妾身并不是不赞成太后您的配婚,只是妾身认为婉心根本就配不上安庆王,因为……因为……”

  “为何呢?”薄太后疑惑,这婚事,不是当初慕容倾心来求着自己的吗?怎么沈氏却又反对了呢?

  薄太后真的搞不明白,这对母女俩和凌氏那对母女俩的心思,她们在斗,可究竟是要斗出个什么名堂出来呢?

  “妾身知道,安庆王是个不简单的人物,而且又是太后您与皇上的重要之人,而婉心她却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若是让婉心嫁给安庆王,只怕会给安庆王戴上绿帽子啊……”沈氏是故意这么说的,一直盯着薄太后看,看看薄太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反应。

  “啪……”

  薄太后听完沈氏所说的话语,气愤的重重地拍了一声桌案,“没有想到,慕容婉心居然如此的犯贱,枉费了哀家的心思啊。”

  其实这件事情,薄太后早就有所听说了,之所以今日会如此的生气,就想要听听沈氏有如何打算。

  “太后,既然您已经许配了这门婚事,那么就让婉心当个侧妃吧,这样的话,也不怕侮辱到安庆王,然后太后您再给安庆王许配一位正妃,那么一来,安庆王的面子更有光了。”沈氏是在给薄太后出谋划策,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存在的。

  听沈氏的说话语气,感觉沈氏不愧是紫儿的亲生女儿啊,也是那么的有计谋。

  t…酷+匠a网…唯一I&正hh版,@其3他,都是盗版w●

  “慕容夫人,你难道不知道凌氏是哀家的表外甥女吗?”薄太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沈氏问道。

  “妾身自然是知道的,以前在慕容府里,姐姐她总是用太后这位表姨妈的身份,来压制妾身和慕容大人的。”沈氏看了一眼薄太后,点了点头说道。

  “你知道,那么你认为哀家会同意让慕容婉心嫁给安庆王,当个侧妃吗?”薄太后试探性的问着沈氏。

  “这个嘛……”沈氏看着薄太后,有些犹豫了,“可是对于一个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的人来说,太后您认为她陪当正妃吗?”沈氏知道薄太后病不是很喜欢凌氏,便又接着说道:“当初,在慕容府上,姐姐和婉心,总是说太后您不是嫡出所生,是庶出所生,要不是因为您是太后的话,凌氏也不会对您尊敬了。”

  沈氏今日就是要在薄太后的面前,把凌氏所有的不好都说不出,只要得罪了薄太后,那么凌氏将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